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的中东混乱“处方”

特朗普的中东混乱“处方”
特朗普的中东混乱“处方”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早些时候决定撤出伊核协议,转而采取重新制裁和对抗的政策,将导致中东的未来更加模糊。该决定发布后的几周内出现的一些迹象并不乐观。

特朗普此举不可能因伊朗违反协议而成为合理的决定。更确切地说,这是回归美伊失败的旧对抗政策的举动。

这次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特朗普政府似乎下定决心要走向战争的边缘,甚至是超越战争的边缘。

在退出核协议的情况下,如果特朗普政府有任何计划控制伊核项目,那就是保密这些计划。从特朗普政府的一些言论来看,对伊朗核设施进行空袭似乎是其中一个选择。

但是轰炸只会推迟,而不是阻止伊朗的核计划。那么,特朗普会考虑发动大规模的地面战争来占领这个国家并推翻政权吗?我们非常清楚这一策略在上一次尝试时引发的后果。

伊、美、英、法、俄、中以及德国和欧盟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核协议)并不只是为了防止地区核军备竞赛或军事对抗,它也被视为建立一个包括伊朗在内的更稳定的新地区秩序的第一步。

旧秩序是由一战时期的英法之间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建立的,这一协定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该地区现存的国家边界。一个世纪后,很明显旧秩序已经过时了,因为它不再提供任何表面上的稳定。

相反,最重要的地区参与者–以色列、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都在争夺对叙利亚战争的影响力,并集体滑向一个无望的冲突,以争夺对整个地区的控制权。

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消灭或征服其他国家,这一不断升级的斗争只会承诺数年或几十年的战争。

该地区的不稳定局面可以追溯到2003年美国领导的入侵和占领伊拉克。

随着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的倒台,伊朗突然获得了在该地区谋求一种几乎霸权的机会,从它的什叶派占多数的邻国入手。

在西方国家在叙利亚犯下一系列错误之后,伊朗得以在通往地中海的道路上确立畅通无阻的影响力。

这就是伊核协议谈判的背景。该协议旨在使伊朗重新融入国际秩序,从而鼓励伊朗扮演更负责任的地区角色。但特朗普的决定取消了这种可能性,让未来伊朗的地区角色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但毫无疑问的是,无论如何,伊朗仍将是中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它是一个古老的文明,不能简单的被边缘化或忽视,除非有人想要引起更多的混乱。

在放弃以外交和经济手段影响伊朗的框架后,特朗普政府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政权更迭。

显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等白宫鹰派人士没有从美国在伊拉克的溃败中吸取任何教训。

鉴于美国未能给该国或叙利亚带来稳定,显然美国与伊朗这样一个更大的国家的冲突升级,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不幸的是,伊核协议可能无法在美国的制裁中幸存下来。欧洲公司不会为了维护与伊朗的关系而放弃美国这个更大的市场。

一旦伊朗失去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提供的经济命根,很有可能将决定重启核项目,甚至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从而增加战争爆发的风险。

此外,俄罗斯和美国正在通过现代化其核武库,进一步破坏核不扩散机制。虽然两国领导人此前同意削减军备和核裁军,但现在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小型核弹头,这些核弹头可以被用于摧毁地下设施。

如果世界上两个主要的核大国这样做,那么中东又一场战争将变得更加可怕。毕竟,随着俄罗斯对叙利亚的深度介入,俄罗斯和西方军队在该地区发生冲突的风险已正增加。

这一切对欧洲来说都不是好兆头,鉴于欧洲的地理距离及其对以色列的历史性义务,其将直接受到该地区紧张局势升级的影响。最终,欧盟将不得不寻求一种谈判解决方案,以解决区域参与者的霸权意图,和核、常规军备控制问题。

目前,欧洲必须坚持自己理性的声音,坚决主张中东和平重建,不管这个任务现在看起来有多么困难。

欧洲人非常清楚无休止的霸权斗争的后果,因为其建立就是基于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及恐怖,这些战争曾使欧洲走向了自我毁灭的边缘。此后的教训是明确的:只有和解与合作,才能确保和平的区域秩序。而特朗普的方式–霸权-则意味着混乱。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