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向埃及出口天然气 关于可行性和方向的质疑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takes part in the inauguration event of the newly arrived foundation platform of Leviathan natural gas field, in the Mediterranean Sea, off the coast of Haifa, Israel January 31, 2019. Marc Israel Sellem/Pool via REUTERS
以色列向埃及出口天然气:关于可行性和方向的质疑(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能源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对以色列向埃及出口天然气十分高兴,内塔尼亚胡称,该协议于2018年2月缔结,两国签署天然气协议的日期是以色列的节日。大约2年后,施泰尼茨表示,1月中旬开始向埃及输送天然气,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毫无疑问,无论是从战略或政治方面,还是从经济方面,节日和历史时刻的描述都准确表达了以色列所获的成果。但是,我们关注的问题是,埃及会获得同样的收益吗?换句话说,天然气会带来战略和政治好处吗?向外出口天然气,是否为实现埃及经济繁荣做出贡献?还是只能满足国内消费?
 
在这里,我们将尝试客观地看待与埃及交易的经济可行性,还有该交易在战略和政治方面的意义,我们尝试找到明确的答案。
 
以色列天然气将输送到何处
 
在讨论政治和战略意义以及经济可行性之前,我们必须思考并回答一个关键性问题,这样,我们就可以评估关于该天然气交易的许多事项,这是关于以色列天然气出口到何处的问题。
 
海上气田的发现代表了埃及天然气生产的巨大飞跃,有助于实现自给自足,帮助埃及从天然气进口国转变成出口国,目前,埃及的日产量超过70亿立方英尺,这使其有盈余天然气出口到约旦。预计到2021年,埃及的天然气日产量将达到80亿立方英尺。
 
虽然埃及实现了自给自足,但随着埃及日益增加的天然气消费,未来,埃及仍面临着一个实际问题,为满足其市场需求,埃及将再次进口天然气,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伍德麦肯齐研究中心和主要的西方银行最近的研究和估计,从现在起3到5年之间,埃及将结束自给自足。
 
当然,关于以色列天然气的发展方向,我们应得到一个答案,它不仅代表当前时刻,还代表到2035年的时间线,从2020年开始,天然气交易已持续15年。因此,根据当前数据,在交易期限的前几年,以色列天然气可能会出口到国外,然后在剩余几年中,主要满足国内消费。
 
交易的经济可行性
 
在短期内,假设以色列的天然气将出口到国外,如果出口将经过埃及的液化站,以色列可能将液化天然气运输到欧洲市场,该经济收益可归纳为两点:天然气出口收入和埃及液化站运营费用。
 
因此,我们将再次提出关键问题,对这一问题的答案,将关于以色列天然气可能的经济收益总体情况。首先,埃及能否以液化天然气在欧洲市场竞争并获得丰厚的利润?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找到了一组事实: 
 
-液化气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与常规气体相比,液化气成本高昂,我们可以想象到,将气体运输到液化站,然后液化并用油轮运输到国外,然后放宽进口国的液化,我们可以想象到直接通过管道向进口国运输天然气之间的区别。 简而言之,在全球市场上始终优先考虑的是直接通过管道运输天然气,如果不可能的话,第二选择是倾向于液化天然气。
 
-俄罗斯控制着三分之一流向欧洲市场的天然气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问题不仅在于它直接通过管道通往欧洲,此外,与全球天然气价格相比,与欧洲市场主要竞争对手相比,俄罗斯天然气都便宜,比如挪威和阿尔及利亚。因此,在欧洲市场上,以色列天然气与俄罗斯天然气竞争是一个挑战,这一点尤其重要。 
 
-在2019年,液化天然气价格急剧下降,预计到2020年,液化天然气价格将继续下降,这十分不利于以色列天然气出口的机会,仅需注意的是,由于投标价格低廉,埃及在2019年8月和9月的几个月内多次取消了液化天然气运输。 
 
-几年之后,大部分以色列天然气将进入埃及市场,供当地消费,因此,该天然气可用于出口的时间将受到限制,埃及将无法从困难重重的出口中获得收益。
 
其次,从液化天然气中,埃及液化站获得的经济收益是多少?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提到了一组事实:
 
-达米埃塔天然气液化站的外国合作伙伴公司所占比例超过80%,而埃及只占20%。壳牌公司和其他合作伙伴拥有液化站76%的股份,而埃及只有24%。这因此,埃及在液化费用总收益中,只能获得不超过25%。
 
-由于维努萨联合会的法律问题,达米埃塔站仍处于停工状态,因此,埃及液化站的容量几乎减少了一半。
 
人们仍然质疑,埃及目前的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是否有能力出口埃及剩余石油,人们仍然质疑以色列未来几年从塞浦路斯的天然气出口,双方达成了一项协议,将塞浦路斯的天然气通过海路,转移到埃及液化站。
 
-几年后,大部分以色列天然气将进入埃及市场,供当地消费,因此,关于液化工厂运营收益的讨论非常简短,因为收益的规模非常有限。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液化站的运营没有任何收益,因为埃及液化站具有战略意义,而东地中海的其他国家都没有这种液化站,但是,埃及在此处的利益取自于对该交易进行的总体评估。 
 
第三:因取消向以色列出口天然气的合同,该协议是否消除了埃及必须支付的刑罚条件?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提到一些事实:
 
-2012年,在穆巴拉克时代签署的向以色列出口埃及天然气的合同被取消,因为此事,埃及要向以色列公司支付估计为17亿美元的罚款,对东部地中海天然气公司的一些股东赔偿了2.88亿美元。
 
通过与以色列的天然气交易,埃及能够与要求其权利的公司达成和解,因此,在8年半的时间内,埃及将向以色列电力公司支付5亿美元,而不是17亿美元,与此同时,埃及及其合作伙伴获得了诉讼股东在公司中的份额,不需要支付2.88亿美元的赔偿金。
 
毫无疑问,与埃及结算罚款是与以色列天然气交易的收益之一,但是,依靠用交易换和解的政策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风险,尤其是如果我们知道在所有这些和解之后,在2019年中,泰国政府的子公司PTT和EMG合作伙伴提起诉讼,要求赔偿10亿美元。 
 
于是,合乎逻辑的问题是:如果裁决有利于埃及,埃及为避免向泰国公司支付罚款,可以提供哪些交易?因此,因此,埃及从减少应得的赔偿中获得的收益,可能会因为这家泰国公司的法院裁决而得到损失。
 
战略和政治意义
 
正如我们之前解释的那样,在几年后,埃及将无法自给自足,以色列天然气将成为埃及赖以生存的主要天然气来源之一。因此,以色列天然气将成为埃及的生命线,在埃及,重工业主要依赖天然气,埃及生产电能也依赖天然气,约占埃及天然气总消费量的60%。
 
根据我们提到的内容,我们指的是对埃及国家安全的最重要的潜在风险:
 
-埃及安全与以色列安全直接相关,因为任何损害以色列生产天然气能力的安全威胁,也将直接威胁到埃及的天然气供应,因此,为了保障获得以色列天然气,无论是加沙问题和黎巴嫩南部问题,还是其他地区政党问题,在其外交政策中,埃及在持续危机中将采取有利于以色列的立场。
 
-事情不止于此,以色列可以利用埃及对天然气的依赖,来影响埃及的政治决定。由于以色列的任何军事危机或行动,以色列可以威胁要延迟或切断其供应,以色列在与埃及的关系中享有主动权。 
 
需提及以色列的天然气出口政策,以色列如何将其国家安全放在考虑的首位,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以色列与埃及方面的区别,以色列承诺将其天然气储量的60%用于国内消费,以确保其天然气至2040年能够自给自足。 
 
通过这项政策,以色列寻求实现天然气出口和自给自足之间的长期平衡,无论从天然气出口中获得的经济收益如何,这不会威胁到自给自足,这可以使以色列依赖邻国的天然气,因此,以色列的首要任务是,不给邻国向其施压的筹码,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对以色列构成威胁。
 
主要结论
 
总之,在回顾了埃以天然气交易的经济可行性以及政治和战略意义之后,并在回答了有关以色列天然气出口对象的问题之后,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个主要结论:
 
第一:我们可以想象对埃及国家安全的潜在潜在威胁,这涉及以色列对埃及市场供应的部分天然气进行控制,我认为,这些政治决策者都不了解这些问题,只要他们了解与以色列打交道的性质和规模,即使在某些时候两国关系看起来稳定和积极,以色列仍然是埃及的头号战略敌人。 
 
我们还可以清楚地认识到, 经济收益的幅度可能非常有限,无论以任何方式,这不等于埃及达成一项协议,它威胁到了埃及国家安全。 
 
第二:截至目前,官方消息尚未明确回答以色列天然气出口对象,是将其出口到欧洲市场,还是用于国内消费。可以看出埃及能源部长确认天然气出口趋势的声明与“以色列和阿拉伯”页面发布消息的矛盾,天然气将进入埃及当地市场,用于发电和工业。
 
可以确定的事实是,目前,埃及可以自给自足,还出现天然气过剩,鉴于我提到的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低廉和欧洲市场竞争困难的限制,现在,以色列使用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埃及减少其产量,让以色列天然气进入埃及市场。 
 
第三:埃以天然气交易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证实了塞西在政策上,并不取决于实现国家安全或经济利益的愿景,而是取决于其国际和地区盟友和支持者的协议和同意,尤其是以色列。这样做的结果是,埃及缺乏政治决策的独立性,埃及将丧失其地位,这种做法不利于埃及利益,触碰到埃及的国家安全,只会在伤害埃及的权力和能力时不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