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专家:“世纪交易”未生已死

这项所谓的“世纪交易”遭到了巴勒斯坦官方、民众及所有派别的拒绝[欧洲媒体]
这项所谓的“世纪交易”遭到了巴勒斯坦官方、民众及所有派别的拒绝[欧洲媒体]
许多美国专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其中东和平计划之前,便断定这项计划没有任何机会取得成功。需要指出的是,这项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的计划有望在28日公布。
 
专家们一致认为,特朗普所认为的和平计划会适得其反,因为这项计划会使和平的实现更为复杂,特别是在它忽略了两国解决方案原则的情况下。
 
专家们强调称,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未能实现和平,只会造成对以色列民主的威胁、对美国公信力的损害,并剥夺建立独立巴勒斯坦国的机会。
 
关于公布这项计划的时机,所有专家一致认为,选择此时公布这项计划,只是为了回避特朗普因弹劾审判和美国大选季开启而陷入的内部麻烦与危机。
 
专家们认为,从另一方面来看,在此时推出这项计划,也是为了支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本次选举中的获胜机会,需要指出的是,以色列将在3周之后进行议会选举,这是以色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所举行的第三次议会选举。
 
部分人员认为,这也是证明特朗普将个人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之前的又一大证据。
 
在美国公布这项和平计划之前,特朗普政府还采取了大量不计后果的措施,包括:
 
– 2017年12月,特朗普单方面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而巴勒斯坦方面的回应是抵制特朗普政府并停止与美方举行任何正式会谈。
 
– 2018年8月,特朗普政府从划拨给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的援助资金中冻结了6500万美元,这项决定对收容了大量巴勒斯坦难民的黎巴嫩和约旦产生了极端负面的影响。
 
– 2019年4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拒绝承认两国方案是美国中东政策的基本支柱,他还表示,“我们正与多方进行合作,以提出新的中东和平愿景”。
 
– 然后是2019年6月召开的巴林经济会议,这场会议旨在筹集资金以支持巴勒斯坦人并改善和平进程的周边条件。然而,巴勒斯坦人抵制这场会议,以色列也并未给予这场会议很大的重视,从而使这场会议宣告失败,未能按预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 2019年1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政策将不再把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视为非法。美国此举支持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关于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承诺。
 
巴勒斯坦方面宣布拒绝美国提出的任何和平计划,甚至无需考虑其细节。因此,巴勒斯坦的这种态度,大大削弱了公布“世纪交易”的重要性。此外,在谈及公布计划的问题时,还不得不考虑到以下的事实——在以色列举行第三次议会选举之前,没有任何一届以色列政府敢于批准一项全面的和平计划。
 
专家的质疑
 
在前总统奥巴马时期驻以色列的美国大使丹尼尔·沙皮罗表示,“没有任何理由在当前公布这项世纪交易。以色列当前没有政府能够应对这项计划,而据我们所知,巴勒斯坦人会在这项计划公布之后,立即表示拒绝。”
 
沙皮罗发布推文称,“当我出任驻以色列大使时,得到的指示是——第三方不得向双方强加任何协议,和平协议应当是双方经直接谈判而达成的结果,任何协议都必须结束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长期存在的冲突,最后,还必须防止以色列成为一个双民族国家。”
 
与此同时,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和平进程特使马丁·英迪克表示,“特朗普决心在以色列大选之前,在缺乏巴勒斯坦方面的情况下公布这项世纪交易,这点就足以证明,这并非什么和平计划,而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无聊游戏。”
 
英迪克补充称,“这项计划一经提出,其失败就已经注定,巴勒斯坦人的拒绝将扼杀这项计划,此外,也没有任何以色列政府能在选举之前接受这样的事情。”
 
美国前谈判代表亚伦·戴维·米勒认为,“以色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将举行第三次议会选举,而美国选择在这场选举开始的几周之前公布这项和平协议,并且丝毫不考虑巴勒斯坦方面的立场,这些都使美国的外交迈向了失败的新高度。”
 
米勒补充称,“世纪交易将以失败告终,特朗普政府错误地评估了巴勒斯坦方面在这场冲突中的重要性。”
 
新美国国家安全研究所中东项目主任伊兰·戈德堡表示,“推出这项和平计划的目的是转移公众的视线——使人们不再关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的弹劾审判,并为内塔尼亚胡的再次当选铺平道路,此外,这项计划还旨在实现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的梦想——让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土地。”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