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梅·斯卡夫,叙利亚革命的标志性人物

在2018年4月的会议期间,丽娜·穆罕默德为斯卡夫和哈桑拍摄的照片 [由巴杜尔·哈桑提供]
在2018年4月的会议期间,丽娜·穆罕默德为斯卡夫和哈桑拍摄的照片 [由巴杜尔·哈桑提供]
“当叙利亚革命开始时,我变得像个新生儿,迈出了第一步,重新发现自己并重新发现了自己的国家,”叙利亚女演员梅•斯卡夫(May Scaff)在巴黎见面时告诉我。 “就像所有走上街头的叙利亚人一样,我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可能从未想过她会在叙利亚以外的国家或在她的家乡大马士革以外的城市呼吸她的想法。在起义之后,几乎没有什么能比她在国外死去的想法更让她害怕了。
 
虽然她在法国首都居住了三年,但对她而言,巴黎是一个暂时的流亡之地。

“如果我们可以回到叙利亚或政权倒台,不要这样说” ,她恳求她的朋友。

“说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回到叙利亚,政权在这个时刻倒台。必须这样。”

 
如果这一刻确实到来,梅将无法在那里见证它。梅,一位女演员,一位革命家和一位单身母亲,于7月23日去世,享年49岁。巴黎,而不是大马士
革,将成为她最后的安息之地。拘留,死亡威胁,与母亲和姐妹的分离以及永久的流亡是她为说出真相权力所付出的代价。
 
在她的大多数同事支持叙利亚政权维持其特权,或保持沉默以避免国家报复的时候,梅选择不妥协她的信仰。
 
在起义一个多月后,她是请愿书的签署者之一,呼吁叙利亚政府取消对德拉的围困并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进入该市。 德拉被叙利亚安全部队封锁,其居民受到集体惩罚,因为反政府的抗议活动继续加强。
 
签署声明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被标记在叙利亚国家电视台上,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叙利亚著名导演兼现任议员安佐尔(Najdat Anzour)要求驱逐叙签字者。 22家制片公司宣布抵制签署请愿书的艺术家,指责他们“与恐怖分子同行”,并“冒犯了叙利亚人民和领导人”。
 
梅继续自自己的激进主义,而不是屈服于威胁和诽谤。她参加了大马士革及其乡村的众多抗议活动,并以极大的勇气支持被拘留者和和平抗议者。
 
2011年7月,她因大马士革附近的一次抗议活动被捕后,霍姆斯和东古塔的示威者高呼她的名字。她的激进主义,参与人道主义工作,以及她在一个长期受到恐惧和恐吓主义支配的国家中直言不讳地反对暴政,使她不断成为迫害的目标。
 
2012年的第二次逮捕迫使她第一次认真考虑离开叙利亚。 “我是一个懦夫,”她在拍摄一部短片之前说道,然后她再次向大马士革致敬。梅不怕死,但她害怕再次被捕。她深感担忧的是,她的立场最终将使她的母亲和她的独生子处于危险之中。
 
由于违反叙利亚安全部队的旅行禁令,梅在2013年逃离大马士革,到达约旦首都安曼,她和她的儿子一直在那待到2015年。
 
从全职艺术家到完全致力于一个事业的活动家,这样的转变对于梅来说并不容易,但她经常会强调她的牺牲与其他叙利亚人相形见绌。
 
“我经常被告知,对我来说,这会更好,而我的家人却闭嘴并保持中立,”梅在2014年12月在约旦会面时告诉我。“我的职业生涯很好,收入不错。但是对我来说,加入人们对正义,自由和尊严的要求不是一种选择。这是一种责任。“
 
当梅回忆起她在叙利亚留下的朋友时,她补充说:“我认为我没有做过任何特别或英雄主义的事。你知道真正的英雄是谁吗?像巴勒斯坦难民乌姆•萨米(Umm Samih)这样的女人,曾三次被监禁,她的儿子强行失踪,她的生活被颠倒了,但她在东古塔,为国内流离失所的家庭做饭,做志愿者,帮助她的社区,等待她的儿子。叙利亚有无数的乌姆•萨米。”
 
对于那些了解梅并且在2011年之前追随她的职业生涯的人来说,她的转型并不令人惊讶。
 
梅于1969年4月13日出生于大马士革,受到叙利亚已故剧作家和先驱萨达拉•万努斯(Saadallah Wannous)的影响,她认为后者是其精神上的父亲。在青少年时期,她将巴勒斯坦事业作为自己的事业,与巴勒斯坦形成强烈的情感纽带。叙利亚起义爆发后,她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承诺更加坚定不移,因为她一再坚持抵制叙利亚政权,抵制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和戈兰高地。
 
作为大马士革大学法国文学的学生,梅表现出极大的才华和对表演的热情。她曾出演过法国文化学院剧院舞台上的各种戏剧,吸引了电影和电视导演的注意。
 
梅的突破发生在1992年,当时她在流行的叙利亚电视剧《犯罪记忆》中出演,这部剧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犯罪小说《睡眠谋杀》(Sleeping Murder)。尽管她在屏幕上出现的时间有限,但梅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具有引人注目的魅力以及扮演复杂角色的能力,让她成为了粉丝的最爱。
 
虽然梅从来不是一位多产的女演员,但由于导演经常分配给她困难的角色,她作为独特艺术家的遗产得到了巩固。她扮演一个叛逆的女人,她无视她保守的兄弟而抗议游行。她扮演了无畏的战士,尽管遭受酷刑,但拒绝承认或叛逃。她扮演单身母亲,独立抚养女儿,并对抗虐待她的丈夫。
 
很明显,梅的野心远远超出了小屏幕。 2004年,她创立了Teatro,这是一个以非正统方式教授表演艺术的空间。她试图为年轻有为的艺术家提供平台,以方便他们在叙利亚高等戏剧艺术学院的严格限制之外表达自己。
 
Teatro是梅最重要的一个项目。但该项目于2011年被叙利亚安全部队关闭,以报复她的反政府立场。
 
“我梦想在巴黎复兴Teatro,为叙利亚难民创造一个充满希望和创造力的小空间,”她说。
 
在Facebook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梅写道:“我永远不会失去希望,我永远不会失去希望。因为它是伟大的叙利亚,不是阿萨德的叙利亚。”梅是希望在社交媒体和现实生活中的化身。
 
但有韧性的女性也可能很脆弱。梅是一名战士,但她也是一名承担很多负担的女性。在应对悲伤,无法估量的失落,焦虑和失败的同时,一个人如何能够经受住这么多挫折并站起来?
 
梅希望所有叙利亚人都有一个更公正,更有尊严,更人道的未来。现在可能黯淡,为了梅和她的记忆,我们应该为所有人争取更美好的明天。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