评论

伊朗赌注于拜登而非特朗普获胜?

拜登此前发表有关国家外交政策演讲(法国媒体)
拜登此前发表有关国家外交政策演讲(法国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赌注于赢得第二届总统任期一个月后与伊朗达成新核协议可能性,但德黑兰却希望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在下个月进行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从而改变特朗普及其“强硬”政策。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表示,根据观察家说法称,如果特朗普留在白宫,将继续对伊朗实施制裁,以向德黑兰传达信息,即“极限施压”政策将持续到伊朗默认并接受新协议谈判为止。

根据专家说法称,联合国对伊朗长达十年的武器禁运于当地时间10月18日正式结束,并未涉及联合国安理会,但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敏感和复杂的阶段,各区域和国际力量交织在一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地时间18日发表声明强调称, “向伊朗出口常规武器违反了安全理事会第1929号决议,与此同时,从伊朗购买任何武器或弹药均违反安全理事会第1747号决议。”

拜登观点

拜登上个月为“ CNN”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表达了他对与伊朗关系的未来完整愿景,他在文章中表示,他拥有与德黑兰相处的三维愿景。

第一个方面取决于禁止伊朗获得核武器的承诺,第二个方面则提出了恢复外交关系的明确路线图。

这位民主党候选人还认为,如果伊朗重新“严格”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将重新加入该核协议,以此作为重启谈判的基石。

专家确认德黑兰更倾向于拜登当选总统 (盖帝图像)

拜登表示,他将与盟国共同加强和扩大伊核协议条款,同时解决共同关心的其他问题,其中包括致力于释放被拘留的美国人,并呼吁伊朗政权停止其正在进行的侵犯人权行为。

拜登表示,“我们将努力帮助我们的伙伴减轻紧张局势,并结束包括也门灾难性战争在内的区域冲突。”

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还保证采取举措,以确保美国的制裁不会阻碍伊朗抗击新冠疫情,拜登承诺在担任总统第一天消特朗普施加的“臭名昭著”的旅行禁令,这项旅行禁令针对的时包括伊朗在内的许多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

拜登对未来与伊朗关系构想的第三个方面,是继续采取行动打击伊朗在该地区 “威胁美国朋友和合作伙伴的破坏稳定的活动”。拜登申明,他的国家将继续“对伊朗侵犯人权、支持恐怖主义和弹道导弹计划采取相关制裁。”

伊朗民众更喜欢他

大西洋理事会专家、海湾国家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西纳·阿祖迪(Alina Jazeera Net)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伊朗官方宣布两个美国总统候选人均不受欢迎。

阿祖迪还表示,“甚至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此前曾表示,伊朗正在计划制定其在特朗普获胜情况下的政策。但是,我认为,德黑兰更倾向于支持拜登政府,因为拜登很可能会重返伊核协议并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阿祖迪还补充说,在过去四年中,伊朗和美国两次接近爆发战争的边缘,因此,如果特朗普获胜,伊朗将面临更大的威胁。但是,“我想强调的是,特朗普本人对与伊朗发动战争没有兴趣,而是特朗普周围的人推动美国与伊朗两国走向对抗之路。”

另一方面,美国国防部前官员、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反恐专家迈克尔·鲁宾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 “伊朗确实更倾向于拜登当选美国总统。”

迈克尔·鲁宾认为,德黑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拥有两个动机,首先,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安全部门不会原谅特朗普下令暗杀伊朗将军苏莱曼尼的举动…..伊朗人记忆犹新,伊朗领导人不会原谅或忘记苏莱曼尼的死亡。

鲁宾认为,德黑兰更倾向于拜登当选总统的第二个动机是,“伊朗政府相信拜登希望进行谈判,双方可以在外交上进行回旋。至少,德黑兰认为,伊朗可以从美国进步派的政治压力中受益,这些进步派要求作出更大的让步以换取任何协议。”

重返谈判困难

大西洋理事会专家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再次强调,重返伊核协议谈判的困难,这位专家表示,“拜登已承诺在即将到来选举中获胜后重返伊核协议。我认为,拜登将致力于重新加入伊核协议,但他将面临两个障碍。”

阿祖迪表示,第一个障碍就是,特朗普政府在过去几年中采取了焦土政策,以尽可能多地销毁(与拜登达成的和解协议),这使拜登政府难以轻易重返这些协议。至于第二个障碍,则与伊朗国内政策有关,据预计,鲁哈尼及其政府团队将在定于2021年6月举行的伊朗总统选举中下台。

阿祖迪预测说:“随着军队获得更大的影响,伊朗的国内政策将更加右翼化,因此,拜登和鲁哈尼将只有几个月时间来确定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机会,伊朗下一届总统是否会对美国持开放态度,目前尚不清楚。”

阿祖迪表示,他预计拜登将致力于扩大伊核协议范围,以使该协议包括其他问题,而这将阻碍并使伊朗难以遵守伊核协议的条款。”

在此背景下,鲁宾认为,“拜登的许多支持者认为,他可以重新制定交易。但是现实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这项交易拥有一个相关时限框架,这意味着某些限制受制于失效条款,这些条款实际上是将失效的交易的一部分。”

鲁宾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最后总结称,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可能认为他可以简单地重新加入伊核协议,但实际上,他将重新加入一项无论如何都已缓慢解决的协议。另一方面,这意味着伊朗人认为任何重新谈判都应该从零开始,或者,至少要花费数年谈判和新的让步才能达成新的协议。”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