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巴西:军人当政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夹击

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
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
当我2008年从医学院毕业后,我成为了巴西军队里的一名军医,并在亚马逊丛林中服役。在此期间,我经历了一些对我的人生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深刻体验,直至今天,这些经历仍造就了我的很多看法与印象,例如,我对军事机构、军事体制以及军队领导人的思考方式的深深厌恶,尽管今年36岁的我至今仍然是军队中的一名预备役军医,而且在45岁之前,我仍可能再次应征服役。
 
现在,我写下了这些文字,因为我正从电视上看到新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从前任总统手中接过统治权。我在2008年军队服役期间,我曾见过当时的两位领导人:我所服役的部队长官莫朗将军,而今天他已成为巴西的副总统;另外一位则是伊利诺将军,当我服役期间,他是亚马逊军区司令,而他将担任新政府内的一名部长。这两名军官的表现当时并没有赢得我这位下属的尊重与钦佩。而今天,我看到二者登上了巴西的权力顶峰。
 
在这场权力交接仪式上,最重要的参与者当属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总理内塔尼亚胡。博索纳罗甚至宣布计划将巴西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在过去的几天里,博索纳罗满是恭维地接待了内塔尼亚胡。从一些图片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博索纳罗正在向内塔尼亚胡敬军礼。同样,还可以看到这两位男士进入了巴西境内的一个犹太会堂,内塔尼亚胡首先独自进入该会堂,而博索纳罗紧随其后,这幅画面带有大量的信息,告诉我们谁才是引领者,谁才是追随者。
 
新当政的右翼联盟,从内部而言,是军队与司法系统的联合,而从外部而言,则又与犹太复国主义与特朗普主义深深结合,这种联盟推翻了劳工党的统治,并监禁了巴西前总统卢拉,对这一案件的审判,将巴西司法系统的缺陷摆在眼前,巴西司法系统的政治化使之完全处于被质疑、失去诚信与中立的放大镜之下。传统媒体以及社交媒体,都是右翼联盟赖以利用的最佳工具,以实现打击劳工党及其盟友,并有利于右翼联盟的结果。
 
内部势力在外部力量的支持下所领导的反对劳工党的恶性竞选活动,使劳工党最终沦为受害者。从国内而言,劳工党通过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的政策,提高了劳动人民阶级的生活水平,并向数百万穷人、失业人口提供工资补助,这是巴西前所未见的政策,然而,这种政策却引起了中产阶级与富人阶级的愤怒,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看到穷人改善生活状况或提高他们的收入。
 
从国外而言,前总统卢拉在发展中国家内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并在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及亚洲国家之间搭起了合作与沟通的桥梁,卢拉致力于维护巴西的政治决策免受美国的影响。

而在国际层面上,他所采取的所有政策,都基于一个明显的事实——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明确支持,并坚决谴责犹太复国主义者针对阿拉伯人的袭击和侵犯行为。

 
这些对外政策自然引起了美国与犹太复国主义针对卢拉及劳工党的愤怒,所以,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们竭力促成了针对作为卢拉接班人的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政变阴谋,从而为更大的阴谋铺平了道路——将卢拉投进监狱,从而阻断了他再次成为巴西共和国总统的道路,实际上,如果司法系统没有被迫参与政治进程的话,这很有可能会发生。
 
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军人统治之后,巴西再次回归军人统治。在实施军事独裁的政变之后,军队领导人再次获得了巴西的统治之位。

这一次,他们得到了媒体的巨大支持,在实施了一系列的政治与司法颠覆行动之后,最终以投票箱为他们铺好了重返权力顶峰的道路。新上任的巴西统治者,坚持民粹主义,承诺要打击腐败、复兴经济,并为失业者创造就业机会。

 
但是,我感到很难相信他们的讲话,正因为2008年我在亚马逊军营中作为军医而服役期间,我亲眼看到的一切。

莫朗将军与伊利诺将军,曾给军营内的士兵和军官食用过期的食品(我在亚马逊丛林中也被迫吃过),二者还与承包公司勾结,掌控军营建筑改革项目的招标工作,二者甚至放弃了遥远地区的军事医疗设备,这些地区被剥夺了基本的药品与医疗设施。

 
此外,还存在大量的腐败案件,包括延迟支付低级军官的医疗、护理费用,并从这笔资金中通过私人投资获取收益(我与我的同事们都曾是受害者)。

我在亚马逊为巴西部队服役期间,亲眼目睹了这些所有的事件。所以,这些腐败的高级军官们,本身就在不断地进行腐败,他们又凭何声称将打击腐败呢?

 
新任巴西政府中犹太复国主义的另一面,体现在新建的犹太会堂上。在最近几十年来,犹太会堂 在巴西野火般地蔓延。今天,在这个最大的拉美国家内,犹太会堂已经成为了一股不容小觑的政治、社会、经济与传媒力量。这些会堂宣布,其信条的核心是——从宗教与政治上完全忠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这些会堂在帮助博索纳罗走向共和国总统之位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这些犹太会堂在宗教仪式中采用了犹太的象征标志,如大卫之星等,而会堂的命名则使用了著名的犹太复国主义人物的名字,例如,圣保罗最大的犹太会堂被命名为“所罗门会堂”。这些会堂的神职人员通过洗脑,收割穷苦大众的钱财,他们带领所有的信众,就像在草原和田野上放牧一样。
 
可以说,今天的巴西,正处于军人当政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夹击之中。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