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伊朗人民想要什么?

布扎里写道,普通人受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影响最大。[Nazanin Tabatabaee Yazdi / 路透]
布扎里写道,普通人受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影响最大。[Nazanin Tabatabaee Yazdi / 路透]

5月中旬,200位知名知识分子将署名的一封公开信寄至欧盟外交部长费德丽卡•莫吉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呼吁挽救核协议,避免伊朗和美国之间潜在的武力升级。

这封信反映人们普遍认为,华盛顿及其侵略政策是伊朗不幸和痛苦的根源。美国总统特朗普被视为罪魁祸首。

他是,但他的政策不是造成伊朗人民痛苦的唯一原因。该国闻名的核计划在经济和政治上对普通伊朗人的生活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与其政府的说法相反,制定这样一个方案并不能反映人民的民意。相反,核计划反映了该国最高权力机构的雄心壮志,实际上,这个雄心勃勃的国家已经从其受到的制裁中受益。

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并恢复制裁,给伊朗带来了两难的局面–这是几十年来一直困扰中东所有国家的政治活动。伊朗人民置身于国内威权主义和西方帝国主义之间,两方都不在意人民的福祉。

受制裁的压迫性盗贼统治

从历史上看,对于德黑兰核项目,有许多国内的反对者和批评家曾对其声伐,但他们的声音被当局压制。他们一再论证,对于拥有大量石油,天然气和太阳能资源的伊朗而言,核计划的许多方面都是不经济和多余的。他们还警告说,这有可能引发像”切尔诺贝利事件”一样的灾难。

该国坚持继续其核计划,并且多年来不愿讨论这个问题,这促使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实施全面制裁。这些制裁-是该国追求核计划的可预测后果-削弱了伊朗的经济,打击了普通伊朗人的生活。

此外,它促使类似黑手党经济的出现,该经济由让人眼花缭乱的”不战不和”的情况所驱动。这种不确定的气氛带来了大规模腐败,以及给给个人和机构掠夺国家资源的机会。

他们建立了盗窃主义政权,这种政权缺乏长期经济远见并保留对该国经济的完全垄断。

其政策与美国的制裁一样对经济不利。

将经济的所有杠杆交给伊朗革命卫队,给伊朗工人和农民带来了压力,或许与美国的制裁一样多。伊朗的改革派和强硬派实施的结构调整计划,对高通胀和失业率的影响不亚于美国制裁。

伊朗的干涉主义政策–在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作为该地区的”大哥”,与美国的制裁给伊朗人民带来的贫困一样,应该应被追究。

然而,当一些制裁被解除时,普通的伊朗人却无法受益。这是统治精英再次获得核协议的好处。特朗普决定重新实施制裁,不会影响他们的利润。伊朗的执政家庭将继续将该国的财富移至西方银行。

而伊朗人民–他们在这一切中没有发言权;每4年选举一次,”在两个恶
人中选择较善的一个”,这样的选举仪式并会给他们真正的发言权。他们没有被问到,他们是否支持”美国去死”或核计划的官方口号。但是,特朗普和伊朗政权都不关心伊朗的”民意”。

权威主义与帝国主义之间的错误选择

联名上书的知识分子忽略了这种情况。他们将伊朗与美国关系的复杂性简化为特朗普政府好与寻求和平的伊朗对抗,而没有提到他们的接触点和相互加强。

伊朗中产阶级认可这种观点,并曾就新制裁下即将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发出警告。这种狭隘的看法无视自身机构;他们可以拒绝制裁和国内政策。

夹在特朗普政府和国内压迫者之间的是普通人。普通人只有帝国主义和专制主义两个选择。然而,他们的情况可能是悲惨的,他们仍然继续拒绝这两个选择。

通过恢复制裁,特朗普巩固了伊朗腐败的统治精英与其在美国战争营地之间的邪恶联盟。双方都受益于”既不战争也不和平”的模糊性。

双方都利用核计划在国内压制其反对派,并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政治影响力。在谈判之前,伊朗人从来没有被任何一方征询过意见,也没有被任何一方聆听过。

争取自由和平等的斗争是一个缓慢过程,人们最终会得到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他们不需要从外界寻求”帮助”。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要屈服于腐败的神权政治寡头。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第三条道路。

2017-18年的起义不仅结束了伊朗的派系–改革派与强硬派–而且也结束了国内威权主义和来自国外帝国主义间的虚假选择。

这场斗争是我们摆脱这种磨难的唯一出路。那些签署了公开信的人必须认识这一点。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