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与拜登的对华政策:原因各异而立场相同

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近年来不断加剧,双方分歧主要表现在贸易关系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上 (盖帝图像)
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近年来不断加剧,双方分歧主要表现在贸易关系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上 (盖帝图像)

在收紧对华关系的问题上,两名美国总统候选人——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与民主党人乔·拜登倒是罕见地达成了一致,无论二者是出于何种理由和原因而对中国采取了这样的政策。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美关系专家约什·库兰奇克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有关中国的问题上,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分歧“相对较小”。

库兰奇克指出,“尽管美国的政治制度在当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两极分化,但是在对华政策上,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之间却达成了大量的共识,我认为,两名总统候选人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只存在部分相对较小的分歧,而不像某些人想的那样大,而贸易政策将是双方之间的分歧所在。”

两名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右)与拜登,均奉行强硬的对华政策,只是在细节上有所不同 (路透社)

在选举广告中互相攻击

特朗普与拜登的竞选团队都曾播放视频广告,批评对方过去在中国问题上的做法。其中,Facebook平台上曾播放了一个由特朗普竞选团队投资的广告,该广告指出,“与乔·拜登及其他民主党人不同,特朗普总统信守承诺,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不允许中国再利用美国,并使之成为替罪羊”。

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运动,也资助了批评乔·拜登的广告,并在这些广告中展现了拜登及其子亨特在过去与中国存在的关系,并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多个摇摆州内播出这个广告。而拜登竞选团队投资的广告则包含特朗普称赞中国国家主席及其抗击新冠疫情战略的视频片段。

美国民主党人认为,将重点放在中国问题上,将增加他们在今年11月赢得大选的机率,此外,他们还重点批评特朗普在应对新冠病毒蔓延方面的糟糕表现。

在与中国相关的大多数问题上,这两名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立场较为接近,而且仅仅是在对华关系的细节上存在不同,其中最重要的三点如下:

第一:贸易战的未来

特朗普和拜登都表示,他们希望恢复美国的制造业,并减少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过度依赖,特别是在那些对国家安全与竞争力至关重要的领域内。

两名总统候选人都认为,对基础设施项目、清洁能源项目、工人培训、研究与开发的投资,应当成为与中国竞争的基础。

因此,特朗普在为争取第二个总统任期而制定的选举计划中承诺,将通过向美国公司提供税收减免等优惠措施,实现将100万个制造业岗位从中国拉回美国的目标。

而拜登则在竞选计划中承诺,只有在首先帮助美国工人的前提下,才会加入自由贸易协定。

一旦拜登入主白宫,美国很可能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据悉,这项协议是由奥巴马政府谈判达成的,但却遭到了特朗普的拒绝。

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赢得了第二个总统任期,预计将缔结一项后续协议,作为对今年一月份中美双方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补充,而在下一阶段,协议将侧重于中国信守有关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承诺。

目前已有一亿美国人在使用TikTok应用程序,其中大多数是青少年 (社交网站)

第二:技术冲突的未来

针对中国的科技战,是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手段的重要特征之一,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科技公司构成了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指责这些公司与中国政府存在合作。

特朗普对中国应用程序TikTok的威胁,迫使其母公司重组结构,以继续在美国运营。另一方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却被禁止在美国境内运营,并被列入了黑名单,以阻止其进口美国技术。

特朗普政府还向美国的盟国施压,要求这些国家从其网络中移除华为公司制造的设备。而有望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内获得提振的“净网”计划,则力图将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及电信公司排除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使用的互联网与通信基础设施之外。

另一方面,拜登的竞选团队则承诺维持美国在科技上的全球领先地位,并遏制中国对美国的竞争,防止网络攻击或窃取技术的情况发生。

拜登的选举计划直指《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旨在开发像生物医学和清洁能源这样的未来技术。拜登认为,这将是美国把政府投资引导至从对华竞争角度来看至关重要的领域之内的一个逻辑理由。

美国官员一直在新冠疫情的问题上抹黑中国 (半岛电视台)

第三:持续的地缘战略竞争

特朗普政府已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美国高级官员公开抹黑中国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的作用,包括指责中国从事网络间谍活动,以及向第三世界国家提供外交贷款,此外,特朗普还借新冠病毒问题恶意在世界舞台上抹黑中国。

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在南海地区的军事活动以挑衅中国,试图妨碍中国为加强对战略海上通道的控制而打造人工岛的努力,美国还强化了它与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同盟,旨在共同应对中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

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计划则认为,特朗普在贸易和军事协议上对待美国盟友的方式,破坏了这些国家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的努力。

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以及退出伊朗核协议等行动,削弱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主导地位,并为中国全球影响力的提升制造了机会。对此,拜登已经作出承诺,将在上台后让美国重归上述国际组织与协议。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在中美冲突愈发明显的背景下,爆发一场新经济战争的可能性也已成为全球讨论的焦点。但是,当前这场冲突的经济背景与“铁幕时代”截然不同——美国与苏联在当时制造了一种相互竞争的全球化,从而将世界划分为不同的经济版块。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