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干预加深:美国在利比亚仍有影响力吗?

General Khalifa Haftar speak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a sports club in Abyar, a small town to the east of Benghazi May 21, 2014. Haftar called on the government to hand over power to the country's top judges, mounting a challenge against Tripoli as heavy fighting erupted in the capital on Wednesday. Western powers fear a call by Haftar for army units to join his campaign will split the nascent military and trigger more turmoil in the oil producing country which is struggling to restore order three years after the fall of strongman Muammar Gaddafi. REUTERS/Esam Omran Al-Fetori (LIBYA - Tags: CIVIL UNREST POLITICS MILITARY)
美国呼吁哈夫塔尔结束对的黎波里的攻击[路透社]
白宫公布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埃及总统塞西之间关于利比亚问题的电话会谈,这代表着美国方面对利比亚局势升级所采取的最新的模糊立场。
 
在26日出台的新闻声明强调,两国领导人呼吁“结束外部势力对利比亚危机的干预”,但是埃及方面同时发表声明称,塞西强调了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的部队在“利比亚打击恐怖主义”的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曾在卡扎菲统治时期为美国驻的黎波里大使馆工作的美国前任大使戴维·马克向半岛网记者解释称,美国的官方立场,是承认由法耶兹·萨拉吉领导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并支持联合国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而在利比亚各方之间进行调解的努力。
 
马克指出,“特朗普政府正在接触包括哈夫塔尔在内的不同利比亚势力,以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美国众议院4名议员在今年10月底提交了第4644号利比亚稳定法案,旨在明确美国对利比亚的政策是支持通过外交方式解决冲突,并支持利比亚人民。
 
双重担忧
 
美国采取了不受欢迎的态度,使得利比亚冲突双方诉诸外部势力,要求在战争中获取支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尔塔戈斯表示了美国“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从土耳其处寻求军事支持的担忧”。
 
undefined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6日指出,土耳其议会将在明年一月对向利比亚派遣部队的法案进行投票。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向路透社记者表示,美国“非常担心利比亚冲突的加剧,有报道称,哈夫塔尔部队在实地得到了俄罗斯雇佣军的支持”。
 
不同的报道指出,来自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军在利比亚境内的人数出现了增长。
 
华盛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表示,“俄罗斯在利比亚西部不断增多的军事活动,已经成为美国各界最主要的担忧之一”。
 
部分专家认为,美国高级官员上个月与哈夫塔尔举行的会晤,可以证明美国对“俄罗斯利用冲突并牺牲利比亚人民”的担忧不断增多。
 
美国呼吁哈夫塔尔结束对的黎波里的攻击,认为这将促进美国与利比亚之间的更多合作。
 
向盟友施压的犹豫态度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最近对利比亚冲突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担心利比亚境内的“恐怖主义”集团会因利比亚各派系之间的政治和军事分歧而找到得以滋生的环境。这项研究认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将符合美国在利比亚的利益,而这与美国的地区盟友们的看法正好相反。
 
undefined

前大使马克认为,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没有能力这一问题施加压力。马克向半岛网记者表示,“美国并没有对埃及、土耳其、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等地区盟友施加巨大压力,以迫使其停止对利比亚问题及局势的军事干预。”

 
马克排除了美国军事干预利比亚局势的可能性,“即使俄罗斯正式干涉利比亚内部冲突”,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担心对任何外国冲突实施军事干预。马克还指出,“在叙利亚或乌克兰的问题上,我们有过这样犹豫的先例”。
 
马克认为,迄今为止,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遭遇了外交失败,它不仅未能利用其广泛的影响力来控制这场冲突,反而在当地留下了空白,让俄罗斯、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得以填补。”
 
马克还认为,特朗普希望声称自己与前任的小布什总统与奥巴马总统不同,因为他已经成功地“将美国部队撤离了对美国国家安全并不重要的军事冲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