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是否会结果?

过去类似的经验表明,至少在短期内,美国和沙特的政治利益可能会占上风 [半岛电视台]
过去类似的经验表明,至少在短期内,美国和沙特的政治利益可能会占上风 [半岛电视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引出了两个非常重要、但没有令人信服答案的问题。一是,正如特朗普所声称的那样,此举是否会让世界变安全?还是像大多数没有直接受聘于美国、沙特或以色列的地缘政治专家所说的那样,会进一步增加中东的动荡,破坏抑制核扩散的未来努力呢?

其次,美国迫使外国公司尊重其对伊朗的制裁努力,是否会像特朗普的好战言论一样激烈?

当然,也许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可能只是一个空洞的姿态。 正如前中国驻伊朗大使所言:”一年多来,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和巴黎气候协议,到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叙利亚内战,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都可以用‘雷声大,雨点小’来描述。”

尽管如此,有关第一个”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仍然无法解答。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国入侵伊拉克)引发了中东混乱局势后,全球吸收了这样一个无可争议的教训,即白宫、中情局或摩萨德(以色列情报局)或者沙特情报部门,没有一个能对目前地区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丝毫头绪。

至于第二个商业问题的解答也很困难,原因更简单:在美国新法规规定企业离开伊朗的六个月”放松”阶段的最后时刻来临之前,制裁的真实程度将不明确。

但在现时美国和伊朗对峙的早期阶段,又出现了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美国的制裁措施如何影响石油价格?

初看,答案似乎更明显,无需讨论。随着制裁措施会限制伊朗的产量及出口,同时卖家为可能的战争未雨绸缪,油价将会上涨。但他们的金融市场通常令人担忧:很多时候,投资者认为非常明确的预测都是错误的。

油价前景亦如此,原因如下:首先,目前油价已经比去年夏天的水平高出约70%–那时美国伊朗制裁的预期是上涨的重要推动力。而”买消息,卖事实”是历经考验的金融投机原则之一。

而且,纽约和伦敦非交易投机者最近史无前例地购买石油期货合约表明,制裁可能已经体现在当前布伦特原油价格78美元的定价之中。

自2014年以来,美国页岩油产量突然的上涨导致油价崩盘,油价始终未涨至70美元水平以上。2020年的石油远期交付价格仍然低于70美元,创造了一个反常的市场形势,称为”深度倒挂市场”,这是自2014年秋季以来一直没有出现的,此时价格通常会大幅下跌。

如果我们从投机条件转向石油生产的基本面,那么,制裁是否会充分降低伊朗的出口以影响全球供需平衡就更不甚明了。

虽然2015年制裁解除后,伊朗的出口几乎从150万桶增加到现在的250万桶左右,但这些石油大部分是出售给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的,而所有这些国家都可能忽视或规避美国的制裁。

至于伊朗石油贸易真正濒危的部分是对欧盟、韩国和日本的出口,规模只是每天75万桶,而欧盟已经承诺保护与伊朗的贸易。

即使上述情况不可能,目前流入欧洲、日本或其他美国盟国的大量伊朗石油,无疑将转向印度和中国等国家,从而增加沙特、伊拉克或俄罗斯石油对欧洲和日本出口。

石油贸易商不断调整全球石油运输的事实,为我们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分析师估计制裁对全球石油供应量的削减不超过500,000桶/日。

这种量的转变将低于去年以来委内瑞拉石油出口量的70万桶左右,也远低于未来12个月美国日产量预计增加110万桶的增幅,更不用说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因去年夏天以来油价大幅上涨而下降。

简而言之,制裁对全球供需平衡的影响,预计将低于全球经济表现和其他石油生产国行为的影响。

另一个美国和伊朗间的对抗可能导致油价下跌,而不是上升的原因是:特朗普和他的沙特盟友现在有很强的政治激励阻止石油价格的上涨压力,因为不断上涨的汽油成本已经损失了今年美国中产阶级减税的近一半收益。

因此,在约从现在开始的美国”开车季”期间,如果油价进一步上升,选民则将会责骂特朗普,共和党人可能会在国会中期选举败北,尤其可能是中西部摇摆州。

假设特朗普现在出于政治上的权宜之计而要遏制石油价格,沙特领导层预计会为他提供任何想要的支持。另一方面,伊朗和俄罗斯(此前对欧佩克定价的态度就不像沙特阿拉伯那样强硬),可能会转而支持更严格的供应限制,原因是油价的大幅上涨可能可以对特朗普实施报复。

过去类似的经验表明,至少在短期内,美国和沙特的政治利益可能会占上风;在伊拉克发生两场战争后,情况确实如此。

1991年(第二次海湾战争),石油价格暴跌45%,2003年则下跌了35%,都是在美国发动袭击不出一个月发生。如此规模的下跌在今天看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尽管制裁了伊朗–或者说,正因为制裁了伊朗–石油价格很有可能会有所下降。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