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2020:悲剧仍在继续 政治解决前景渺茫

Displaced Syrian civilians struggle to live in Idlib- - IDLIB, SYRIA - DECEMBER 30: A drone photo shows tents amid mud at a refugee camp, which provides living space for Syrians those who escape from the war or displaced by the attacks of Assad Regime and Russia, as refugees leave their home to reach the Turkish border on December 30, 2019 in Idlib, Syria. Refugees have difficulty in finding a living place due to the lack of camp sites, infrastructure and the excessive
伊德利卜流离失所者是2019和2020年最悲剧的头条新闻(阿纳多卢通讯社)
随着叙利亚革命进入第9个年头,叙利亚武装反对派在该国中部和南部失去了最重要的城市和其控制的主要地点,在不断的流离失所浪潮中,最后一次是在伊德利卜市,爆发了人道主义灾难,此前,伊德利卜是叙利亚各地流浪者的避难所。
 
叙利亚应对协调小组的官员穆罕默德·哈拉杰告诉半岛网记者,叙利亚西北部的人口达到约400万和35万平民,在2019年期间,超过102万人流离失所,因为叙利亚政权军和俄罗斯在哈马乡村和伊德利卜乡村进行了两次军事运动,由于局势升级和军事行动,27%的叙利亚西北部人口流离失所。
 
哈拉杰警告说,由于人道主义反应薄弱导致重大障碍,人道主义局势正在恶化,在联合国2019年的计划中,赤字占57.1%,叙利亚政权和俄罗斯向主要城市的持续进步是最大的问题。这将导致更多人流离失所,因此,该地区需要作出重大反应,这意味着与冬季相伴的重大灾难。
 
俄罗斯目标
 
俄罗斯事务分析家塔哈·阿卜杜勒·瓦希德说,俄罗斯已成为叙利亚冲突舞台上的活跃和突出角色,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围绕停止军事行动,重建和收获其在叙利亚所失去的经济收益,推动俄罗斯寻求符合其愿景的政治解决方案。
 
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他补充说,俄罗斯的经济因素是重中之重,与其强大的军事力量共同收获成果,因此,俄罗斯正在寻找任何政治方案,来保证其陆海基地的生存和对叙利亚的近乎绝对的控制,然后俄罗斯将获得重建项目,这有利于俄罗斯公司。
 
他还指出,虽然先前的尝试失败了,但俄罗斯仍有一个重要目标,因此,叙利亚将成为重新启动美俄合作,此事因乌克兰危机自2014年以来中断了,俄罗斯进一步希望,叙利亚将成为通往建立新的俄美伙伴关系的突破口。
 
虽然以土耳其和俄罗斯为首的地区国家发起了协议,为解决叙利亚问题奠定了基础,但控制和冲突却突然发生了改变,尤其是在美军撤离叙利亚东部的大片地区之后,他们集中在石油所在地,土耳其,随后是俄罗斯进入幼发拉底河的东部。
 
权力版图
 
根据“桥梁研究中心”发布的版图,权力控制土地的比例已经分化而交织在一起,反对派控制的土地比例只增长了12.13%,占叙利亚总面积的22645平方公里。
 
叙利亚民主军控制区的面积略有下降,占25.64%,仅占叙利亚总面积的47.846平方公里,而对叙利亚政府军控制比例增加到62.23%,相当于叙利亚总面积的116139平方公里,而自2019年2月以来,ISIS已失去控制的叙利亚领土。
 
穆罕默德·哈吉·阿里少将说,如今,叙利亚完全控制了占领土地。政府军的控制区域基本不受任何控制,而是受到俄罗斯和伊朗的控制,而其他地区则受不同权力的控制。在土耳其北部,在东幼发拉底河地区有俄罗斯和美国,这说明,叙利亚人根本无法决定叙利亚和他们的土地。
 
关于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的未来,哈吉·阿里认为,由于俄土协定,土耳其将移交通往叙利亚政权和俄罗斯的主要道路,军事派别将被隔离在某些地区,以防止他们接触,叙利亚民主军与政府军可能达成协议,以进行全面部署,而土耳其将在此事上发挥有效作用。 
 
哈吉·阿里总结了军事形势,暴力加剧将是2020年最突出的方面,以色列将增加对伊朗据点的军事打击,联盟将加强打击激进组织。
 
虽然有关于叙利亚土地的斗争,特别是在2013年之后,这并不是纯粹出于经济原因,但从长期来看,经济因素已成为叙利亚局势中的重要因素。
 
“叙利亚经济工作组”负责人奥萨马·卡迪告诉半岛网记者,经济因素已成为重要因素,以前体现在俄罗斯与伊朗隐藏的经济对抗,特别是俄罗斯试图从其撤出伊朗的水泥厂和港口,其中有拉塔基亚港。
 
现在,轰炸M4和M5高速公路附近的地区,显然打算在两条高速公路的两侧清理出20公里的距离,准备好阿勒颇和拉塔基亚以及阿勒颇和大马士革之间的安全运输,这是未来经济和商业经济振兴过程的初步程序。
 
卡迪还告诉半岛网记者,美国依靠叙利亚的大部分石油,来确保400名美军士兵、军事基地和机场的费用,而土耳其正准备在幼发拉底河的重建,一些阿拉伯和欧洲国家也参与其中,以遣返一些难民,这是在他们之间协调,为2020年新阶段做准备,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结束叙利亚灾难,他们将达成政治协议。
 
利益冲突
 
叙利亚分析人士和活动人士一致认为,如今,叙利亚人民遭受地区和国际冲突,这是因为地理位置的诅咒和该重要地区国家的利益冲突。 
 
记者、政治活动人士哈立德·阿布·萨拉赫说,无论是反对派还是政权,大多数地方层面的叙利亚参与方都失去了影响政治均势的能力,毋庸置疑,他们已经成为盟友手中的工具,因此,他们在2020年不会发挥实际作用,政治解决方案取决于对他们的盟友的理解,其中俄罗斯和土耳其将发挥最重要的作用。 
 
萨拉赫还告诉半岛网记者,在国际层面上,在宪法委员会会议失败之后,没有任何真正的国际政治势力回应这一失败,此外还有,在利比亚问题上爆发直接冲突,叙利亚重要控制者土耳其和俄罗斯加入,欧洲和美国支持这场冲突,人们不再那么关注叙利亚人的悲剧。这表明,叙利亚危机将在2020年有一定的分量,叙利亚问题的解决方案仍然不在冲突国家的议程,在该地区的利益冲突将加剧,事态发展会越来越复杂。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