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当特朗普拉近普京时,他与金正恩的协议崩溃了

2018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的首脑会议 [Anthony Wallace / Pool via 路透]
2018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的首脑会议 [Anthony Wallace / Pool via 路透]
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坐下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会谈,他似乎没有多少表现出一个半月以来的国际高层会议和外交努力。
 
美国总统以其自称的“交易艺术”的敏锐性为借口,通过疏远盟友,直接向敌人伸出援手,来颠覆国际体系。
 
在短短几周内,特朗普设法激怒美国在欧洲和北美的盟友,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弱势”,将欧盟视为“敌人”,并对美英贸易协议置疑。
 
与此同时,他对世界各地的专制领导人表示赞赏,吹嘘自己与俄罗斯普京有“非常好的关系”,并将朝鲜的金正恩称为“非常光荣的人”。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他的“火与愤怒”外交正在发挥作用。特朗普自称与朝鲜接触方面的成功正处于失败的边缘,暴露了他强人外交的缺陷。
 
与一些盟友和主要专家的建议相反,特朗普在没有任何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与朝鲜领导人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峰会。
 
新加坡历史性会议的结果是一个通用声明,重申双方承诺结束长达数十年的朝鲜半岛冲突。
 
平壤没有对无核化作出具体承诺,但通过与美国领导层进行直接会谈,设法打破对其的孤立并提高其国际地位。
 
令包括朝鲜在内的几乎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特朗普提供了额外让步,让韩国等盟友感到震惊,让中国等竞争对手也很高兴。他提议取消与首尔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以建立对平壤的信心。
 
中国反对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欢迎特朗普的让步,同时逐步放宽对朝鲜盟友的制裁。
 
由于过早地从美国获得了重大让步,朝鲜几乎没有动力做出回应,有效地破坏了特朗普的“最大压力”战略。
 
6月下旬,有报道称,在新加坡峰会召开之前,平壤正在扩大核设施及其军火库。特朗普迅速回应了对他朝鲜外交努力结果日益增长的疑虑,称谈判“进展顺利”。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于7月初第三次访问平壤期间,使得这场战略性失败昭然若揭。这位美国外交官不仅未能从东道主那里获得任何具体承诺,反倒遭到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冷落。
 
当美国代表团提出要求,即朝鲜完全,可核查且不可逆转的无核化(CVID)问题时,金正恩大力推迟了。
 
在蓬佩奥离开后不久,没有外交细节,朝鲜政府谴责这次会议“非常令人忧心”,双方现在陷入了 “危险阶段,这可能会扰乱我们坚定的无核化意愿”。
 
朝鲜拿出惯有得蔑视,明确表示,该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核武器。
 
结果,华盛顿走入朝鲜半岛的外交死胡同。沮丧的蓬佩奥承认,“前方的道路将是艰难,具有挑战性的”,因为朝鲜的红线现在已经清楚了。
 
问题在于,如果特朗普选择回到之前的边缘政策,以“先发制人的战争”威胁朝鲜,那么美国可能会发现自己被孤立了。毕竟,特朗普将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形象从一个疯狂的恶棍转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和事佬。
 
此外,金正恩政权或反对军事干预和制裁的其主要盟友(中国和俄罗斯),这次不太可能认真对待特朗普的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国等主要美国盟国可能会与俄罗斯和中国一道,开始推动制裁放松,以争取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缓和。
 
回想起来,特朗普—金正恩峰会可能最终正式,但无意中承认,朝鲜是核大国俱乐部的最新成员。这几乎与特朗普所承诺的完全相反:即朝鲜的去核化。
 
随其讨价还价能力的下降,特朗普政府最不希望的是,除非发生重大事件,其与平壤只能进行及其有限的军备控制安排,以换取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宝贵的外交承认。
 
美国政治机构和日本等一些主要盟国是否可以接受,这还有待观察。显而易见的是,为了换取一个和金正恩拍照的机会,特朗普严重削弱了美国对平壤的战略影响力。
 
正如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写道,特朗普政府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走向重大崩溃,甚至超过预期”。
 
如果狭小且贫穷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能够操纵特朗普并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对普京这样的强人有什么期望呢?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