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穆克塔达·萨德尔:伊拉克民兵领导人变成了穷人的冠军

2017年12月11日,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在伊拉克纳杰夫发表演讲。路透社/ Alaa Al-Marjan [Daylife]
2017年12月11日,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在伊拉克纳杰夫发表演讲。路透社/ Alaa Al-Marjan [Daylife]

什叶派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Muqtada al-Sadr)领导迈向改革者联盟在伊拉克议会选举中获得最多议会席位,在经历了伊朗支持的竞争对手的多年打压后,这一复出着实叫人惊讶。

近年来,萨德尔一度被称为坚定的反美民兵领导人,并将自己打造成穷人和反腐败消费者的爱国冠军。

据分析人士称,这种形象重塑以及低至44.52%的投票率是”迈向改革者”联盟(Sairoun Alliance)能够赢得伊拉克18个省份中6个省份的主要因素。

尽管最终结果尚未公布,但该国大部分政治人物已接受了迄今为止的统计,”迈向改革者”联盟赢得了130多万张选票,赢得了议会中329个席位的54个。如果没有绝对多数,萨德尔需要与其他集团建立联盟来组建新政府。

与美国和伊朗的盟友阿巴迪总理不同,萨德尔反对占统治地位的亲伊朗什叶派集团并倡导远离美国的定位可能会影响伊拉克境内的既定利益。

‘穷人的领导者’

萨德尔将自己打造成伊拉克民族主义者–作为已故的已故的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萨迪克•萨德尔(Ayatollah Mohammad Sadeq al-Sadr)的儿子,后者是在整个什叶派穆斯林世界享有高度声望的学者。对许多伊拉克贫穷的什叶派穆斯林来说,萨德尔是一个傀儡。

自2003年以来,他的追随者在伊拉克贫穷郊区的许多地方,特别是以其父亲命名的巴格达的萨德尔城提供医疗服务,食品和清洁水。此后,萨德尔民兵几乎不受美国和伊拉克部队的阻挠,便能影响地方议会和政府。这确立了年轻人,穷人和被剥夺的人对他的热忱。

同样,”迈向改革者”联盟的2018年竞选运动利用了反腐败言论,并且侧重于跨宗派平台,向受挫的伊拉克人发出呼吁,后者抱怨政治精英的管理不善和腐败。

伊拉克一直是世界上腐败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该国失业率高,贫穷,且其公共机构薄弱。

“几年来,萨德尔一直在批判政府腐败的程度,”据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战略与安全研究所的伊拉克专家塔尔哈•阿卜杜拉扎克(Talha Abdulrazaq)称,这个问题吸引了”什叶派的主要人口,工人阶级”。

据阿卜杜拉扎克称,萨德尔与伊拉克共产党的联盟也对他有利。

“共产主义者在基层组织良好,可以让集团动员起来,”阿卜杜拉扎克说,强调伊拉克什叶派和共产主义组织之间的长期合作关系。据他介绍,许多共产主义运动的新兵都是什叶派阿拉伯人。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法纳尔•哈达德(Fanar al-Hadad)表示同意:”萨德尔一直对什叶派工人阶级发出呼吁,他与共产党人的联盟塑造了一种改革者和想要引入新血液的形象。”

巴格达的选民抱怨说,大部分候选人都同属于精英阶层。他们告诉半岛电视台,他们正寻求 “新面孔和期待的改变”。

与其他集团相比,”迈向改革者”联盟向选民提供了新的候选人,包括在2008曾掷鞋袭击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并因此”一掷成名”的伊拉克前记者艾尔扎伊迪(Muntadhar al-Zaidi)。


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在议会选举纳杰夫投票站 [路透社]

低选民投票率

据分析人士称,除了他的基层呼吁之外,选民投票率与2014年相比,下降15%,这对萨德尔有利。

“虽然萨德拥有相当稳固且缺乏弹性的支持基础–与其他党派领导人不同,这个结果对他对手而言,同样是低投票率的功能,” 哈达德说。

大多数伊拉克人没有投票,部分程度上是由于活跃人士带头进行的在线抵制运动。

与此同时,数百万主要逊尼派境内流离失所者无法投票或无兴趣投票,”对萨德尔有利的结果有偏差”,阿卜杜拉扎克说,他解释说,迫切需要基本援助的数百万国内流离失所者”要考虑的事情远比投票重要”。

自2014年以来,伊拉克已有200多万人流离失所,居住在营地,逊尼派领导人要求推迟选举,直到这些社区人士可以返回家园。该要求没有得到解决。

虽然政府在70个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设立了166个投票站,但据称,流离失所的选民面临困难,因此很少有人能够投票。

转换联盟

萨德尔本身并不是一个候选人,所以他不会领导新政府,尽管他的联盟在未来政府组成方面有很大的发言权。

根据国内发言人萨利赫•奥贝迪(Saleh al-Obeidi)发表的讲话,萨达尔似乎更想与各种集团结成联盟,以打击腐败并创建一个独立的,非教派的技术政府。

但他似乎希望远离与伊朗联系紧密的两个团体,由前任总理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和哈基姆的法塔赫联盟。

萨德尔曾发布一条推文,表示愿意与多个政党进行合作。

就伊朗而言,它公开表示不会允许其集团进行治理,这导致许多观察人士相信德黑兰可能试图孤立或分裂萨德尔的权力。

“伊朗将努力研究萨德尔联盟包括共产主义者这一事实,如果伊朗试图让他们远离联盟,减少萨德尔的联盟多数,这将成为弱点。”阿卜杜拉扎克说。

然而对于其他分析师而言,萨达尔的胜利可能并不会降低伊朗对巴格达的影响,也不会影响美国的影响力。


与华盛顿和德黑兰的盟友阿巴迪总理不同,萨德尔是这两国的反对者。[法新社]

据伊朗政治专家马汗•阿贝丁(Mahan Abedin)表示:”总的来说,德黑兰对结果还算满意,它希望看到阿巴迪–伊朗认为服务于美国的人–被削弱,他们也的确看到了。”

与华盛顿和德黑兰的盟友阿巴迪总理不同,萨德尔是这两国的反对者,自从美国领导的入侵在2003年推翻萨达姆•侯赛因并推动什叶派执政以来,这两个国家一直在伊拉克争夺影响。

“伊朗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击败或破坏美国的计划,萨达尔和法塔赫(一个由哈迪•阿米里领导领导的亲伊朗联盟,在选举中排名第二)对此有促进作用。”

“因此,这些选举加强了什叶派国家在伊拉克的统治地位。在影响力和行动方面,伊朗一如既往是关键的权力中介,”阿贝丁解释说。

但对于派遣总统特使布雷特•麦格克(Brett H. McGurk)至埃尔比勒跟进选举的美国来说,情况可能会更加棘手。

萨德尔一直是美国的坚决反对者。他在2003年伊拉克入侵之后,率先在伊拉克发起了一些针对美军的政治袭击运动。

尽管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将尊重并”支持伊拉克人民的决定”,但美国曾希望阿巴迪可以赢得另一任期。

哈达德认为,美国对结果的接受程度取决于新政府将会是什么类型。

“(萨德尔的胜利)对美国来说并不是最好的结果。美国将推动阿巴迪继任总理职位,如果”迈向改革者”联盟与阿巴迪的联盟联合,而阿巴迪可以管理新任联合政府,那么这对美国将会是很好的结果。 “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