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1位美国总统为何不能与朝鲜实现和平

1994年6月17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会晤,克林顿政府称其平壤之旅是“私人旅行”[美联社]
1994年6月17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会晤,克林顿政府称其平壤之旅是“私人旅行”[美联社]

与普遍的看法相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之间的6月12日峰会以及随后的会议将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朝鲜的无核化问题。平壤的无核化意愿已经很清楚。

然而,不清楚的是,美国是否准备向朝鲜提供其需求的安全保证。毫无疑问,平壤可以停用和拆除其核武库。这只是一个过程的问题。

但如果美国坚持单方面的无核化而没有承诺,它就不会这样做。美国著名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解释道:国家安全的概念如果不承认与其他人的安全需求合法性相符,难免面临道德责难。

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向朝鲜半岛提供和平与安全失败的历史记录令人沮丧。美国历届政府都未能提供和保证平壤能够接受的安全安排,并一再摆脱了达成协议的机会。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副总统迈克•彭斯最近发表的言论迅速引发了激烈言辞以及临时中止计划中的首脑会议,表明华盛顿方面持续存在这种态度。正是这种思想使得美国谈判代表在64年前选择了大男子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拒绝妥协的语言。

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苏联、中国、美国,英国和法国聚集在一起,美国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保持高姿态,实质上近乎要求对手投降。

尽管1953年朝鲜战争中各方签署的临时停战协议是以后来的善意谈判为基础来解决政治问题。但他拒绝与中国人直接谈判,他拒绝与中国特使周恩来握手并提早离开会议,这也是一个点。

然后,美国在1957年宣布拟向朝鲜半岛引进核武器,单方面废除了停战条款13(d)。第二年,它向韩国部署了带有核武装的”诚实约翰”导弹。

因此,根据停战协定设立的中立国监督委员会,旨在防止各方将更多的武器或军事人员带入半岛,这种作用被破坏了,停战也被破坏了。

整个20世纪60年代(在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的领导下),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是敌对的,这是可以理解的。 1968年,朝鲜人截获并俘获美国海军情报船普韦布洛号通用环境研究舰(USS Pueblo)。 1969年,一架美国间谍飞机在日本海上空被朝鲜MIG-21飞机击落,造成31名美国人员死亡。

在20世纪70年代,朝鲜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并从此以后一直沿用。即坚持认为和平条约是实现半岛安全的必要手段。平壤在1974年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中,公开邀请美国参加和平条约的谈判,以取代停战。尼克松政府和福特政府都没有对这一要求采取任何记录在案的行动回应。

随后,朝鲜当时的领导人金日成提出了与卡特总统达成和平协议的想法,但没有任何结果。虽然卡特的政策是要减少美国在南韩的部署军队,但五角大楼成功地反驳。

当里根总统于1981年上台时,他增加了美国的兵力。他在哲学上反对和平条约并拥护韩国。他的继任者布什撤回了部署在国外的核武器,稍稍减少了美国在韩国的兵力,但并没有认真考虑和平条约的谈判。

在1993 – 2001年任职的克林顿总统,比他的任何往任总统都更接近实现解决朝韩冲突的决议。 1994年的《美朝框架协议》和2000年华盛顿与平壤的《联合公报》是重要的里程碑。

到2003年,美国没有履行承诺,即”朝着完全正常化的政治和经济关系迈进”,所以作为回应,朝鲜退出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六方会谈于
2003年召开,但布什政府仍存敌意,会谈尚无定论。

平壤在2006年开始了持续到去年的核试验。当奥巴马政府在2009年上台时,它并没有认真参与,更倾向于采取”战略耐心”政策,依靠制裁并希望朝鲜政权崩溃。这将永远不会奏效。

在华盛顿方面为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安全却总是失败的背景下,金正恩自2011年12月执政以来的战略显而易见。尽管已知制裁的确定性,他也增加了该国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但同时,更频繁地要求达成和平条约。 2012年至2016年间,平壤发表了至少五次正式声明,明确重申需要缔结和平条约。

这一战略最高点是朝鲜政权3月6日的官方立场。该政权发表声明表示,如果”对朝鲜的军事威胁被取消并且其安全得到保证”,朝鲜将”没有理由保留核武器”。

朝鲜现在是一个核国家。它现在将自己的提议置于桌上,它从实力位置发起谈判。特朗普总统应该珍惜机会去做其往任未能实现的目标,并向朝鲜提供结束战争,终止敌对关系的和平条约。华盛顿再次掌握主动权。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