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近东救济工程处策略—特朗普试图清除巴勒斯坦人民

上周,以色列的主要盟友—美国政府宣布,确定近东救济工程处为“有缺陷的”,它正停止向该组织提供资金 [路透社]
上周,以色列的主要盟友—美国政府宣布,确定近东救济工程处为“有缺陷的”,它正停止向该组织提供资金 [路透社]
特朗普总统似乎喜欢在人类身上做实验。
 
首先是将幼儿与父母分开。 2018年5月,特朗普命令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将所有越境的成年人送到联邦监狱等待审判,同时将他们的子女转移到寄养或拘留中心。大多数儿童都被关起来,有些甚至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迫服用精神药物。
 
假设痛苦会改变人类的行为,这种手段使多个儿童及其父母受到创伤,以阻止其他人—甚至那些逃离危及生命的冲突地区的人—试图进入美国。道德观点——即使包括残忍和不人道的政策,这种手段最终也会证明是正当的。
 
现在是特朗普的最新实验,这次是教育,医疗和饥荒。这项试验采用扭曲的言论,作为其开创性的巴以和平计划的部分。
 
其想法是削减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所有资金,这些资金在过去70年来为加沙地带,被占领西岸,黎巴嫩,叙利亚以及约旦的500多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生援助。
 
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发言人详细说明了这些行动的后果:“不要误会,”他说,“这一决定可能对近东救济工程处里人们的生活造成破坏性影响,比如正在接受日常教育的52.6万名儿童;在诊所接受医疗护理的3.5百万病人;接受我们粮食援助的170万人,以及数万名来到我们这里的弱势妇女,儿童和残疾难民。”
 
实际上,如果其他国家未能覆盖资金缺口,特朗普的决定将对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生活产生破坏性影响。
 
这个实验似乎有两个不同的—或许相关的 —目标。
 
首先,特朗普显然希望看到,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中,是否可以将破坏和反人道主义干预政策用作建立和平的手段。
 
这是《奥斯陆协议》的倒置,根据该协议,欧盟和其他国际参与者每年在巴勒斯坦国家建设项目上花费数亿美元。尽管奥斯陆的目标可能从来不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但巴勒斯坦人的生活仍被认为具有一定的价值。
 
事实证明,通报1993年和平协定原本是将一些机构和政策—例如教育,医疗保健和粮食安全—的控制权移交给巴勒斯坦人,以使以色列免于管理其殖民人口日常生活的责任。而且,虽然以色列放弃了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责任,但它继续保留对其大部分土地的控制权。
 
相比之下,特朗普目前的想法是摧毁管理其人口的现代国家制度,同时将居民带到社会死亡的边缘,来强迫“和平进程”的推进。
 
因此,特朗普削减近东救济工程处资金的同时,他也决定削减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援助,这绝非巧合。这个战略很简单:巴勒斯坦人必须首先需要被逼至生活边缘,这样才能迫使他们接受特朗普总统打算提供给他们的“合理协议”。
 
该实验的第二个目标是消灭巴勒斯坦难民。
 
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成立是为了协助以色列建国后的70万巴勒斯坦难民。这些巴勒斯坦人是逃离,还是被强行驱逐,这可能是一个争论点,但不存在任何争论的是,战争结束后,以色列拒绝允许巴勒斯坦人返回家园,从而违反了联合国第194号决议第11条。以色列就此制造难民问题。
 
今天,这些难民的后裔人数超过五百万,人们总是认为,他们的身份将通过建立巴勒斯坦国来解决。但建立巴勒斯坦国在特朗普“和平协议”中极不可行,所以该战略现在正竭力从历史和当代记录中抹去绝大多数的巴勒斯坦难民。
 
特朗普附和内塔尼亚胡 所谓“虚构”巴勒斯坦难民人数的指控,即难民通过返回权来威胁以色列国。特朗普目前声称,只有在1948年战争之前出生,并实际居住在巴勒斯坦的人— 现在超过70岁 —才可以被视为难民,他们的后代不可以。
 
这里的逻辑也是清楚的。如果停止向援助机构提供资金,而这些机构为数百万难民提供食物,那么他们将不再被视为难民,从而为以色列以自身条款达成协议铺平了道路。换句话说,美国停止资金只是试图加强特朗普错乱的后现实:在这种情况下,难民不是难民。
 
虽然,在特朗普的商业世界中,一代人之后,可以废除财产权这一概念似乎是一种诅咒,但实际上,恶意攻击受压迫者却完全符合他的手法。他的世界观可能在其盟友内塔尼亚胡最近发布的推文中得到了最好的表达:
“弱小的会崩溃,会被屠杀,并从历史中消失,而强者,无论是好还是坏都得以生存。强者得到尊重,得到结盟,最终,强者崇尚和平相处。”

从柬埔寨到中国,一直到欧洲,20世纪人类的历史中,这些实验都产生了可怕的后果。可悲的是,特朗普并未从历史中学习。他正在努力将其新实验粉饰为追求和平协议,但正如吉迪恩·列维(Gideon Levy)最近在《国土报》上所写的那样,这实际上是致巴勒斯坦人民的战争宣言。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