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宽恕塔利班不会导致阿富汗和平

在阿富汗政府官员和塔利班在多哈举行旨在结束该国长达19年战争会谈之际,两年前在教育中心自杀式袭击中丧生的受害者家属聚集在坟墓处, 2020年4月14日摄于阿富汗喀布尔 (路透)
在阿富汗政府官员和塔利班在多哈举行旨在结束该国长达19年战争会谈之际,两年前在教育中心自杀式袭击中丧生的受害者家属聚集在坟墓处, 2020年4月14日摄于阿富汗喀布尔 (路透)

当在安全与自由之间做出选择时,人们总是会选择安全。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独裁者和煽动者通过制造威胁错觉然后将自己表现为救星而得以生存的原因。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当人们在安全与正义之间做出选择时,他们会选择安全而不是正义。就阿富汗而言,过去几十年中一直处于这种持续的暴力循环中。

暴力和战争罪行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后果,这只会进一步加剧武装团体的胆识。作为美国与塔利班之间达成协议的一部分,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相互释放囚犯的持续谈判无法带来和平,只有彻底的过渡司法程序才能实现阿富汗和平。

历史的重演

在阿富汗最近的历史中,搁置正义以维持安全与和平的决定并非没有先例。

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1979-1987年),超过80万人丧生。美国和几个穆斯林国家支持圣战者组织与苏联军队作战。在整个冲突期间,双方经常犯有严重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尽管苏联军队犯下的暴行得到了广泛报道,但圣战组织在同一时期犯下的战争罪在很大程度上却没有被记载。

苏联军队撤离后,各个圣战组织之间发生了内斗,导致犯下了更多的战争罪行。例如,1993年2月,圣战组织之间的内斗导致阿夫沙尔大屠杀,其中多达1000名哈扎拉男人、女人和儿童遭到残酷杀害。从1992年持续至1994年的圣战者组织内斗,造成多达5万人丧生。正是这种暴力和动荡催生了塔利班,该组织于1996年接管喀布尔,并建立了一个伊斯兰酋长国。 1998年8月,塔利班在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处决了2000至5000名哈扎拉族平民。

美国惨遭9·11恐怖主义袭击,这使得美国领导的国家联盟于2001年10月开始入侵阿富汗,盟国与美国共同对抗塔利班组织。2007年,在喀布尔成立了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之后,参与1990年代内战的圣战者领袖通过了议会立法,准许他们赦免战争罪。这些法律的理由很简单:如果国际社会和阿富汗政府试图将这些人员绳之以法,圣战者组织将招致更多的混乱和不安全感。

因此,没有采取过渡性司法措施,从而牺牲了维持2001年后虚幻和平的责任。遭受了二十多年的痛苦,作为圣战者战争罪行主要受害者的阿富汗人民为了安全而放纵了正义。

没有针对圣战者的过渡司法程序,使塔利班受到鼓舞,并向其成员强调称,塔利班组织成员的行动不会遭遇任何后果,他们继续对阿富汗人民实施越来越残酷的暴力。换句话说,圣战者不受惩罚的现象并没有给阿富汗带来真正的和平。

这种对待战争伦理的方法是有问题的,不仅因为这种方式否认对塔利班暴行受害者的公义,而且这种方式还增强了塔利班延长战争以实现其建立神权制度目标的能力。

阿富汗的过渡司法

在今年2月29日与美国达成协议之后,数千名塔利班武装分子被释放,这被认为是启动和平谈判的必要理由。但是,此举对阿富汗的任何永久和平都是不利的。

塔利班不会放弃暴力,因为该组织知道,只有通过暴力手段,才能拥有任何政治权力。根据2015年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尽管存在着巨大的腐败丑闻并拥有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但喀布尔政府仍然受到92%阿富汗人的青睐。塔利班所享有的任何有罪不罚现象也将促使其他团体继续对阿富汗人民犯下罪行。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在国际刑事法院(ICC)审判塔利班领导人。尽管如此,塔利班领导人不太可能很快面临法院的审讯,如果阿富汗政府及其国际支持者同意达成和平协议,他们不仅乐于给塔利班组织成员大赦,而且美国本身也不愿意允许国际刑事法院调查所谓的塔利班组织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

此外,国际刑事法院(ICC)在这一关键时刻进行的调查可能会破坏正在多哈进行的和平谈判,因为这可能使塔利班不愿就和平达成协议。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方法可以在不坚持进行ICC调查情况下实现过渡性司法。

过去四十年来各方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可以而且应该予以正式记录。这将结束广泛粉饰历史的企图,并迫使这些罪行的肇事者承担一定的责任。在记录了这些罪行之后,包括共产党、圣战组织和塔利班在内的所有政党都应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特别是暴力受害者——正式道歉,以正式承认和赎罪其过去的罪行。

涉嫌参与战争罪的领导人公开道歉是有先例的。在2013年大选期间,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的竞选搭档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为参加1990年代内战而道歉,杜斯塔姆的道歉和承诺绝不重蹈覆辙,这受到许多阿富汗人的欢迎。

阿富汗人民再次被要求在正义与安全之间作出选择,尽管承认战争罪并确保肇事者不再重新犯下这些罪行,无法治愈这些罪行的受害者,这此举可能是救治阿富汗迈出的重要一步,如果这些步骤得到国际社会对防止阿富汗进一步侵犯人权承诺的支持,阿富汗就可以最终摆脱痛苦的过去,并将可以重新面向未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世界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