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凭借单边主义, 只能走那么远

2018年6月12日,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峰会后,登上空军一号。[路透]
2018年6月12日,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峰会后,登上空军一号。[路透]
南半球的独裁领导人,如卡扎菲,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得意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
 
在其大会演讲的第一行中,他成功让一群外交官和世界领导人嘲笑他的傲慢主张,即他的政府在美国历史上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任何其他政府。这反映了美国领导层“享受”前所未有的低地位。
 
尽管特朗普的演讲在大会遭到嘲讽,但他阐述的世界观仍令人不安。特朗普谈到将单边主义,军国主义和追求自身利益置于国际合作,一体化和贸易之上的未来。他所暗示的—基本上是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全球自由主义秩序的终结。
 
特朗普政府已打击了各种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它已退出气候变化协议,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破坏了国际刑事法院(ICC)并削减了为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的资金。
 
它与传统盟友加拿大和欧盟的关系紧张,并与中国爆发贸易战。它已取消与伊朗达成的伊核协议(JCPOA),更将巴以和谈抛诸脑后。在叙利亚和也门,它一直不愿意在推动任何可行的冲突解决方案上发挥作用。
 
如果特朗普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前进,那么美国和国际体系都会受到影响。与传统盟友关系的断裂增加了美国的孤立,破坏了其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特朗普在担任总统一年半之后,在联合国演讲中,很难找到自己的朋友。他能想到的只有四个:印度,以色列,波兰和沙特。
 
更重要的是,他的单方面决定,包括贸易战和过度制裁,危及了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首要地位。世界各国越来越相信,他们应更少依赖,甚至更少融入,美国金融体系,这最终会削弱美元。我们已看到了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初步步伐,最明显的是,美国对伊朗和土耳其的制裁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
 
9月25日,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公布了一项计划,即设立一个新的金融实体,帮助那些寻求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逃避美国制裁。一天后,她在纽约的商业活动上发言时说:“美元不是全球唯一的货币—我们拥有欧元,其他方则拥有自己的货币。”
 
欧盟的新金融工具只对在美国银行系统之外运营的企业有用,但它彰显出全球放弃美元作为贸易汇率货币的趋势。
 
此外,当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挑战多边主义原则和国际法律秩序时,要说服流氓国家不要效仿就更难了。
 
例如,特朗普选择与朝鲜进行双边谈判,以阻止国际机构和区域行动者。他还鼓励其他国家以同样的方式采取行动,欢迎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就叙利亚的索契协议,该协议既没有经过谈判也没有得到联合国的认可。
 
这种国际外交方式增加了计算错误的风险,让人联想到布什政府9·11后的心态,即单方面使用武力和胁迫是实现美国目标的一种方法—比外交更好。
 
除了概述美国外交和经济政策中无限制的单边主义的愿景之外,特朗普还无意中表现出自己对这种战略潜在影响的担忧。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讲话中,他继续指责中国干涉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这一说法尚未得到美国情报界的证实。
 
然而,这些说法表明,特朗普可能担心爱荷华州及其他地区的美国农民因他开始的贸易战而失去中国市场,这些人可能会在11月投票反对他及其共和党。
 
虽然前美国盟友已建立机制以规避对付特朗普的必要性,但他们或联合国等国际机构都不可能与他对抗。最终,要由美国选民来限制特朗普的单边冒险主义。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