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危机: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等等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四个阿拉伯国家—巴林,沙特,阿联酋和埃及—通过与卡塔尔断交,引发海湾危机 [路透社]

在卡塔尔封锁一周年之际,主角已进入了各种各样的模式。

在克服了最初的心理和金融冲击后,卡塔尔与美国和土耳其的安全关系加深,扩大了与世界各地新老合作伙伴的外交和贸易关系。

沙特和阿联酋领导的封锁国家继续指责多哈是海湾内部关系恶化的罪魁祸首,尽管封锁国家愈发试图淡化其重要性。3月份,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开罗发表讲话时表示,目前的僵局是 “不足为奇”的事情,几乎不值得关注。

与卡塔尔的冲突可能不是利雅得,阿布扎比或开罗的重中之重,但这也并非微不足道。其断层线路深刻,范围空前,影响深远。

它凸显了在利雅得和阿布扎比王储首领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们意图打破往任谨慎和保守的外交政策。

相反,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在将阿布扎比巩固为阿联酋主导力量后,推进计划,试图将该联合酋长国转变为一流的战略经济参与方。

自从他父亲上台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成为沙特的关键角色,表现出了类似的意愿,冒着巨大风险来投射权力,将影响扩大到海湾之外。

阿布扎比和利雅得试图推翻该地区的传统安全架构。核心是试图撤销基于海湾合作委员会的防御安全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与对手的紧张关系,加剧现有区域结构的分裂。

就这些而言,去年6月,以阿联酋-沙特为轴线的封锁计划旨在削弱卡塔尔的政治自主权和经济独立性,因为后者被认为是阻碍更广泛战略野心的障碍。这一举措被认为是必要的,就像封锁本身一样,暴露了几十年来破坏海湾合作的深远分歧。

沙特统治

沙特不仅是伊斯兰教最神圣遗址的所在地,也是海湾领土最广阔,人口密集,经济和军队力量雄厚以及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

海湾各国对沙特试图在安全领域实现区域主导地位的雄心特别谨慎。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 阿联酋,阿曼和科威特以及卡塔尔–自1980年代以来,一再否决沙特方面提出的海湾安全框架提案。

1992年,谢赫•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成为事实上的统治者的同年,卡塔尔和沙特军队由于长期领土争端发生边界冲突,导致两人死亡。 1995年夏天,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这次失败的干预塑造了卡塔尔不断演变的外交政策方针。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直到2013年,他将权力移交给他的儿子谢赫•塔米姆后,谢赫•哈马德将该国发展成为全球能源,金融,投资和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军国家。卡塔尔近年来也成为重要的外交角色,这对海湾地区主要外交和政治角色–沙特的地位构成威胁。

这些成果需要归功于该国与华盛顿的密切关系,不断上升的天然气收入以及半岛电视台的影响力。半岛电视台是在谢赫哈马德成为埃米尔一年后成立的有线新闻网络。

2002年,一位愤怒的沙特领导层因半岛电视台为沙特异议人士提供了平台而怒不可遏,他们召回其驻多哈的大使,该外交危机持续五年。

阿联酋和卡塔尔也曾因半岛电视台发生冲突,并曾卷入领土争端,但他们经常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合作,以缩小与沙特的权力差距。

然而,随着外交政策路线越来越分化,阿联酋在与卡塔尔对抗之际,愈来愈接近沙特。在阿拉伯之春期间,这种情况初现端倪,当时他们在几个重大问题上处于对立面,包括:埃及起义,穆斯林兄弟会的兴起,以及卡扎菲后的利比亚未来等。

这些紧张局势彰显出卡塔尔和沙特对中东未来的看法对比鲜明。

卡塔尔从来未将其人口和领土微小或军事力量缺乏,作为其发展独立外交政策或区域影响的障碍。沙特和阿联酋有着不同观点,在阿拉伯之春的动荡之后,他们迫使卡塔尔接受其从属地位。

这解释了阿联酋和沙特(以及巴林)2014年曾短期撤离其驻多哈大使的举动,此举旨在向多哈发出明确信息,即后者的不同政策将不再被海湾合作伙伴容忍。

传统的等级制度与部落特征一样,仍然是海湾地区的权力来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阿布扎比和利雅得在当前危机中发出这样的言辞和不仅针对卡塔尔的外交政策,还针对其历史,合法性和主权权利的要求。

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消亡

蒙受最大伤亡就是海湾合作委员会。事实证明,它无法成为解决危机的机制。它在处理其区域合作伙伴之间冲突之际,也不能够向阿曼或科威特提供任何保证。

去年12月,卡塔尔的谢赫•塔米姆是唯一一位接受海湾合作委员会首脑会议邀请的领导人。阿联酋,沙特,巴林和阿曼的统治者远离科威特城已经够糟糕的了。更糟糕的是,在这场不幸的会议开始几个小时之前,沙特和阿联酋政府宣布启动一个新的经济和军事合作联合委员会。

消息很明显–这两个海湾强国将不再使用现有的海湾合作委员会来讨论重要的地区事务。

这种破坏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公开举动是非常严重的。

海湾合作委员会的纪录很不完善,没有将军事和安全合作制度化。但是,在封锁之前的近四十年,它确实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机制,使成员们能够对地区危机作出统一回应。这在20世纪80年代为时8年的残酷和破坏性的两伊战争中,以及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格外明显。

海湾合作委员会也是一个论坛,通过该论坛,其成员可以在遏制并解决彼此之间的重大分歧,包括2014年从多哈撤出大使。这是成员在过去40年中从未将军事分歧超越局部和非正式冲突领域的关键原因。

尽管如此,这使得海湾合作委员会成为全球最可靠和最具弹性的区域组织之一。它值得赞扬,因为人们普遍认为,海湾是该危险地区中稳定的绿洲。

封锁使得区域间发展贸易,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通信,金融和物流变得更加困难。

这也包括采取正式举措来改善敏感领域的安全合作,例如反恐和情报共享,因为这主要依赖于共同外部威胁,语言和宗教纽带以及根深蒂固的商业和家族关系产生的信任。

这些因素曾经具有巨大影响力,却似乎在封锁后时代影响甚微。然而,阿联酋-沙特联盟还没有提出GCC框架的合理替代方案。这使得阿拉伯世界曾经最稳定的部分不再稳定,因为当地行动者现在正在寻找新的方法来处理其面临的真空。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