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的政治进程与机制

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的政治进程与机制
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的政治进程与机制
科威特埃米尔于7月7日对中国进行了为期3天的访问,这为很多人敲响了警钟,因为他们对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特别是海湾地区——的行动并不十分了解。

科威特埃米尔宣称,此次访问旨在巩固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因为科威特是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第一个海湾国家,科威特也是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与中国签署互谅备忘录的第一个国家,这使得科威特成为海湾北部地区的经济和贸易中心、经济走廊,以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至今形成的六个经济走廊。

科威特埃米尔在访问期间谈及了一个大型项目,即与中国合作共同建立一座丝绸城,这座城市面积达科威特国总面积的10%,该项目旨在将科威特的经济由对石油的依赖转变成多元化的服务型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事态发展并不是新的举动,科威特埃米尔的访问对此进行了阐释,或许中阿关系在过去几年内已经取得了更大的成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于2016年1月对埃及和中东地区进行了访问。

访问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罗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发表重要演讲,宣布推进中阿政治战略对话,并宣布中国与八个阿拉伯国家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以及中国与五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签署合作备忘录,旨在丝绸之路框架下开展合作项目。

目前,中国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航班数量达到约每天100个航班,双方的贸易额超过2000亿美元。

多年来,中国一直致力于扩大与阿拉伯地区——特别是海湾地区——的合作,并建立了“中阿合作论坛”,多个阿拉伯国家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这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主要杠杆。

同时,海湾国家就海上丝绸之路召开了多次会议,会议重点此后发展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该举动的基本思想是通过亚洲大陆与海湾地区的联系来加强海陆空道路及通信系统的联系。

因此,中国预期将在阿拉伯地区港口、铁路、公路、通信等领域进行巨额投资——投资额或许达数千亿美元,与此同时,当地法律将鼓励中国加大在中东地区的投资及贸易往来。

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深表担忧,美国认为,中国经济崛起将引发战略的崛起和军事的扩张,这将在未来威胁美国的世界主权,因此,我们可以将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打响的中美贸易战,看作是美国试图阻止中国的崛起。

美国和中国爆发危机的首要原因是,美国试图阻碍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该计划将在智能和清洁行业对美国和西欧造成巨大竞争。

该计划主要以生产和研发高新技术产品为基础,包括美国和欧洲领先于其他工业国家的技术产品,下面我们谈及与先进技术相关的十个领域,即:

1,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2, 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

3, 航空航天装备;
4, 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
5, 先进轨道交通装备;
6, 节能与新能源汽车;
7, 电力装备;
8, 农业机械装备;
9, 新材料;
10, 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美国人和欧洲人抱怨称,中国试图以一种不可接受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其中包括通过购买或参与网络间谍领域的西方公司来实施网络间谍活动,以及迫使在中国经营的西方公司进行先进技术的分享。

美国人和欧洲人还表示称,这些行业的生产常常需要整个地区或多个国家共同合作来完成,每个国家生产一部分,最终整合形成所需的产品,而中国如今推出的所谓“绿皮书”项目,旨在这些产品70%的生产到2025年为止实现在中国境内完成。

这将意味着破坏西方国家对产品的整合能力,或将意味着阻碍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进入中国,因为中国产品的许可证要求在同一地点生产。

中美贸易战主要源于上述原因,中国感觉到美国想要阻碍自己进步,所以中国全力以赴克服这一困难,中国不仅扩大了在海湾国家和阿拉伯地区的合作,而且正试图扩大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合作,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近几个月来对拉丁美洲进行了访问。

中国的重点是进驻海湾地区及整个阿拉伯地区,虽然该地区动荡不安,但实现原则也非常简单,即无论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和执政规则如何,只要该地区稳定就可进驻,因此,中国致力于对实现阿拉伯地区稳定的所有境况进行支持,旨在实现自己的项目计划。

例如,中国因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动荡损失了超过20亿美元,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政权的改变使中国损失了绝大多数项目。

如果中国继续保持害羞政策,那么就会发生变化,推特上的推文表示,“事态越发展,中国利益就会越多,中国与美国的对抗关系就会越明显,我们就会发现中国在创造适合自己项目计划发展环境问题上越具主动权。”

很多人提出质疑:中国会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平行势力吗?鉴于目前的现实,这很难在近期实现,美国——将中东地区看作是自己的独家势力范围——并不是孤军奋战,整个西方世界都站在美国一侧。

究其原因,在美国人和欧洲人看来,中国计划——特别是“一带一路”及之前提及 “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将文明焦点从西方转向东方,从美国和欧洲的西方国家转向亚洲大陆,特别是转向中国。

因此,冲突是西方人的冲突,西方国家以一种难以克服的方式存在于阿拉伯地区——特别是海湾地区,即使中国表现出他们的强大和进步——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但中国在该地区没有真正的地区盟友,因为西方国家在数百年来通过各种手段(特别是软实力手段)掌控了阿拉伯地区和海湾地区的执政精英。

此外,由于西方国家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以及他们应对该地区的经验, 这使得该地区国家将重心从美国转移到中国将在各个层面付出昂贵的代价,这可能会导致这些国家政府内部出现政变——无论是军事政变还是法律政变。

总而言之,一些阿拉伯国家厌倦了单极政治,想要寻找诸如中国这样的替代力量,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也不会迅速发生变化,因此,中国及其厌倦单极政治的国家必须经历漫长的等待,直到北京有能力成为美国在阿拉伯地区的客观竞争者为止。

最有可能的是,我们将看到中国逐渐增加在中东地区的存在,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之内, 中国绝不可能成为美国和西方利益的直接威胁。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