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西方国家的崩溃

西方国家的崩溃
西方国家的崩溃
在魁北克(加拿大)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之后,西方国家正处于危机之中成为毫无疑问的事情。是的,“西方”国家经常奉行不同的外交政策(例如在伊拉克战争中所奉行的政策),“西方”国家本身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这个概念以一系列共同意识形态为支柱,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美国第一”政策的重压下,这一支柱开始摇摇欲坠。

特朗普不断对他的盟友们进行非常明确的批评,特朗普曾表示称,“我们不能允许我们的朋友们以贸易之名对我们进行剥削。”暂且不论美国对沙特阿拉伯及以色列地无条件支持,特朗普似乎正在准备摧毁美国长期以来对其盟友所保持的基本战略理念。

就在仅仅几年前,美国拒绝签署G7联合公报事情都是不可想象的,也没有人会料想到,美国政府可能对加拿大领导人进行言语攻击,特朗普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最近对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进行了言语攻击,特朗普及彼得·纳瓦罗将加拿大总理称之为“弱者和不诚实者”。

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朝美首脑会议后,特朗普曾强调称,他与特鲁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此之后,特朗普补充道,他现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保持“非常友好的关系”,特朗普有关“美国与这两位领导人的关系具有可比性”的说法,不仅不合时宜,而且也是非常可笑的说法,这反映了特朗普缺乏远见。

如果缺乏道德是特朗普政府的唯一问题,那么这可以令人安心的,但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致力于推行削弱美国最重要联盟的具体政策。美国对来自加拿大和欧盟的进口钢铁和铝征收关税的政策,使得各方在近期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共识成为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特朗普强征的关税不仅会对外国出口商造成伤害,还会对美国工人及依赖于钢铁和铝的美国企业带来伤害,尽管如此,特朗普似乎对事实和经济逻辑漠不关心。

为了证明上述毁灭性政策的合理性,特朗普选择了一些特别的案例——比如加拿大对乳制品征收的高关税,但并没有对该案例的背景进行任何解释说明,同时,特朗普无视美国的平均关税率实际上高于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关税率的事实。

在七国集团首脑会议正在相互指责的同时,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正在中国青岛举行。上海合作组织——包括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正在中国青岛举行年度峰会。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之间的会晤氛围,比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之间的会晤氛围要亲切得多。

很显然,特朗普并没有成功说服七国集团首脑接受俄罗斯重新纳入七国集团的建议,据悉,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被踢出七国集团。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提出了一个不能再被忽略的问题:地缘政治俱乐部的过度分化。

全球治理的分裂可能会越来越不利于西方国家的利益,为了避免走向分离,避免西方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力的缩减,西方国家领导人应该扩大合作的范围和规模,并致力于寻求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办法,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西方国家领导人应该推动召开对话论坛 ——比如召开G20峰会,据悉,G20峰会将当今的世界大国聚集在一起。

但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和解方式面临着一个长期障碍,普京的外交政策越来越敌视西方的安全安排,特朗普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引起了国内和国际的特别关切,特朗普对美国欧洲盟友的傲慢态度加剧了这种情况。

可以肯定的是,去年,特朗普在犹豫不决之后确认了他对北约共同防御条款的承诺,但这并不意味着紧张局势已经消退:特朗普一直要求其他北约成员增加军费。

特朗普似乎并不了解的是,这种支出增加不会影响北约的预算,也不会支付美国的保护,而是提高每个国家自身的防御能力。

实际上,欧盟已经建立了所谓的“永久性合作模式”,以增加安全和防务资源,并以集体方式使用这些资源,从而以更高效的方式使用这些资源,特朗普政府应该对这样的举措表示欢迎。然而,特朗普似乎对欧盟发起的每一个联合倡议都持怀疑态度。

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支持英国退出欧盟。自上任以来,特朗普政府毫不犹豫地在可能的时候削弱联盟。

就在几天前,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表示称,他正在努力“增强欧洲其他保守派的力量”,这明显偏离了外交协议。当然,特朗普和格雷内尔支持的欧洲人并不是真正的保守派,而是反动派,他们的目标是扭转欧洲人在推进共同项目方面取得的进展。

很显然,当他能够与其他国家进行双边合作时,特朗普感觉更加舒适。毫无疑问,欧盟(多边主义的堡垒)不符合特朗普的喜好。

但是,当欧洲和美国相互支持时,并在基于共同准则的体制框架内运作时,欧洲和美国一直是最成功的,特朗普对“分而治之”策略的偏好产生了一场只会创造输家的游戏,对西方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会带来损失。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