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内分歧如何影响其中东计划

2018年12月1日,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倾听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发言。[美联社]
2018年12月1日,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倾听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发言。[美联社]
对于克里姆林宫的大多数外部观察者来说,俄罗斯的政策制定过程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由普京总统作出决定,任何异议都会被驳回。
 
然而,实际上,在俄罗斯政治精英中,有许多相互竞争的政治利益和愿景会定期发生冲突。政策通常是普京在这些群体间发挥平衡作用的产物。
 
俄罗斯与沙特关系的争议表明,现在,两个群体之间存在着越来越多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分歧:苏联式的干涉主义者和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孤立主义者。他们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颠覆普京中东政策的成功。
 
第一个争议涉及俄罗斯公司Novomet-Perm,该公司是国有基金Rusnano的子公司,也是石油开采设备的主要生产商。去年6月,其总经理马克西姆·佩雷尔曼宣布正在与沙特进行潜在交易投资“谈判”。然后在10月,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首席执行官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透露了与沙特石油公司阿美联合收购Rusnano公司30.76%股权的计划。看来,俄罗斯方面尤其渴望完成交易。
 
过去,将Novomet股权出售给外国买家的做法已经失败,该公司因各方对其低油泵质量的担忧而苦心经营。
 
与阿美公司达成协议似乎不仅可以挽救制造商,还可以向俄罗斯的国库中注入急需的现金,增加其薄弱的外国直接投资(FDI)记录,巩固俄罗斯与沙特的和解。
 
虽然俄罗斯经济在2016年底正式走出衰退,但仍然停滞不前,实际可支配收入连续第五年下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可能在未来几年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在莫斯科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西方国家对其实施制裁,该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急剧下降。
 
这笔交易确实看起来有利可图,特别是对于俄罗斯,但它可能永远不会看到光明。由于国家安全问题,俄罗斯的经济监管机构联邦反垄断局(FAS)可能会将它扼杀在摇篮。在美国石油公司哈里伯顿公司早些时候收购该公司股权之后,该机构将Novomet列为具有战略价值的资产。
 
过去几年中,保守的孤立主义势力耽误了俄罗斯经济的开放,成功地扩大了对于外国直接投资和在俄罗斯经营的外国公司的限制。在他们的影响下,“战略企业法”和“外国投资法”的修正案获得通过,这使得像Novomet这样的公司的出售变得更加困难。
 
尽管最近俄罗斯与沙特关系取得了历史性进展,但莫斯科的许多保守派人士仍将利雅得视为其在能源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担心其与美国的密切联盟。在限制性立法的框架内,在某些政界的压力下,FAS不太可能认为阿美是合适的买家。它将拒绝或推迟其决定,直到交易失败。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的油田服务公司斯伦贝谢不得不在类似情况下取消收购俄罗斯欧亚钻井公司的申请。
 
监管障碍并不是俄罗斯与沙和解的唯一潜在问题。据报道,据称与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写了一封信,表示他不赞成俄罗斯与石油输出国组织达成的协议—特别是与沙特的协议—削减石油产量,据他说,这对俄罗斯造成了伤害,使美国受益。
 
在过去两年中,莫斯科和利雅得密切协调稳定油价。最近,普京同意根据华盛顿的要求,暂时提高石油产量,从而防止油价飙升,因此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卷土重来,遏制伊朗石油出口。
 
俄罗斯总统以及俄罗斯政府内部的干涉主义阵营认为,与沙特在石油市场上的合作是他努力扩大俄罗斯在中东的地位和影响力的战略资产。然而,并非政治精英中的每个人都有这个愿景。
 
尽管普京在叙利亚成功地避免了像阿富汗战争这样的军事泥潭,但许多政治精英成员仍对俄罗斯在这个地区保持重要存在的必要性持怀疑态度。
 
考虑到美国自2003年军事干预以及长达数年努力退出该地区,许多人认为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参与有可能是危险的。由于沙特和伊朗等主要的当地参与方不那么克制,俄罗斯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处于宗派冲突之中,被迫选择立场。
 
与沙特双边关系的国内僵局反映了这两个圈子之间更广泛的紧张关系,引发了对俄罗斯在中东和世界的适当角色的反对态度。一方面,苏联式干预主义的支持者不惜一切代价寻求维持全球权力地位。另一方面,呼应“俄罗斯第一”情绪的孤立主义者对国际超越可能卷土重来感到害怕。随着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对于这个国家的发展方向愈发不满,这种孤立主义情绪的浪潮将会增长。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两个阵营之间的对峙最终将决定该国与沙特的和解能够走多远,以及俄罗斯是否会继续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寻求超级大国的地位。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