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将人性赋予受害者,而不是屠杀他们的白人至上主义者

15日祈祷期间,基督城清真寺的枪击事件造成49人死亡,数十人受重伤。[半岛电视台]
15日祈祷期间,基督城清真寺的枪击事件造成49人死亡,数十人受重伤。[半岛电视台]
我还是不知道恐怖分子的名字。我也不想知道。
 
15日,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的两座清真寺发生袭击之后,那种充满恐惧,焦虑和仇恨的愤怒情绪趁虚而入。在得知后几分钟,我通过其宣言,匆忙地了解其动机,以及驱使恐怖分子的恶劣白人至上主义。
 
然后,我停了下来。在黯淡的头条新闻和更黑暗的社交媒体帖子选后,我意识到,他更广泛的目的是让我们感到沮丧。诱使我们去研究他的话,让我们的眼睛贴在他大屠杀的形象和视频上,并且持久地记住他的名字。
 
这是大屠杀之后的任务。他想让我们迷惑。引诱我们人性化他存在的每个方面,以及他行为的每一个卑鄙人格,以代替受害者。他们的生活,故事,尤其是,他们的名字。
 
所有49人。
 
我再次停下来,把注意力从恐怖分子身上转移到受害者身上。
 
虽然媒体愿意讲述恐怖分子的故事,强调他在美国煽动“内战”的承诺,展示他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钦佩,我拥抱了穆斯林受害者,分享他们的故事,庆祝他们的生活,并说出他们的名字。
 
如果我们不讲述我们的故事,主流媒体的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肯定,没有人会这样做。作为恶棍—而不是受害者时—穆斯林通常才有新闻价值。并且通过将穆斯林(无论是受害者还是恶棍)描绘成一个不露面,无名和整体的集体来使伊斯兰恐惧症永久化。
 
通过剖析受害者,我同时挑战刻板印象,躲过了恐怖分子设下的诱杀陷阱。
让我讲述30岁的穆卡·伊布拉希姆,他是49名受害者中最年轻的,他和家人一起进入清真寺,最后却被枪杀。索马里难民最年轻的孩子错误地认为新西兰为恐怖主义提供了避风港。
 
距离年轻的穆卡不远的是最年长的受害者达乌德·纳比。这位71岁的祖父是第一个被公开命名的受害者。目击者说,他抢在子弹前面,以挽救另一个信徒的生命。他在阿富汗的枪击和战争中幸存,但在民主国家,他却被猖獗的白人至上和仇视伊斯兰恐惧症谋杀。
 
在那个重要的日子里,纳比并不是唯一的英雄。在他20岁的儿子塔尔哈被杀后不久,纳伊姆·拉希德冲向恐怖分子。纳伊姆在经历巨大痛苦的同时却有着无限的勇气,他知道,这种信仰将是他的最后一次。他也被射杀了,但是在他最后一口气之前,他把凶手的枪夺走了。
 
另一个儿子阿卜杜拉伊·迪伊在与父亲一起祈祷后不久被杀害。这位四岁小孩坚持要和他的家人一起参加清真寺,他们为他和其他四个兄弟姐妹寻求更好的生活。他15日跑进了清真寺,睁着大眼睛,笑容满面。当他们走出清真寺时,一个家庭成员紧紧地抱着他,最后一次,一个神圣的礼拜场所变成了一个大规模谋杀现场。
 
这些只是一小部分受害者的故事。他们的名字,面孔以及轮廓和生命的短暂通常只会被缩减为统计数据。一个非人性化的数字,或者在这种情况下,两个数字—未能捕捉到亲人痛苦的深度,更重要的是,他们生命的深度。
 
这种注意力,确实是一种病态的新闻转折,通常是为恐怖分子保留的。特别是当那个恐怖分子是白人男性时。我们急于了解他们的每一个词和动机,童年和意识形态。主流媒体让所有这些都可以随时为我们所用,从而引起我们对恶棍的注意,无视受害者。
 
如果白人至上主义暴力及其通过在大规模谋杀案件中诱骗媒体来促进自身的更广泛目标,我们必须积极抵制分享和转发以及延续其形象和思想。把注意力转移到受害者身上,并在悲伤中缅怀他们的生命,这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步骤。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