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退出核协议如何影响伊朗经济?

2018年5月11日,伊朗妇女在德黑兰举行抗议活动,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撤出2015核协议的决定[路透社/塔斯尼姆通讯社]
2018年5月11日,伊朗妇女在德黑兰举行抗议活动,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撤出2015核协议的决定[路透社/塔斯尼姆通讯社]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2015核协议之后,伊朗经济的未来引发各方讨论。有人推测,特朗普此番决定对石油市场的负面影响可能会置伊朗经济的生存于危险之中。

然而,为了对交易破灭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做出现实的预测,我们首先需要检查自它出现以来 “发生了什么”。现实情况是,伊朗几乎没有从伊核协议(JCPOA)中得到任何收获。

最应该被豁免的制裁措施是金融方面。美国非但不解除它曾有的制裁,而且还强加了新制裁。

换言之,美国政府明显违反了交易,不断试图从伊朗身上剥夺伊核协议承诺的特权。因此,伊朗经济继续受到制裁的影响,并且,在过去两年中,未能享受到协议的预期收益。

尽管伊朗可以出售更多的石油,但在协议实施后,石油的盈利也非常有限。

伊朗总统鲁哈尼的经济团队认为,如果他们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在伊朗的西方公司,后者或许可以对抗重新实施的制裁。因此,在伊核协议实施后,他们将伊朗市场向外国的商品和服务开放,这不仅损害了伊朗的供应商且造成了停滞,还导致2016年到2017年,伊朗与其前20名贸易伙伴之间增加了50%的贸易逆差。

资本流出超过流入,去年伊朗资本账户赤字为110亿美元。这个数字在协议之前曾经是正数。这些事态发展导致其货币价值急剧下滑,这是总统鲁哈尼在伊核协议实施之后曾承诺要控制的。到2017年底,伊朗的短期外债从7.77亿美元增加到接近37亿美元。

鉴于这些协议相关的复杂情况,人们可以大胆地推断,随着伊核协议破灭,伊朗的一些宏观经济问题将得到解决。

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将促使伊朗境内的政治力量联合起来,并激励他们另辟蹊径来经营经济,解决当前的问题。协议的落空及其经济影响向伊朗人证明,美国不值得他们信任,它是伊朗的敌人,不仅如此,他们永远不能与它一起追求双赢。该协议的命运也表明,融入西方经济并不会帮助伊朗的经济发展,甚至可能会阻碍伊朗的经济发展。

鲁哈尼总统的政府现在将重点关注国内措施,使制裁无效。一些隔离经济免受外来冲击的措施已经到位,更多将实施。据一些报道,三分之二的伊朗进口产品与国内生产的产品相似。

伊朗每年花费将近300亿美元来进口这些”类似货物”(去年伊朗共进口总值450亿美元的货物)。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曾建议禁止这种进口,如果该建议得到执行,这将为该国贸易平衡带来重大转变。措施将为国内供应商带来市场扩张、失业率下降,伊朗货币价值增加以及石油收入依赖度下降。

为了实现最高领导人减少预算对石油收入依赖的目标,一系列税收措施也被纳入考虑之中。鲁哈尼总统的经济顾问马苏德•尼利(Masoud Nili)最近报告说, 10%的伊朗社会顶层缴纳的所得税只占所有所得税的3%,而在美国, 10%的顶层人口所缴所得税占所得税总额的70%以上。根据尼利的说法,应该增加顶层10%承担的份额。

除了上述贸易和税收措施之外,为了有效应对美国的制裁,还需要采取一些财务措施。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银行体系整合,而银行依靠全球网络来借入,借出,交易,投资和清算资金。伊朗越依赖这些综合系统,就越容易受到制裁,反之亦然。

德黑兰已开始摆脱这种以美国为主导的制度。去年10月,伊朗正式与土耳其签署了第一笔货币互换协议。伊朗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如中国,也准备与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这将减少他们贸易中的美元使用。

伊朗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伊朗走上了发展道路。当然,发展与建设不同。可以存在由外国公司经营的活跃建筑业,并以石油收益为其提供资金,但这不能保证发展。一个可以满足人口基础设施和住房需求的本土建筑部门才能彰显真正的发展。而伊朗基本已经符合这个标准。

这是英国前外交大臣杰克•斯特劳((Jack Straw))2014年1月访问伊朗时所观察到的情况,当时该国仍处于所谓的”残酷制裁”之下:

“英国议会代表团上周早些时候从霍梅尼机场驱车前往德黑兰市中心的酒店,自从我上次访问以来,九年里,基础设施建设的数量令我震惊,新的高速公路和新的地铁尚在施工。不在制裁下的德黑兰在外观和感觉上,比起孟买或开罗,更像是马德里或雅典。”

伊朗证明,不论敌对的美国是否存在,该国都拥有自己的物质和人力资源。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