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约瑟夫·奈:网络会是最佳武器吗?

约瑟夫·奈:网络会是最佳武器吗?
约瑟夫·奈:网络会是最佳武器吗?
多年以来,美国前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Leon Panetta)等政治领导人就对“网络珍珠港”攻击的危险性发出过警告。

我们早就知道,潜在的对手们在美国的电网中安装了恶意软件,这可能导致美国电力供应的随时中断,并可能造成美国经济的混乱、秩序的破坏甚至毁灭。

 
2015年12月,俄罗斯在对乌克兰的混合战中就曾发动这一类型的袭击。尽管只持续了几个小时,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早在2008年,俄罗斯就曾利用网络攻击,破坏了格鲁吉亚政府抵御俄罗斯军队的能力。
 
然而迄今为止,网络武器似乎更有利于发出信号或制造混乱,而不是进行物质上的破坏,因此,它更像是一种辅助型的武器,而非取得胜利的终极手段。
 
每年都有数百万入侵他国网络的事件发生,但是只有近6个国家遭受了巨大的物质损失(与经济、政治损失相较而言)。正如罗伯特·施密德尔、迈克尔·苏迈耶与本·布坎南所说那样,“从来没有人因网络战的力量而死”。
 
美国所坚持的原则是,在坚持国际法关于网络冲突管控的规定的基础上(包括行使自卫权),对以任何武器发起的任何网络袭击,都将作出与其造成的现实损害相对应的回击。然而电流从未停滞,也许正是这种威慑态度所起到的结果。
 
另一方面,我们可能找错了地方,网络冲突中真正的危险不在于巨大的物质损失,而在于尚未达到常规战争水平的敌对灰色地带的冲突。
 
2013年,俄罗斯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描述了一种所谓的混合作战理论,即将常规武器、经济胁迫、信息操作与网络攻击相结合的全新战争形式。
 
冷战期间,利用信息来迷惑和瓦解敌人的手段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是,新的问题不在于使用这种基本模式,而是在于传播误导信息的高速度与低成本上。
 
电子信息具有更快、更便宜也更安全的特性,而且与传统的间谍携带装有资金与秘密的包裹入境的方式相比,电子信息的方式也更能容易逃避责任。
 
如果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俄罗斯正陷入与美国的斗争之中,但是,出于对爆发核战争的担忧而不敢使用高水平、大规模的武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网络或许就是最佳武器。
 
《纽约时报》记者大卫·桑格(David Sanger)近期出版了一本非常重要的新书,正是以此为题。他认为,网络攻击除了被用来破坏美国的银行、数据库和电网之外,还可以用来切断那些维系美国民主本身的民间线路。
 
俄罗斯通过网络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行为就是一种创新。俄罗斯情报机构不权入侵了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系统,并通过“维基解密”网站等渠道来散布消息影响美国的新闻界,此外,还利用美国的社交平台来散播虚假消息,煽动对立的美国群体。
 
黑客行为是非法的,但是利用社交平台传播恐慌则另当别论。俄罗斯在信息战中的创新与卓越之处就在于,将现有科技与可否认性的攻击手段结合在一起,以形成一种更为隐蔽的攻击手段。
 
2016年9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时,美国情报机构曾就俄罗斯的手段及普京在这种负面影响中的作用向奥巴马发出警告。
 
但是,奥巴马不愿意公开提及俄罗斯,或采取强硬的应对措施,唯恐俄罗斯会通过攻击选举机制或篡改投票结果的方式而使美俄网络战进一步升级,从而影响希拉里·克林顿的胜算。
 
在选举结束后,奥巴马公开宣布驱逐俄罗斯间谍,并关闭了部分对俄的外交设施,但是,美国的回应却削弱了其威慑的影响。

此外,由于特朗普把这一问题视为对其胜利合法性的政治挑战,他的政府至今也未能采取任何有力措施予以回击。

 
要对付这种新型的攻击武器,我们需要制定一项特殊的战略,组织一套包括所有美国政府机构在内的泛国家快速反应机制,并强调更为有效的威慑措施。
 
可以通过设计电子报复手段来实施惩罚措施,同样可以通过实行更强力的个人和经济手段而在各个领域实施制裁。我们还需要通过受攻击后产生的威慑作用,而使攻击者得不偿失。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使美国成为更强大、更具韧性的国家,包括对在地方及州内工作的情报官员进行培训,并使用纸质记录作为电子投票系统的备份资料。
 
以及鼓励相关各方积极宣传,改善基本的美国网络生态,例如对网络加密和双向认证的应用,并与科技公司进行合作,运用社交媒体机器人等人工智能手段,此外,还要确定美国政治类广宣材料的来源(例如美国电视节目上出现的材料)。
 
同样,还要禁止外国政治广告的介入,加强机构独立审核能力,并提高美国公众的媒体素养。
 
上述这些措施的应用,曾成功地限制了俄罗斯对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的干预。
 
外交也可能在其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即使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期间曾是意识形态上的死敌,他们也可以通过谈判而达成协议。
 
鉴于俄罗斯政治体制的专制色彩,俄罗斯承诺不干预大选的协议并没有任何意义。尽管如此,或许仍然可以制定相应的规则,以限制信息攻击的强度与频率。
 
冷战期间,双方都没有杀死对方的间谍,而《美苏防止海上事故协定》中的条款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苏联密切监视美国海军的程度。
 
而在如今的国际环境下,此类协议似乎不太可能达成,但它们在未来确实值得探讨。
 
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用事实向大家证明,网络攻击及操纵社交媒体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只要这样,网络才不会成为低于常规武装冲突水平的完美战争武器。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