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俄罗斯和土耳其就叙利亚达成协议或分道扬镳?

2019年4月8日,莫斯科会晤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谈话。[路透/ Maxim Shipenkov]
2019年4月8日,莫斯科会晤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谈话。[路透/ Maxim Shipenkov]
过去几周,叙利亚西北部再次出现严重军事升级。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部队对伊德利卜,阿勒颇和哈马省部分地区发动致命轰炸行动。此前,HTS于4月27日发动两次袭击,造成22人死亡。
 
自莫斯科和安卡拉去年9月在西北部反对武装分子控制地区建立非军事区,达成避免地面攻势的暂时协议后,本次冲突是最显著升级。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过去几个月来,该协议条款一再受到侵犯,轰炸和零星冲突造成近500名平民死亡。
 
5月初,土耳其军队也成为两起事件的目标。叙利亚政权部队炮击了哈马省北部的土耳其观察哨所,而“人民保卫军”(YPG)的库尔德战士袭击了阿勒颇省北部的土耳其阵地,炸死一名土耳其士兵。
 
这些攻击以及随后的事态发展表明,俄罗斯与土耳其的联盟正在出现重大裂痕,双方都在努力实施商定的停火协议。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和土耳其已遏制美国压力,在共同利益上加强了在叙利亚的合作。然而,主要差异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莫斯科对安卡拉已失去耐心,后者无法控制HTS或确保非军事区的全面实施,而土耳其方面对于俄罗斯仍未实现驱逐人民保卫军的承诺感到沮丧。
 
两国越来越无法就叙利亚的前进方向达成一致,土耳其一直试图“操纵”俄罗斯和美国,以确保其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和西部的利益。
 
两次事态发展导致了最近的军事升级,进一步加深了莫斯科与安卡拉间的不信任。
 
4月25日至26日,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另一轮阿斯塔纳会谈未能取得突破。莫斯科曾希望安卡拉帮助推动政权与反对派之间建立联合宪法委员会,以推动叙利亚和平谈判,但无法达成协议。
 
5月2日,土外长恰武什奥卢宣布,安卡拉和华盛顿快要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建立 “安全区”。恰武什奥卢的声明可能令莫斯科感到不安,后者决定加大对土耳其关注的两个主要领域的压力:里法特和伊德利卜。
 
里法特位于阿勒颇省北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小三角区内, 2018年土耳其军事行动将其部队从附近的阿夫林驱逐出去之后,YPG设法保留了控制权。该地区与YPG管理的其他地区不相邻,目前被土耳其部队及其支持的北部叙利亚自由军,伊朗支持的西南部队以及叙利亚政权和东南部的俄罗斯军警包围。 2018年2月,库尔德人与莫斯科和大马士革达成协议,在该地区部署俄罗斯军警和叙利亚政权部队,进一步挫败了土耳其。
 
虽然俄罗斯和伊朗简称里法特是缓冲区,保持土耳其及其叙利亚盟友在安全距离外,安卡拉希望控制该地区以巩固其在阿夫林的收益,并向曼比季推进,以防止出现由YPG控制的广大联系领土,后者被视为“恐怖主义”组织。
 
土耳其的短期目标是完全控制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叙利亚和土耳其边界,打开加济安泰普— 阿勒颇高速公路,这将使土耳其企业进入叙利亚市场。
 
伊德利卜对于土耳其也具有战略意义。安卡拉担心,如果叙利亚政权占领该省和周围反对武装分子控制的地区,它将在叙利亚冲突中失去重要的政治影响力,并面临另一波逃离其边境的叙利亚难民。这也将限制其到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土耳其—叙利亚边界的影响,受俄罗斯和伊朗的影响,以及YPG的支配,后者在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中占主导地位。
 
对于俄罗斯来说,伊德利卜也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因为将拉塔基亚分别与阿勒颇和大马士革连接起来的M4和M5高速公路有三分之二经由该省。重新获得对这些关键道路的控制对于叙利亚经济恢复有利。俄罗斯还需要保护伊德利卜西部的某些地区,以防止反对武装组织进一步炮击拉塔基亚的军事基地。
 
在这些战略限制范围内,莫斯科似乎愿意向安卡拉提供扩展到里法特的机会,以换取俄罗斯在伊德利卜南部推进攻势。然而,由于多种原因,此类协议的条款难以谈判。
 
首先,俄罗斯似乎不太可能为土耳其空军开绿灯,就像去年的阿夫林行动一样。第二,它也不太可能确保土耳其批准大规模地面行动;第三,伊朗,叙利亚政权和YPG都有可能反对俄罗斯与土耳其的里法特协议。
 
在这一点上,有限接受两条战线可能是可行的,因为俄罗斯和土耳其更愿意推迟就其利益分歧的公开冲突,,进而选择渐进协议,不展现退步。
 
首先,美国最近要求土耳其政府推迟购买俄制S-400导弹系统,并提供幼发拉底河以东协议。华盛顿已准备在土耳其和人民保卫军之间协调,经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可能会使土耳其脱离阿斯塔纳进程并与俄罗斯关系恶化。
 
其次,土耳其对俄罗斯领导的伊德利卜战役的沉默可能会损害其与叙利亚反对派的立场,这将最终增加HTS的影响,牺牲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派别。安卡拉和大马士革之间的德黑兰调解人也可能削弱土耳其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影响力。
 
“追求全部”显然已经不是土耳其的上上选。在可预见的未来,它可能不得不决定其优先是在河流东部还是西部,更重要的是,他是否应该放弃里法特,曼比季或伊德利卜。如果美国对S-400的立场更甚,土耳其也可能被迫在美国制裁(破坏土耳其经济)和俄罗斯的伊德利卜攻势(削弱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中选择。
 
这些因素以及土耳其与俄罗斯关系的持续模糊性,预示着叙利亚西北部将出现进一步升级和不可预测。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