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止痛药还是真正的诺言?塞西的改革能否在埃及实现?

是止痛药还是真正的诺言?塞西的改革能否在埃及实现?
塞西近期面临着大规模的民众抗议(路透社)
是止痛药还是真正的诺言?塞西的改革能否在埃及实现?
作者 : 联合作者:穆罕默德·赛义夫-丁与艾哈迈德·候赛因
字体大小
一夜之间,埃及总统塞西的部分支持者突然变成了反对者,并开始呼吁总统进行政治与新闻改革,并畅开言路。

在埃及所经历的镇压状态之下,在涉及所有运动派别与思想浪潮的逮捕行动之下,塞西政权及其支持者——特别是那些支持他在2013年夏天对已故总统穆尔西发动政变的人们——所产生的这种转变,推动部分人对这些改革的可行性提出了质疑。

塞西政权的支持者表示,总统议程上过去就已存在政治改革的事项,但是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国家迫切需要的是进行经济改革。

另一方面,反对者们认为,在当前讨论政治改革的问题,只是为了缓解自9月20日以来民众在街头爆发的要求塞西下台的愤怒示威,而且这场示威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展。

承诺与保证

随着抗议浪潮的升级,亲近塞西政权的人们要求进行政治和社会改革以缓解街头紧张局势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与塞西关系密切的作家亚西尔·里兹克在他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有信号显示,预期的政治改革即将进行。

里兹克还补充道,他几乎在可见的未来看到了一项大的举措,“或许是总统提出的一项倡议,或许是一个项目,又或许是一项愿景”,以推动政治改革向前迈出一大步。

此外,亲近塞西政权的议员穆斯塔法·巴克里也呼吁总统与人民进行民族和解,他还警告称,最近发生的群众运动,可能会导致2011年1月25日革命的场景再现。他还在议会会议上呼吁塞西倾听人民的问题。

在同一场会议上,埃及议长阿里·阿卜杜勒-阿尔宣布,即将进行政治、经济与新闻方面的改革,但却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

另一方面,拥有议会多数席位的国家未来党秘书长胡萨姆·霍利强调,在下一阶段进行政治、政党与新闻改革的必要性已经迫在眉睫,此次改革的时机也恰到好处,他还在新闻声明中指出,埃及在过去经历了一个敏感期,而经济改革是国家的当务之急。

当前媒体上也有部分报道称,议会选举和地方选举将加速举行,或是进行涉及12名部长的政府改组,其中大多数来自负责供应、卫生、教育、社会团结及地方发展的服务部门,此外,还将替换部分省长。

缓解紧张局势

国际政治和战略研究所所长马姆杜哈·穆尼尔博士认为,有关进行政治或经济改革的承诺,只是为了缓解当前的紧张局势,因为在承包商穆罕默德·阿里出面揭露政权内部的腐败并号召推翻塞西总统及其政权之后,这种紧张局势不断上升。

马姆杜哈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这种政治和新闻改革是一场“令人绝望的”挣扎,他指出,现政权在政治和经济的层面上已经破产,除了大棒与镇压之外,没有任何能够提供给国民的东西。

另一方面,研究员奥马尔·法耶德认为,进行带有经济性质的改革,是为了消除攻击该政权的部分理由。

法耶德表示,“出现的这些进展已经正式使塞西的统治进入了尾声,但是进一步的发展将取决于政治反对派力量能否提出替代方案并开启未来的进程,或者能够建立与国内各方沟通的渠道。”

最高新闻委员会前副秘书长库特卜·阿拉比认为,塞西政权不可能在未来的时期内,为开放新闻领域而进行任何切实的改革。

阿拉比向半岛网记者表示,“现政权很难在新闻自由的背景下存活”,他还指出,塞西曾经出言暗示,他希望像已故总统纳赛尔统治时期那样,实现媒体的统一发声。

以里兹克为首的亲近塞西政权的新闻人士谈及实现媒体开放的要求与承诺,对此,阿拉比作出了上述的评论。

此外,巴克里也呼吁与新闻媒体实现和解,“应当停止在背后对任何发表自身意见的人发动战争,这并不是我们为之奋斗的埃及,而那些幕后的主使也终将受到制裁。”

规划路线图

部分活跃人士、政治人士与新闻记者也参与了对埃及政治改革的讨论热潮,虽然他们相信,这只是现政权为回避街头日益上涨的民众愤怒而作出的承诺,但是部分人士仍然向现政权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并提出了具有可行性的执行计划。

新闻作家安瓦尔·哈瓦里表示,如果不取消3月份通过的宪法修正案,那么这场改革就没有任何意义。这项宪法修正案延长了塞西的总统任期,并将军队置于国家之上,干预司法机构的独立性。

哈瓦里在社交网站上补充道,如果有可能摆脱当前的危机,那么我们必须敢于采取这项措施,即废除宪法修正案,然后宣布尊重并严格遵守宪法,然后组建新一届的议会与政府,然后再根据原有宪法规定,在2022年按时举行总统选举。

除了哈瓦里提到的这些问题,舒拉理事会人权委员会前负责人阿扎丁·库米还指出,政治改革进程还要求废除以禁止游行示威为首的所有“臭名昭著”的法律,此外还有强化军事领导人地位等法律规定。

这任前任议员向半岛网记者表示,政治改革的想法将仍然是一场空谈,不会实现任何的好处,只是为了给那些走上街头要求塞西下台的示威者一个交待。

新闻记者穆罕默德·杰里希还提出了10种解决方案,他强调称,“所有的止痛药都会麻痹人们的思想,因为问题会更加严重,而寻求治疗方法以及为此游说之人,则证明那些号令这个国家的人也对此产生了罪恶感。”

记者协会委员穆罕默德·萨阿德强调,在释放被关押的政治人士之前,政治改革无从谈起,他还在社交网站上指出,“如果不能只兑现这个要求的话,那么这种改革不过是用来美化现政权的形象、纾解当前愤怒的空谈。”

据一项人权调查显示,因9月20日要求塞西下台的示威事件而被逮捕入狱的人数已经超过了3000人,此外,自2013年前总统穆尔西被推翻以来,已有6万人处于监禁之下。

改变不是改革

在谈到近期事件造成被捕人数不断增多时,政治和安全事务研究员艾哈迈德·穆拉纳认为,这证明群众的不满情绪已经达到了危险的程度。

穆拉纳向半岛网记者强调,一月革命爆发时的所有动机当前都仍然存在,甚至更为强烈,政权不再具有任何合法性,只是通过镇压来维持政权,因此,群众运动的再次爆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政治研究员希沙姆·贾法尔认为,9月事件向所有各方发送了深刻的信号,他还强调,现政权处于极大的困境中,“其未来取决于理解9月事件所传达的信号,以及回应这种信号的能力”。

贾法尔在社交网站上表示,革命引发的改变与改革问题仍在讨论中,来自地区、国际及当地各方的不懈努力都没能成功消除这些问题。

愤怒的圈子

另一方面,政治活跃人士、研究员奥马尔·法耶德强调,近期的事件为媒体、实地及政治方面开展反对塞西的工作制造了条件,他预计,这种情况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的时间内将会进一步升级。

法耶德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这可能会受到对政权感到愤怒的人士的支持与拥护。

但是他预计,严密的安全管控将会成为街头运动的阻碍,“但是安全机构并不总是能够遏制希望变革的浪潮,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会精疲力竭。”

法耶德建议这些愤怒者们,要推翻现任总统的政权,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与耐心,还需要更好的指挥与组织。法耶德指出,“塞西未曾料想,在过去几周内所失去的一切会如此之快,而且无法修复,这也是引起政权担忧的一个重要原因。”

社会主义革命者运动认为,9月发生的事件并不能说明现政权即将崩溃,但它至少是一个迹象,说明公众的愤怒的程度发生了质变。

但是,该运动也承认,这种质变不会在一夜之间转化为大众革命,但是,它肯定会在居民区、学校及工作场所转变成数千场的小规模抗议,而这正好可以用来重建大众对军事独裁统治的反对。
文章来源 : 社交网站,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