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上)

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 (半岛电视台)
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 (半岛电视台)

距新冠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在本月初,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经突破了100万,有关这场疫情的争论仍在激烈进行,这种病毒究竟是天然的还是人为制造的?如此之高的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究竟是病毒造成的,还是另有原因?随之而生的恐慌状态是被人为制造的还是属于合理范畴?

全面的封锁措施是应对疫情的一部分内容,还是故意采取的恶意措施?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和西方专业机构尚未提供针对这种病毒的治疗方法?为什么西方机构没有科学地对待俄罗斯制造的疫苗?为什么全球在应对该病毒的方式上与前几个月出现了不同?这个问题究竟只是卫生问题,还是细节尚未浮出水面的隐蔽阴谋的一部分?为什么这场疫情发生在2020年,这个时间节点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新冠病毒将会继续威胁整个世界还是即将宣告结束?世界各国在这个问题上是积极参与,还是被迫应对?

获得正确理解的入口

问题很多,答案更多,尽管这些答案中有时会包含科学的信息和事实,有时具有政治、安全、社会及思想层面的逻辑,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关的讨论和看法都是荒谬的。目前,这些答案仍然无法为当前的现象提供正确的理解,而我们也只有在将其置于正确的国际背景下,并了解其背后存在的政治、经济、发展、思想的阶段条件之后,我们才有可能获得正确的认知。

在本系列的文章中,我们将陪伴读者对容易被忽视的各类事实、信息、行动、会议、程序、倡议及项目进行广泛的回顾,以使之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切的真相,以及今天发生的事情与过去之间的关系,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与未来之间的关系。

在全球范围内,与各个项目、公司、机构及研究中心相关的大型西方计划与倡议,得到了大量活跃人士、追随者及学者的支持,呼吁所有部门为抗击新冠疫情作出贡献,目前,这些计划与倡议已经募集了数百亿美元,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恐惧与恐慌,反复呼吁采取封闭措施及谨慎立场,并且在各个领域都出现了全球性的损失。我们将在后续的文章中讨论其中最重要的倡议与计划。

二十年前

联合国曾在专业的基础上举行会议并制定专门的计划和协议,例如在1990年举行的儿童峰会,在1992年举行的地球峰会,在1993年举行的世界人权会议,在1994年举行的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以及在1995年举行的国际妇女会议。但是,随着新千年的到来,联合国首次制定了一项全面的战略计划,其中包含成员国应致力于在2015年前实现的8大主要发展目标,并涉及了在上述专门会议上讨论的不同主题。

例如,联合国在当时的全体成员国(当时共189个)在2000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一致通过了这项计划,即《联合国千年宣言》,这项宣言中提及的八大发展目标如下所示:

1.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

2.普及基础教育。

3.促进两性平等与女性赋权。

4.降低儿童死亡率。

5.改善产妇保健。

6.对抗艾滋病及其他疾病

7.确保环境的可持续性。

8.建立全球发展合作关系。

这些主要目标包含18项详细目标,及48项衡量指标。世界银行在2006年的一项研究中预计,实现这些目标的努力,将为4亿至5亿穷人及缺乏服务的人创造经济繁荣,这意味着高达13万亿美元的经济机会,即全球GDP总量的15%。

数年以来,联合国通过其专门组织对这些目标的执行情况进行了跟进,并在每年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对已经实现的目标进行审查。在2015年,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提出了有关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最终报告,报告显示,这些目标在不同程度上得到实现,其中,贫困率已经降低到一半左右,而未接受初级教育的儿童人数也已减半,职业女性的比例也从35%增加至41%,在174个国家中,女性在议会中的代表人数也增加了近90%。另外,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以上,产妇死亡率也下降了45%,艾滋病毒感染者数量下降了4%,疟疾死亡率下降至58%,结核病感染率下降了45%。并从很大程度上结束了对臭氧层的破坏,能够获得安全饮用水的人口比例增加了15%,发达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也增加了66%,发展中国家的外债率从12%下降至3%,全球95% 的人口拥有手机,还有43%的人口可以使用互联网。

失败与补救

潘基文的这项报告澄清道,在不同地区和国家之间的进步存在不平衡,并且因此产生了巨大的鸿沟,由于性别、年龄、残疾、种族或地理位置,有数百万人被时代所抛弃,特别是其中最为贫穷的人。

这份报告指出,“在2015年,国际社会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当时出现了一项大胆的新计划,旨在改变世界,它能够满足人类的需求和经济转型的要求,同时还能保护环境与保障和平,激活人权。可持续发展是这项计划的核心,而这种发展也必须成为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应当面对的生活现实。”

潘基文在报告导言中更为明确地指出,“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但是要想取得更大的进步,我们需要坚定不移的政治意志,以及集体的长期努力。我们必须解决问题的根本,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并为实现可持续发展而整合经济、社会与环境方面的要素,并为2015年以后的发展制定新的方程,其中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还有从经验中汲取的教训,并将已经取得的成功作为基础,推动全体国家稳步迈向更为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潘基文将未能完全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原因归结如下:

1.未能履行的义务。

2.资源不足。

3.缺乏重点和问责。

4.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视不足。

而部分研究则将未能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原因归结如下:

1.制定的发展目标有限。

2.结构有限。

3.内容有限。

4.执行有限。

因此,在联合国的保护下,全世界专注于一场无声的运动,并在长达15年的时间内致力于多项有利于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的发展项目,并有包括联合国成员国及专业国家机构在内的各方积极参与,在这段时间结束之前,联合国还在为2015年至2030年的未来15年制定新的计划。但是这一次,我们将有更为广泛的经验、更为强大的决心、更为坚定的意志、更为坚实的基础,以及更为全面、更为灵活的方法,以克服我们在先前的计划中面临的问题与障碍。

在2015年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联合国成员国通过了名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新计划,这项计划是通过近200个国家与地区之间的政府间谈判而制定的,呼吁以胆量和变革来消除贫困,并规定将通过“合作伙伴关系”来实现相关目标。这项计划规定所有以合作伙伴关系开展工作的国家,以及所有利益相关者执行并致力于实现该计划。

因此,这项计划为新的国际起点奠定了基础,而在这个起点上,联合国全体成员国均同意在2030年前实现相关目标,并以决心和坚持来面对他们将面临的任何挑战。

在下周的文章中,我们将介绍这项计划的细节及其与2020年的关系。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