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最后期限告终:美朝对话将走向何方?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共举行两场会晤,但是谈判仍陷入僵局 [法新社]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共举行两场会晤,但是谈判仍陷入僵局 [法新社]
随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为特朗普设定的重启谈判的最后期限——2019年年底的逝去,金正恩日前明确指出,如果美国执意奉行“对朝敌视政策”,那么“朝鲜半岛无核化将永远不会实现”。
 
继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举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加坡峰会之后,双方于2019年又先后在越南河内及朝韩非军事区举行了两次会晤,但是,这两次会晤均未能如期达成协议。
 
金正恩将2019年年底设定为最后期限,要求特朗普政府在此之前重返谈判。
 
美国并不将朝鲜的最后通牒当真。朝鲜劳动党在平壤召开了为期4天的会议之后,金正恩在其新年致辞中明确表示,朝鲜没有理由受到自我宣布的暂停核试验及洲际弹道导弹测试的约束。
 
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朝鲜将继续大力推进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武器开发工作,直到美国取消对朝敌视政策,并在朝鲜半岛建立持久巩固的和平机制为止。”
 
金正恩补充道,“当前形势预示着同美国僵持将具有长期性,我们未来仍要继续在敌对势力的制裁中进行生活和斗争,这将推动我们从各个方面加强内部力量”。
 
据朝鲜官方媒体报道,金正恩还透露了在不久的将来推出“新战略武器”的计划。
 
金正恩指出,“我们将持续发出警告,强大的核威慑力量能够遏制来自美国的核威胁,并能保障我们的长期安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希望金正恩能够“选择和平与繁荣,而非冲突和战争”,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双方无法达成协议的原因在于谈判方式的冲突。
 
美国智库斯廷森中心研究员珍妮·唐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看起来,美国和朝鲜甚至无法就基本的谈判方式达成共识,更不用提谈判内容了。”
 
珍妮认为,“美国希望在签署协议之前设定工作流程,以制定详细的实施计划。而代表朝鲜积极参与谈判的金正恩,则希望首先达成部分高层目标的协议。”
 
“一旦签署这类协议,他们便可以授权完成工作”。
 
各方有何诉求?
 
来自华盛顿乔治敦大学的副教授马修·克罗尼格表示,在尚未解决的问题上,双方诉求的实现顺序非常重要。
 
克罗尼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特朗普爱出风头。他想直接与金正恩会晤。他相信自己是一位谈判大师,只有他才能够与金正恩坐下来谈判,并取得突破。”
 
“双方的第二个分歧点在于诉求的实现顺序。朝鲜希望首先解除制裁以继续这场谈判,而美国方面的态度也非常明确:制裁将一直持续到无核化进程启动为止。”
 
“这是美国要让朝鲜放弃发展武器中存在的最大障碍。金正恩的目标是保持和扩大其核弹计划,并使之实现现代化。”
 
特朗普曾说过,“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相处得很好。他代表着他的国家,而我代表着我的国家。我们必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特朗普还表示,“但是他的确签署了协议,他的确签署了一项有关无核化的协议。”
 
2018年6月,特朗普与金正恩首次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新加坡峰会,在此之前,美国与朝鲜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验,而美国则对其实施制裁,并威胁将“全面摧毁”朝鲜。然而,这场历史性的峰会却以态度模糊的声明告终,未能取得任何实质进展。
 
2019年,特朗普与金正恩又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场峰会,这场峰会在筹备期间曾作出承诺——将在会谈后呈现一个不同的世界。会谈之初,两位领导人微笑着互相问候,坐在一起并表现出乐观情绪。
 
然而,这种乐观情绪很快便被削弱,工作午餐也随之被取消,特朗普决定直接“离开”河内的谈判桌,没有给予朝鲜制裁救济,也没有得到朝鲜的无核化承诺。
 
克罗尼格补充称,“朝鲜将核弹计划视为其存活的关键”,“朝鲜对协议不感兴趣,他们只是在假装进行谈判,只要他们能够解除制裁,却根本无意放弃核计划。”
 
“对美国而言,与朝鲜达成无核化协议的风险更高,这是一项主要的国家安全政策。”
 
克罗尼格认为,特朗普相信他能够在其他美国总统失败的地方取得胜利,这种信念推动他对这场谈判充满信心,并希望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
 
特朗普对缺乏进展所保持的耐心,还有他在向朝鲜领导人讲话时所选择的表述,都被视为避免引起朝鲜方面愤怒反应的关键——无论是语言还是行动上的反应。
 
但是部分人认为,朝鲜方面在1日发出的信号,可能预示着其态度的转变。
来自华盛顿国家利益中心的哈里·卡齐亚尼斯表示,“实际上,朝鲜已经将洲际弹道导弹放在了特朗普的头上,以获取其最想要得到的两个让步:一是解除制裁,二是某种形式的安全保证”。
 
法新社在报道中援引卡齐亚尼斯的话称,“金正恩正在玩一场危险的地缘政治游戏”。他补充称,美国可以采用“更多的制裁、进一步加强在东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以及特朗普推特账户上更多火与怒式的威胁”作为对朝鲜的回应。
 
随着美国进入总统大选年,特朗普推动外交解决方案可能会有助于他的拉选运动。
 
对于朝鲜而言,在河内峰会之前,朝鲜就曾警告称,它在2019年面临着近140万吨的粮食短缺,因此,取消经济制裁,将对该国产生重大的影响。
 
珍妮·唐认为,“双方的确浪费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政治意愿是我们很长时间以来未曾看到过的。”
 
“但是,美国和朝鲜也为过去两年来取得的进展制造了障碍,双方都将因自身的顽固而等待失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