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如果巴勒斯坦宣布终止奥斯陆协定 将会发生什么?

特朗普与白宫与内塔尼亚胡会面时讨论“世纪交易”[路透社]
特朗普与白宫与内塔尼亚胡会面时讨论“世纪交易”[路透社]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在下一届选举中的对手本尼·甘茨进行磋商,以讨论其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的中东和平计划时(这项计划有望很快公布),巴勒斯坦方面缺席了这场讨论,各界因此密切关注它将予以怎样的回应?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秘书长伊塞卜·埃雷卡特谈到了部分措施,其中最突出的包括宣布结束过渡时期,即结束奥斯陆协定。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政治局局长伊斯梅尔·哈尼耶强调称,这项协议可能会将巴勒斯坦人“带入斗争的新阶段”。
 
但实际上,如果正式宣布这项协议,并取消根据《奥斯陆协定》中商定的原则而确立的两国解决方案,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在实际的政治、经济和行政管理上,加沙未来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埃雷卡特谈到了一些措施,其中最突出的是宣布结束过渡时期[阿纳多卢通讯社]
 
口头声明
 
尽管对美国政府发表了正式声明以示不满,但是巴勒斯坦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部门官员、巴勒斯坦分析家哈利勒·沙欣认为,没有任何与这些声明相符合的实际措施,并提醒人们注意——巴勒斯坦领导人没有召开任何会议来讨论美国的宣言和予以回应的方式。
 
这位巴勒斯坦分析家补充称,如果巴勒斯坦领导层希望采取重大的措施,那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央和全国委员会自2015年以来的决定都已经得到了落实,这就意味着,任何关于结束过渡时期的宣言都仅仅是口头的,同时,巴勒斯坦当局与以色列占领当局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仍在进行沟通。
 
他解释称,可供选择的措施包括停止安全协调,并取消对以色列的承认,同时继续在外交层面、刑事法院、联合国层面上展开行动,这就意味着对抗,同时还要对当局施加更大的压力并威胁其未来。,
 
但是,沙欣认为,这种趋势是当局远离采取具有决定性、代价高昂的措施,并且很可能会进一步遵守《奥斯陆协定》,但是当局为了存活,也很可能最终会采取一些或将导致冲突与对抗的措施。
 
例如,先前关于重新考虑与以色列关系的讨论,其结果将是修改巴黎经济协定,而不是完全脱离这项协定。
 

伊斯梅尔·哈尼耶:这项协议可能会将巴勒斯坦人带入新的斗争阶段[路透社]
 
实际执行
 
沙欣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纪交易”的实际执行将由以色列在美国提供的保护伞下完成,因此,对手应是占领当局,应当对其予以统一应答。
 
沙欣强调,如果现状保持不变,那么世界将不会采取行动,因此这就要求“有所改变”,让所有人都能感到“世纪交易”将对安全与稳定产生切实的威胁,而不仅仅是一种空洞的威胁。
 
自此,这位巴勒斯坦研究人员认为,有必要制定全面的国家战略,使巴勒斯坦从政治、外交、实地等等层面上做好全面的准备工作,这就要求各界在结束自2007年以来的持续分裂的基础上,达成一项全国共识。
 
沙欣强调称,行动的起点应该是召开由全体派别出席的会议,以制定一项二维战略,一是如何结束分裂,二是在外交和民意上实施的斗争战略。
 
沙欣谈到,必须建立以实地事实为基础的巴勒斯坦战略,“这就要求退出奥斯陆协定,并抵抗因之产生的限制和义务,并将冲突转移至C区、定居点及隔离墙上。”
 
责任转移
 
另一方面,位于拉马拉的亚布斯咨询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苏莱曼·巴沙拉特排除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自行解散的可能性,认为这一点可从巴解组织国家机构的局限性及其领导人对争夺阿巴斯继任者之位的斗争的重视之中得到证实。
 
巴沙拉特表示,一方面是当局与其管理机构之间的鸿沟,另一方面是它与人民之间的鸿沟,这种鸿沟制造了一个无法为与占领当局的斗争付出任何代价的巴勒斯坦领导层。
 
但是,巴沙拉特表示,如果当局事实上被解散了,那么首要步骤是取消它与以色列签署的所有协议,然后是取消与占领当局关系的担保人,而这种选择将被美国、欧洲及以色列所拒绝。
 
巴沙拉特补充称,巴勒斯坦当局的解散,意味着该机构在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内所承担的管理责任,将立即转移到占领当局身上,占领当局将为此承担全额的费用并负责生活的所有层面。
 
他补充称,终止奥斯陆协定,一方面意味着多年来为阿以关系正常化所付出的努力与准备付诸东流,另一方面意味着将对巴勒斯坦人的责任推卸到巴勒斯坦当局的肩膀上。
 
巴沙拉特指出,如果取消协议,最危险的情况是通过停止安全协调,而从占领当局中撤出巴勒斯坦的安全保护伞。
 
与此同时,如果采取解散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决定,巴沙拉特还不排除西岸陷入混乱和不受控制的局面的可能性,尤其是在法塔赫与哈马斯分裂之后,整整一代巴勒斯坦人缺乏政治和派系框架的情况下。
 

关键话语

 
希伯伦大学政治学教授比拉勒·阿尔肖巴基对哈尼耶的讲话评论称,排除了哈马斯存在能够阻碍“世纪交易”的明确计划和实地项目的可能性。
 
比拉勒解释称,鉴于十年来所奉行的安全政策,哈马斯没有作为组织结构而活跃在西岸,因此,能够在区域和国际两个层面上改变当前路径的唯一派别,就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
 
比拉勒称,并不指望加沙会采取任何行动,无论是在军事层面上,还是在民众游行的层面上。
 
他还指出,只有西岸才会有关键性的话语,因为巴勒斯坦当局与以色列之间关系模式的任何变化,都会导致巴勒斯坦人每天生活方式的改变。
 
比拉勒得出结论称,以色列可以清算《奥斯陆协定》与两国方案之余的巴勒斯坦问题,但是这项世纪交易并不意味着完全清算巴勒斯坦问题。
 
比拉勒还强调,应对“世纪交易”是每个人的责任,但是,他并未看到巴勒斯坦各个派别有能力为实施这种对抗而制定统一实地计划的迹象。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