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朝鲜:威慑和利比亚模式之间

朝鲜:威慑和利比亚模式之间
朝鲜:威慑和利比亚模式之间

朝鲜外交行为最显着的特点,或许是与大国打交道的公平性,特别是美国,因此引发这些大国的焦虑。

特朗普总统对朝鲜总统金正恩起的绰号”小火箭人”证明了这一点,这个绰号引起的回应已成为”推特”外交–这已成为21世纪的一大特色–罕见的一幕。

朝美谈判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双方立场的差距很大,美国–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宣称其只接受朝鲜以’彻底、可核查、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

朝鲜方面认为它将进入无先决条件的谈判,谈判将促使双方达成公正协议,从而消除地区紧张局势,使两国关系正常化。

为谈判而谈判

美国宣称不会允许朝鲜以延长谈判或取得任何收益为幌子逃避,除非它回应美国的所有条件。特朗普和右翼鹰派这样描述朝美关系:他们能够制服这个朝鲜”怪物”,并成功地用”最大压力”策略来驯服它。

该策略包括威胁进一步采取军事行动和实行更严厉的国际制裁,美国人认为,他们已将朝鲜带入谈判桌,并认为朝鲜不彻底回应美国条件是不可接受的,并将面临毁灭性后果。

但证据表明这种看法完全不现实。”最大压力”战略远远未能实现,因为中国的银行继续不受阻碍地与朝鲜打交道,美国的制裁意味着与中国进一步打贸易战。

上述情况根本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美国与欧洲、加拿大的西方伙伴在这方面有意见分歧。俄罗斯和中国–朝鲜的生命线及国际保护伞–并未转身离去。

那么是什么把朝鲜带到了谈判桌上呢?很明显,朝鲜已经充分发挥了力量,如今它感到了很大的抵触情绪,现在是时候”从树上下来”并采取更加现实的政策的时候了,这种政策将其以强者的身份带回国际社会。

如果确实如此,它将被视为具有区域影响力的地区核力量,像许多欧洲国家、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样,朝鲜可能正在计划一系列开始谈判的直接目标,例如:

– 经济援助:朝鲜可以从韩国、日本和中国获得(鼓励它进行和平谈判)的经济刺激;对这三国来说,缓解该地区紧张局势是有利的,对朝鲜来说,将其经济和社会形势产生有利影响。

– 防止美国的侵略:朝鲜人明白,只要谈判继续下去,美国对其国家发动突袭是不符逻辑的,就如人们所说的”外交停止时就是战争开始时”。

因此,尽可能长期谈判本身就是一个安全目标。在达成最终协议之前,朝鲜往往不会承诺任何让步,因此在此期间它可以自由发展其军事和安全能力。

– 改善朝鲜的声誉:诱惑朝鲜参与并保留谈判需要停止反对和打击朝鲜的宣传战,这将意味着西方媒体的朝鲜印象不会像以往那样糟糕。

接受最强的对手–美国与其谈判,将鼓励那些不具有相同竞争水平的国家与朝鲜人接触。

– 美国与盟国之间的隔阂:有些人认为,朝鲜人在谈判中取得的最重要事情之一,是美韩和美日之间关系的隔阂。

有传闻称,朝鲜意识到韩国和日本需要和平,需要从地区赶走破坏性的”战争幽灵”,而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向其人民承诺过,因此朝鲜遵循它们的意愿举行谈判。

如果这些谈判失败了,朝鲜将会让美国政府承担负责,让韩国人民认为美国是无视韩国利益的鲁莽盟友;但如果谈判取得成功,美国将主要集中说服朝鲜放弃可能袭击美国大陆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

有关直接威胁地区安全的其他类型导弹和军备的讨论将被推迟或忽略,这将使美国在韩国和日本面前表现出其为自私的盟友。上述情况均已结束,韩国和该地区将远离美国而走近中国;而且,如果没有得到该地区的批准和协助,美国对平壤发动战争将变得非常困难。

美国分裂陷阱

为剥夺特朗普与朝鲜的任何道义或谈判胜利,一群民主党参议员致信总统,要求他采取严格的谈判条件(甚至到不可能实现的地步),但这确实符合共和党鹰派的言论。

他们的目标是吹嘘共和党人,防止他们不采取强硬言辞或在谈判中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如果目标实现,要求被采纳,毫无疑问,这将成为描述特朗普失败的理由。这让人想起共和党在前总统奥巴马和伊朗人谈判开始前夕所采取的立场。他们所列的谈判条件中,最重要的是:

– 终止生产和浓缩用于军事目的的铀和钚。

– 彻底拆除核武器基础设施。

– 破坏铀浓缩的所有研究和开发能力。

– 结束弹道导弹测试。

– 承诺实施有效的武器检查计划。

– 武器检查计划必须全面,没有任何障碍。

– 生物和化学武器应该有单独的协议。

-如果朝鲜违反任何签署的条件,文字解释如何惩罚朝鲜。

– 协议将延续并没有限时。

知晓这些条件的人会发现,这是屈辱的投降协议而不是谈判,朝鲜将毫无疑问予以拒绝,因此,这些条件促使特朗普严厉回应民主党人,称民主党人与伊朗谈判失败,没有资格提供建议。

研究特朗普对朝传统立场的观察员会发现,特朗普拒绝与朝鲜谈判,并倾向于采取高压政策。这是新任命的国家安全总统顾问–约翰•博尔顿的立场,博尔顿是那些公开表示”与朝鲜谈判等于浪费时间”的突出鹰派人物之一。

博尔顿认为,平壤可以做的一切就是对其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防止它考虑对其他国家使用军事力量,然后提出所谓的”利比亚模式”,即无条件拆除所有军备系统。

朝鲜人很清楚,接受这一模式的穆阿迈尔·卡扎菲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情报背景的迈克·蓬佩奥正与其亚洲伙伴一起努力使这些谈判取得成功,他希望将谈判宣传为”特朗普在对外政策方面最重要的成就之一,这是奥巴马未能实现的。

很显然,与奥巴马的竞争已经成为特朗普的一个结。特朗普已破坏奥巴马缔结的所有协议和条约,并指责他无能。不但如此,特朗普也正在努力像奥巴马那样获得诺贝尔奖。

虽然这种谈判将会是漫长而艰苦的,但是特朗普的流行言论及民主党反对派的推动,可能会导致谈判的早期失败,我之前曾指出,这将不利于美国与韩国和日本的关系及中国利益,这种失败的可能性增加了特朗普及其政府获取短期收益的紧迫性,和像博尔顿这样的人的存在可能性。

要想朝鲜接受美国的条件–以”彻底、可核查、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是异想天开和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必须了解的是,朝鲜方面的所有让步–无论多么小或象征性 — 都必须由美国及其盟友付出代价。如果谈判成功,朝鲜最终可能被承认为具有合法的地区性和国际性利益、的公认的核武器国家。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