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愿意让伊朗失望,而拉拢美国吗?

贝拉维什写道,克里姆林宫一直使用德黑兰作为杠杆,平衡其与西方国家,特别是与华盛顿的关系[路透]
贝拉维什写道,克里姆林宫一直使用德黑兰作为杠杆,平衡其与西方国家,特别是与华盛顿的关系[路透]

5月31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接受俄罗斯国际广播电台RT的专访时,试图淡化伊朗在叙利亚有争议的军事存在。 “我们没有伊朗军队(在叙利亚),我们从来没有……我们有伊朗军官协助叙利亚军队,但他们没有部队(在地面上),”他说。

这些言论似乎是对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的回应,他在前一周曾两次强调,”所有非叙利亚部队”必须从叙利亚与以色列的南部边界撤出。

拉夫罗夫的要求是在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17日与阿萨德在黑海度假胜地索契会面时强调所有”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领土上的外国武装力量必须撤出”。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站称,伊朗和真主党武装人员已经开始准备离开叙利亚南部的Deraa和Quneitra地区。

虽然俄罗斯支持伊朗与欧洲签署的核协议,但德黑兰因其地区活动面对的国际压力日益增大,为莫斯科拉拢特拉维夫并最终赢得华盛顿创造了现实政治机会。

关键问题是,普京愿意为此目的而牺牲伊朗到什么程度?

自2015年7月,伊朗与世界大国达成多边核协议以来,莫斯科与德黑兰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在叙利亚七年内战期间,双方都支持阿萨德政权,并且与土耳其一起,寻求独立于西方支持的”日内瓦进程”的政治解决办法,以解决冲突。

为了巩固双边关系和协调统一在叙利亚和也门的政策,普京于2017年11月初飞往德黑兰,会见了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和鲁哈尼总统。

几个月后,即2月26日,俄罗斯否决了安理会通过的一项对伊朗施加压力的决议,因后者涉嫌违反联合国对其的武器禁运以及向也门胡塞武装提供武器。最近,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在4月份宣布,莫斯科考虑在与伊朗的贸易中使用本国货币,而不是美元或欧元。

受到这些和类似事态发展的影响,许多政治家和专家甚至宣称,伊朗和俄罗斯的关系超越了利益的战术汇合,进入了”战略伙伴关系”和”不断发展的联盟”的新阶段。

然而,如果历史可以提供任何指导作用,那么,我们可以明白,对俄罗斯–伊朗”联盟”的过分乐观是一厢情愿。

与美国一样自视为超级大国的俄罗斯,对西方一直拒绝承认伊朗的做法感到愤慨。根据这些原则,历史上,克里姆林宫一直使用德黑兰作为杠杆,平衡其与西方国家,特别是与华盛顿的关系。

今天也不例外,一旦莫斯科获得可能的战略机遇,伊朗很可能成为俄罗斯渴望获得大国认可和尊重的牺牲品。

1995年1月8日,俄罗斯国家承包商与伊朗原子能组织签署了合同,在布什尔核电厂建造1000兆瓦轻水反应堆,计划于2001年投入运营。

然而,正如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咨询席成员安东•霍尔波科夫(Anton Khlopkov)所证实的那样,莫斯科为满足美国对德黑兰施加更大压力的要求而拖延项目。该调试在10年后才开始,2011年9月,伊朗人在2013年9月才成功控制了布什尔发电厂。昂贵的延迟允许俄罗斯的核工业在资金稀缺时保持漂浮,伊朗不得不为此买单。

出于类似政治动机的延误,俄罗斯S-300防空导弹系统的交付也导致伊朗支付了高昂的代价。

德黑兰于2007年与莫斯科签署了价值8亿美元的合同,用于购买先进的地对空导弹,以保护其核子站点免受以色列和美国日增的空袭威胁。

尽管伊朗在签署时已经受到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三轮惩罚性决议(1696,1737和1747)的抨击,但克里姆林宫使用国际制裁,以证明推迟交货是合理的,再次使用德黑兰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确保自身与华盛顿的战略利益。此外,联合国对伊朗核计划的制裁措施并不包括当时销售或转让传统防御性武器。

2016年防空系统最终被送至伊朗,这几乎是在起初交易后十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虽然在那几年,莫斯科担任德黑兰核设备与常规设备的主要供应者,但前者毫不迟疑地投票赞成联合国安理会通过6项针对伊朗的决议。

今天,类似的行为模式似乎又出现了,俄罗斯正加入其他西方国家,加大对伊朗的压力。与此同时,它已抛弃了特朗普政府最近退出的核协议,以保持自身与德黑兰和华盛顿的平衡。

最近的历史清楚地表明,俄罗斯与伊朗的关系一直是俄美关系的因变量,就像过去一样,克里姆林宫将利用伊朗的优势,在与美国的谈判中,进一步推动自身地位。为此,以色列在华盛顿的巨大影响力和游说力量,也可以成为有用的催化剂。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