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人观看世界杯时: 克里姆林宫做了什么

2018年6月22日,塞尔维亚球迷在加里宁格勒体育场比赛前举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照片 [路透社/Mariana Bazo]
2018年6月22日,塞尔维亚球迷在加里宁格勒体育场比赛前举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照片 [路透社/Mariana Bazo]

世界杯狂热席卷全球,几代俄罗斯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庆祝活动。在俄罗斯的11个城市中,充斥着狂欢般的氛围;从早到晚,街上人满为患;俄罗斯球迷现在正在与对手球迷一起喝伏特加;萨兰斯克省的居民正在接待来自日本,哥伦比亚和突尼斯的客人,这些客人们可能再也不会来;穿着白色制服的警察面带微笑礼貌地发出指令,平和地看着公民庆祝(有时甚至有些过分)。

就在几个月前,这些警察还挥舞着警棍在抗议者身边追赶,他们很可能在一个月内也还会这样做。但现在,这是派对时间,一切都是允许的。

为确保世界杯期间,民众的情绪保持高涨,俄罗斯国家媒体也悄然停止了广播新闻,它被认为太过消极。其他国家机关也这样做;例如,内政部已对其地区分支机构正式下令,不公布犯罪的相关信息。

政府保持人民的好心情,不是偶然与巧合。一直以来,它利用节日和放松的时刻来实施另一轮不受欢迎的改革和安全措施。

可怕的养老金改革

虽然俄罗斯人还在关注世界杯,但克里姆林宫决定开始进行一项最不受欢迎的改革:将女性的退休年龄从55岁增加到63岁,而男性从60岁增加到65岁。

改革后,俄罗斯83个地区中有51个地区男性平均寿命低于65岁,大部分男性公民将不会活到退休。当然,俄罗斯总统普京知道,养老金改革将不受欢迎,他也曾在2005年表示,他绝不会在担任总统职位期间,作出这样的决定。

但是俄罗斯的经济表现并不好(例如5月份,实际收入下降了10%),政府需要资金。它希望从2024年开始,养老金改革每年将帮助节约1万亿卢布(150亿美元)。那么为什么不用这个合适的时刻来推动它呢?

虽然政府通过对比欧洲其他国家已通过类似改革来证明这一举措的合理性,但有人并不相信这个理由充分。俄罗斯的收入不均和腐败普遍加剧,另外,危机使许多人的生活水平进一步恶化。在贫困线下生活的俄罗斯人数正在增加(现在是2200万,15%的人口),但亿万富豪人数(从96人到106人,他们的财富从4600亿美元增加到4850亿美元)也在增加。

是的,养老金改革每年可以节省1万亿卢布,但现在两万亿卢布(300亿美元)被浪费在政府合同中的腐败行为上,可目前并没有重大的反腐败改革计划。

反对派和工会已在策划抗议活动。最近才被释放的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曾因为组织未经当局批准的集会而被关押,他将成为其中一员。纳瓦尔尼在公共的存在让克里姆林宫恼火 –在过去几年里,俄罗斯官方媒体从未提及过他的名字,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因此,当前国家队教练列奥尼德•斯卢茨基(Leonid Slutsky)在俄罗斯第一频道,德国-墨西哥比赛的现场直播时使用了纳瓦尔尼的名字,当真让人吃惊。

而这恰恰,刚好是他为该频道所做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解说。

安全行动,恐怖分子和间谍

除了掩护不受欢迎的改革之外,世界杯也是安全机构展现力量的机会。
在6月15日之前,当局进行了一系列扫荡行动。例如,今年早些时候,FSB逮捕了一些Antifa青年,并指责他们设立 “恐怖组织”并准备对政府发动”政变”。

6月16日,在法庭听证会上,被指控的活动人士德米特里•皮切林采夫(Dmitry Pchelintsev)说,他嘴里只剩下两颗咀嚼的牙齿;其余的在拘留中心遭受酷刑时不见了。

人权维护者说,FSB越来越频繁地利用酷刑来迫使犯罪嫌疑人提供认罪供词。其手段包括电刑、剥夺睡眠、殴打,在压力位置戴手铐,以及其他残酷方法。

皮切林采夫案件被称为”网络”案,与那些似乎并未对社会或政府构成实际威胁的人非常相似。对于俄罗斯的一些人来说,这些案件是为了让FSB能够展示其效率,并提高其”解决犯罪”的统计数据。

FSB的反情报工作似乎也增加了一倍。 6月19日,有消息传出,俄罗斯能源公司Inter RAO的高级经理卡林•苏尔坎(Karin Tsurkan)因是”罗马尼亚间谍”而被捕 –这是自斯大林时代以来从未在俄罗斯使用过的指控。

据报道,今年早些时候,FSB截获了397名在国内为外国情报机构工作的代理人 — 该机构的创记录数字。

FSB还开展了种族和宗教方面的群众行动,例如迫害克里米亚鞑靼人,并拘留了耶和华的证人。在此类案件中,人权捍卫者称该政府使用酷刑,恐吓并伪造证据。

换句话说,今年夏天,俄罗斯11个世界杯主办城市的街头狂欢与大多数人经历的政治”寒冬”形成鲜明对比。但许多俄罗斯公民认知失调,不想看到现实。这并不令人惊讶。几千年来,面包和马戏团一直是安抚公众的有效工具。

有趣的是,俄罗斯上一次在世界杯进入16强时是1986年(当时还是苏联)。在社交媒体上,有些人已经开始寻找当时和现在的相似之处:举办奥运会,发动海外战争,受到制裁,遭受低油价的折磨。在20世纪80年代,故事以宣告改革并最终导致系统崩溃而告终。

也许,这正是俄罗斯现在乐观的唯一原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