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走向歧途的特朗普 “太空部队”

走向歧途的特朗普 “太空部队”
走向歧途的特朗普 “太空部队”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早些时候向加利福尼亚的军事人员发表讲话时,披露了他的计划,即建立美国军队的第六个分支:”太空部队”。

根据特朗普的版本,这个想法展现如下:”我前几天说过,我们正在从事大量的太空工作,我说可能我们需要一支新的部队,我们会称之为”太空力量”。当时我并不是认真说的,然后我说,这真是一个好主意,也许我们会这么做。”

当然,这位自认为是”非常稳定的天才”的总统爆发出这种辉煌的创造性也并不让人意外。

然而,似乎整个太空部队的概念可能无法像特朗普暗示的那样,自发地成为现实。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的那样,去年”空中军团”作为独立的军事分支机构的想法浮出水面,但最终”在7000亿美元的国防政策法案中被撤销”。

我们还发现,在2001年,由当时即将成为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委员会也曾提出类似建议。

正如NPR回忆说:”太空部队的概念可追溯到冷战时期”。

无论如何,特朗普时代,事实是灵活的。

无处不在的战争

向加利福尼亚州的聚会群众解释时,他表示,他的”新国家空间战略认识到,空间就像陆地,空中和海洋一样,是一个战争领域”,特朗普为空间部队的可行性做出了保证,”因为我们花费了很多,也有很多私人投资资金。金额惊人。”

至少,他有着正确的消费习惯;让我们快速浏览一下这7000亿美元的数字。

或者让我们考虑一下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就赤贫与人权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声明,他们发现,尽管美国”在国防上的花费比中国、沙特、俄罗斯、英国、印度,法国和日本加在一起还要多”,该国却并没有蓬勃发展。

报告指出,在众多其他琐事中,”与生活在其他富裕民主国家的人相比,美国人恐会活得更短,生存条件更恶劣”。

“四分之一的青年生活在贫困中”,美国青年贫困率是经合组织
(OECD)中最高的,而且,截至2013年,美国的婴儿死亡率是”发达国家最高”。

让我们看看’更致命的’

诚然,鉴于美国政府一直将武器工业的健康优先于人类健康,这种情况并不令人意外。

与此同时,特朗普将外层空间转变为适当的”战争领域”的最新使命似乎非常适合人类摧毁自己的追求。

尽管观察人士都不看好特朗普太空力量愿景实现的可能性,但还有更多不祥的指标。

例如,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曾在去年反对空中军团的设立,但他在2018年5月国防部网站的一份声明中称,”我们希望美军可以在外空更致命,在网络空间,在海上,在陆地和空中。”

而在二月份,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戈德夫林(David Goldfein)宣布自己的信念:”几年内,我们将在太空中作战。”

全球军事化

实际上,空间当然是一个战争领域。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设有空间层,即1983年里根所谓”星球大战”计划的继任–而且空间能力已经成为美国军好战国际努力的组成部分。

最重要的是,美国空军司令部目前拥有”全球的134个据点,3.6万多名专业人员”,据其网站称。

因此,美国”太空部队”全面进入下一个层次可能与美国全面军事化战略有关,这是其维持国内和国际统治地位的手段。

实现这个目的的方法一般包括将美国基地,前哨和部队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中的直接部署转化为美国社会和文化渗透,而这通常更微妙,而不像特朗普想要武装教师以停止学校枪击事件那么直接。

追求更高目标?

在一篇题为《组建平民 -士兵:内在空间军事化》的学术论文中,锡拉丘兹大学教授杰基•奥尔(Jackie Orr)探讨了”美国政府、媒体,军方和学院试图将美国公民的心理生活作为军事资产的历史”。

毕竟,任何希望进行永久战争的国家都应该创造相应的平民感情条件:要么要求更多的战争,要么至少将其视为必要或不可避免的手段。

以乔治•布什在9/11事件后声称”每个美国人都是士兵”以讨论所谓 “反恐战争”为例,这是”确保美国公民社会心理组织的最新战区,以制造大规模暴力”,奥尔争辩说,这名平民且是士兵的人员的职责也延伸到了外空,即”美国军方虚构和实际战场的最终梦幻前线”。

快进到2018年,特朗普坚持”我们的服务人员对于确保美国继续引领太空之路至关重要”。但在这种情况下,追求更高目标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