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德国持续压制亲巴勒斯坦之声

洪堡三人 —马吉德,斯塔维特和巴尔坎在柏林刑事法庭前。[Jamy Jamal]
洪堡三人 —马吉德,斯塔维特和巴尔坎在柏林刑事法庭前。[Jamy Jamal]
以色列努力将犹太复国主义与犹太教错误地等同起来,驳斥任何对以色列国家的批评。德国也在进行无情的运动,排斥亲巴勒斯坦的活动分子,使其抗议活动无法合法化。
 
传统上,德国政府将对以色列意识形态的保护和无条件支持视为其存在的一部分—这是撇清大屠杀的一种方式。
 
从历史上看,德国政治的这一支柱证明,该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是正确的,对于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权利的行为保持沉默也是正确的。最近,它还将抵制,撤资,制裁(BDS)运动作为该国诽谤运动和无情迫害的主要目标,以色列认为后者是其生存威胁。
 
德国当局将和平运动归类为反犹太主义,并已采取行动,阻止其在该国发挥有意义的影响。
 
例如,在2018年1月,在打击反犹太主义的决议中,德国议会将抵制以色列的呼吁等同于对犹太人的侮辱,并敦促德国政府对BDS采取果断行动。此前,2016年12月,德国的领导党(CDU)谴责BDS反以色列,将其比作纳粹对犹太人的经济扼杀。
 
在中央政府之外,德国许多主要城市的代表也公开攻击该运动,同样,将BDS等同于“纳粹政策”。
 
2017年8月,法兰克福市长贝克尔(Uwe Becker)通过立法禁止给予BDS个人,活动或团体的市政和城市资金。他告诉以色列媒体,他认为,BDS“是深刻的反犹太主义运动”, “使用与纳粹在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章节中使用的相同语言”来“严格造成以色列非法化”。
 
一个月后,柏林市长表示,他将亲自努力确保,BDS运动代表不会从该市获得资金或被允许使用其公共空间,他声称,该运动采用了“来自纳粹时代的无法忍受的方法”。 “几个德国国家的情报机构将BDS运动称为“反犹太主义的危险”。
 
德国当局还采取措施,起诉亲BDS活动人士,试图用他们以儆效尤,阻止其他人支持这一运动。
 
例如,三名柏林的BDS活动家目前正面临柏林提出的刑事指控。在2017年6月,柏林洪堡大学,议会成员阿里扎·拉维(Aliza Lavie)召开公开反BDS演讲,犹太以色列人斯塔维特(Stavit Sinai)和巴尔坎(Ronnie Barkan)以及加沙巴勒斯坦人马吉德·阿布萨拉玛(Majed Abusalama)在进行和平抗议后被指控擅自闯入和攻击,这三人被称为“洪堡三人”。在2014年加沙战争期间,拉维是以色列执政联盟的一部分。
 
2019年2月,这三人获得了哥本哈根联合市长颁发的奖项,以奖励他们的激进主义。市长强调,他们“不知疲倦地努力,揭露以色列政权种族隔离的性质及其有系统地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然而,在德国,他们却受到了起诉。
 
阿布萨拉玛告诉我,他认为,对他们提起的指控是“以色列种族隔离在德国扩张”的明显迹象。他断言,由于言论自由受到限制,许多巴勒斯坦人在德国感到受威胁和不安全。
 
刑事案件影响了阿布萨拉玛在德国的身份,在审判结束之前,他本应该收到的永久居留权被扣留。
 
虽然BDS运动及其支持者似乎是德国反巴勒斯坦运动的主要目标,但其他团体和运动也被德国及其政客瞄准,因其支持巴勒斯坦斗争。
 
例如,总部设在柏林的犹太人近亲和平之声(JVP)遭到诽谤,该活动旨在争取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平等待遇。
 
该活动在今年获得哥廷根和平奖之后,遭受的攻击愈演愈烈。
 
反对者之一是哥廷根市议会的自由民主党(FDP)领导人奥尔登堡(Felicitas Oldenburg)。奥尔登堡敦促奖项评选委员会和赞助该奖项的机构—哥廷根市,哥廷根大学和Sparkasse银行—撤销其决定。在一封信中,她将BDS视为反犹太,并将JVP称为“极端”派系,即代表不公正的“绝对少数派阵地”。她甚至将犹太人这个形容词用小组的名字加上引号,指责该协会“以假名义行事”。
 
为了应对奥尔登堡和其他人的攻击,三个相关机构都取消了对和平奖的支持。然而,委员会没有退出决定,仍在3月份颁出了奖项。
 
在一份官方声明中,JVP表示,由于诽谤运动,其成员感到“震惊和疏化”,并问道:“这位律师和FDP议会派系的领导人,有什么权威敢质疑我们的犹太身份?”该协会表示,奥尔登堡声称他们在“假名义”下航行本身就是反犹太主义,将其与“犹太人向外假装是和平守法的公民,但在胡须下面隐藏了阴谋和权力主张”的比喻相提并论。 
 
JVP的主任告诉我,她相信,他们所面临的与哥廷根和平奖相关的诽谤运动是最近普遍的多数主义的一种表现,这种努力压制言论自由,压制德国对巴以冲突的少数人观点。
 
“我们作为犹太人,被德国基督徒诽谤为反犹太人,他们拒绝接受历史” ,她解释说。 “大多数人反对少数人,参与政治迫害。这很危险,因为它加剧了极权主义倾向。”
 
在一封由90多名犹太学者(包括诺姆·乔姆斯基和朱迪思·巴特勒)署名支持该团体的公开信中,强调了对JVP的诽谤运动的惊人性质及其可能的影响。
 
信中写道,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来自德国国家,金融界和学术界的代表齐聚一堂,以对一群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其中许多是大屠杀幸存者的后裔)是否是反犹太主义者做出判断。 ”
 
德国官员,政治家,官僚和学者瞄准BDS活动人士和巴勒斯坦斗争支持者,他们永久化犹太人的反犹太主义刻板印象以及巴勒斯坦人的东方主义形象。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帮助以色列掩盖其罪行,迫使巴勒斯坦人沉默。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