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以色列:黎巴嫩不等同于真主党,加沙不等同于哈马斯

d'd
2006年8月18日,在以色列袭击黎巴嫩卡纳村后,哀悼者埋葬主要是妇女和儿童的29名黎巴嫩受害者,一面黎巴嫩国旗迎风飘荡 [美联社/ Lefteris Pitarakis]

以色列的公关工作总将公众注意力从令人不安的现实中转移出来,舆论的注意力在很大程度上被移至简化的虚假信息。

这些很容易被媒体、智库,专家以及喜欢”伊朗毛拉”,”真主党阴谋”和”哈马斯恐怖分子”的一些煽动性新闻工作者传达给该地区更复杂动乱的国家。当然,在某些情况下,这是避免种族隔离和占领的相关不适讨论的好方法。

黎巴嫩5月6日议会选举后,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T)发布的”黎巴嫩=真主党”的推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以色列不会区分黎巴嫩主权国家和真主党,并将任何来自黎巴嫩领土内的行
为视为其责任”,他在推文中说。

5月中旬,本尼特再次表示,在加沙边界围栏附近抗议的、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应该被视为”恐怖分子”。那时他所属的政府已将巴勒斯坦人的回归大游行称作”哈马斯的伎俩”。

以色列推动这种言辞,旨在将黎巴嫩和加沙地带变成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中,其合法的侵略目标。

黎巴嫩不等同于真主党

对于那些深谙以色列在黎巴嫩的政策和冲突历史的人来说,这 “在毫无新意”。以色列官员频繁以摧毁、伤害来威胁整个黎巴嫩人民(而不仅仅是真主党。

事实上,这种煽动性的语言描述了以色列在黎巴嫩领土多次犯下的战争罪行。在2006年的战争中,以色列军杀死了1000名平民,而以色列政府则试图将此全部归咎于真主党。

但人权观察的一份冲突期间战争罪行调查报告指出:”对于黎巴嫩战争造成的严重平民伤亡,以色列因为其军事行动决定的政策和攻击对象,应负全责。”

今年,不仅是以色列选择从”黎巴嫩=真主党”的视角来审视5月6日的选举。国际(和一些阿拉伯)媒体迅速将选举结果阐述为真主党的胜利。

这促使当地媒体和分析人士作出回应,他们指出”真主党统治选举”是一种神话,是在神秘化5月6日发生的事情。在审视黎巴嫩选举结果时,把结果简单定义为”黎巴嫩=真主党”,并不能完全说明今天黎巴嫩当下的复杂性。

这绝对不是说,真主党在黎巴嫩不是一个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或者该党派不会对一个国家的壮大构成严重的挑战和障碍。正如我们在该组织2008年5月收回贝鲁特以及参与叙利亚战争的决定中所看到的,真主党的武器也在黎巴嫩政治中发挥作用,而且不会与政府或议会磋商。

的确,宣称真主党只是一个抵抗运动,其武库与内政或选举(议会和总统)无关,这种论断无疑是天真的。

但声称黎巴嫩现在被”真主党”(和伊朗)挟持了,这就是在夸大事实。
然而,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这些成了各入各耳的音乐,他们按照自己的需要来阐述这些,以便其军队在将来以”自卫”和”打击恐怖主义战争”的名义为自己在冲突中犯下的任何战争罪行辩护。

加沙不等同于哈马斯

同样,在巴勒斯坦,尽管事实上,组织者来自巴勒斯坦多个政治和民间社会团体,但我们已经看到,以色列企图把最近加沙的抗议活动描绘成由哈马斯领导和促使的。

以色列采用”加沙=哈马斯”的方程式来为自己杀害114名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和致伤数万人开脱,这些人只是单纯为了返回家园和终止占领而进行游行。

一些西方政府和媒体立即照搬了这个方式。例如,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可耻的社论,声称这些抗议活动是哈马斯意图发动战争,”试图破坏边界围栏,并预计许多人会被杀害”。

就像真主党的情况一样,哈马斯不是一个无辜的演员。它涉及加沙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武装冲突期间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然而,在实践中否认事实需要一种特殊的道德和智力破产 – 联合国和各种权利组织所证实的事实。

事实上,巴勒斯坦人的非人化现象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即抗议者连抗议政治和人道主义条件不人道和不公正的权利也被剥夺了。正如试图证明对抗议者使用致命武力是正当的亲以色列评论员写道的那样:以色列在加沙只希望看到”和平与安宁”,但其人民决定抗议–好像在2018年,抗议是一种应受死刑的罪行。

‘后事实’逻辑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Vassily Nebenzia)在去年2月将东古塔人道主义舆论形容为”大规模精神病发作”,我在半岛电视台的专栏中写过他的发言,称其为”后真相”逻辑。

毫不奇怪,白宫副发言人拉杰•沙阿(Raj Shah)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Nikki Haley)及其以色列盟友非常擅长这种”事后真相”的推理。

针对加沙大屠杀和以色列狙击手对巴勒斯坦人的冷血枪击,沙阿称这次抗议是”不幸的宣传企图”,而黑莉没有道义勇气在安理会面对巴勒斯坦对手,离开了会议室。

事实上,”事后真相”逻辑无法改变事实。我们在电视和媒体上从亲以色列专家和官员那里听到的沉闷言论并不能反映加沙发生的事实。

事实的真相是,正如联合国人权专员所说的那样,”这不是’哈马斯的公关胜利’……这对数万个家庭来说,都是一场悲剧,(并且)双方的伤亡程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暗示着完全不成比例的回应……”

为了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以色列的占领和种族隔离政权必须结束,以实现公正的和平。这才是加沙抗议的实质内容。

而将它们定义为战争宣言,或简单地称之为”哈马斯策略”或”公关胜利”的图谋都忽略了这一点,这是在明确地歪曲现实和维持现状,支持以色列。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