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弹劾克林顿与特朗普:宪法专家的立场如何变化?

1998年,克林顿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之间的性丑闻撼动了整个美国政坛 [盖蒂图片社]
1998年,克林顿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之间的性丑闻撼动了整个美国政坛 [盖蒂图片社]
美国宪法专家上一次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陈述有关弹劾总统的意见,还是在21年之前。
 
1998年,几名美国宪法专家作为证人参与了旨在弹劾民主党人总统克林顿的调查。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负责起草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条款,并在其召开的调查会议期间,听取了两名宪法专家有关弹劾总统的证词。
 
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法学教授迈克尔·格哈特与来自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法学教授乔纳森·托利,提供的证词与二者在弹劾克林顿总统期间所采取的立场截然相反。
 
格哈特教授在1998年曾为克林顿总统辩护,今天他却坚定地呼吁弹劾特朗普总统,而曾在过去呼吁弹劾克林顿总统的托利教授,此刻却拒绝弹劾特朗普。两名专家都使用了相同的方式与理由,但是其努力的方向却截然不同。
 
格哈特教授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上强调,由于特朗普采取的立场,对他进行弹劾很有必要。而托利教授则表示,确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能够对特朗普的行为进行弹劾。
 
在特朗普与克林顿的这两起案件中,大多数宪法专家都一致同意,存在需要启动弹劾总统程序的违法行为,而其中最重要的指控包括妨碍司法公正,以及出于个人目的与利益而利用政治职权。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得出结论称,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特朗普在两个问题上存在“不当行为”,其一是特朗普将个人利益与冻结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联系在一起,要求对方开启有利于其竞选运动的调查,其二是妨碍司法公正。
 
白宫方面对此回应称,旨在弹劾特朗普的“虚假”调查报告,并没有提出任何针对总统的“真凭实据”。
 
克林顿案
 
在克林顿时期,当时由共和党人主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见了12名宪法专家,试图证明克林顿曾在其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之间的关系上作伪证。
 
此外,克林顿还被指控对他与一位名叫宝拉·琼斯的女性的关系撒谎,他在向调查机构提交的文件上存在违法行为,此外还通过恐吓等方式阻止证人前往调查委员会出庭。当时,克林顿受到了以共和党议员占多数的众议院的谴责。
 
当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民主两党议员同意召见宪法专家格哈特。格哈特表示,“让我们更务实一些,弹劾总统的违法行为,需要与他的公职任务、义务之间存在直接的联系。以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首的开国元勋们已经指出,弹劾是由于人民对领导人失去了信心,而滥用职权就是一种需要受到弹劾的直接的政治犯罪。”
 
根据格哈特的观点,弹劾克林顿的客观依据并不充分。
 
而宪法专家托利则向司法委员会表示,“你们应当注意并保持警惕……你们的决定将关乎政府的未来与命运……如果你们决定,部分行为及违法情形不需要遭到弹劾,那么这将间接加强行政权势,而你们今后也将不得不适应这种新的现实。”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内容遭到情报人员的泄露,这也成为了国会的调查重点[路透社]
 
特朗普案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见了4名宪法专家,其中3人要求弹劾总统,而第4人则表示反对。
 
格哈特教授指出,“总统的违法行为,包括收受贿赂,并以其拥有的职权为条件,从外国领导人手中索取个人利益,此外还有妨碍司法公正与国会工作,这比美国历史上受到问责或弹劾的任何一位总统的情况都更为糟糕。”
 
但是,托利教授却坚持完全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众议院继续在有关乌克兰的指控之下,朝着弹劾总统的方向前行,这就如同发出了一个直接的信号——只需要非常短暂的调查就能够弹劾总统,并且与过去进行弹劾的案件相比,提出的证据也非常薄弱。”
 
最终结果
 
1998年12月19日,美国众议院结束了弹劾克林顿的程序,其中228名议员投票谴责克林顿,另外205人投票表示拒绝。
 
克林顿面对的第二项罪名是妨碍司法公正,对此,有221名议员投票表示同意,另有212人投票反对。
 
此外,投票程序移交参议院以对总统进行审判,时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威廉·伦奎斯特主持了相关会议。
 
1999年2月12日,美国参议院对是否弹劾总统进行投票,最终以55票对45票的优势,决定不对克林顿进行弹劾。此外还有50名议员谴责克林顿妨碍司法公正,而另有50人拒绝谴责克林顿。
 
而在特朗普一案中,美国众议院的调查会议仍在继续。参议院很可能会使这场弹劾落空,因为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仍然占据着参议院的大多数席位。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