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沙希拉·优素福:有抱负的英国黑人穆斯林模特

沙希拉少数几个戴头巾的穆斯林模特之一(头巾为许多穆斯林妇女穿戴,她们认为这是其宗教的一部分)[Ronan Mckenzie]
沙希拉少数几个戴头巾的穆斯林模特之一(头巾为许多穆斯林妇女穿戴,她们认为这是其宗教的一部分)[Ronan Mckenzie]
“我不是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我是来自伦敦东部的一位黑人穆斯林女孩,正准备进军模特行业。”

这是沙希拉·优素福(Shahira Yusuf)去年11月在推特上发布的一句话,她在时尚界被称为沙希拉,该帖子被分享近6万次。

这位20,身高5英尺11英寸的伦敦女孩是少数自豪佩戴头巾的穆斯林模特的一员。

 
近年来,模特行业机构招募了一些年轻,具有明显穆斯林特征的女孩,力求充分打开穆斯林市场并在时装表演中增加多样性。


17岁的沙希拉在伦敦街头被星探发现 [Felicity Ingram]

沙希拉在17岁时获得了被命运青睐的机遇,她伦敦的街头被Storm Model Management的创始人萨拉·杜卡斯(Sarah Doukas)发现,该模特公司旗下有着全球最知名的脸孔。

半岛电视台与这位索马里血统的沙希拉进行了交谈,谈到她被星探发现的那一刻,她对这个世界的担忧,以及她为什么不讨厌被标签化。

关于流行推文的背后含义…

经常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知道它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解释。

 
但那个推特只是意味着,我没有巨大的成功,也没有特权背景,但我是一个黑人穆斯林,这一点会让这个行业为之震颤。

时尚界的代表…

我确实认为时装业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但我认为,仅仅因为这些改变,这就能被断定为‘是的!时装业是具有代表性的!’

我相信各方正在做出努力,尤其是在近期,尽管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觉得主流时尚比高端时尚具备更多代表性,而且你在活动或时装秀中,经常会看到巨大差异。

对我来说,平等意味着不同种族和宗教背景的模特都能被完全包容,你不应该选择何时包容性,它应该是一件毫不费力,总是能做到的事情。这很容易做到,却没达到应有的程度,这应该是一种规范,而不是一种趋势。

被发现时……

我在17岁的时候被Storm Model Management的创始人萨拉发掘,当时我和一个朋友随便在伦敦市中心的街道上漫步,她一定是在我的肩上轻拍了一下,问了我一些问题, 例如,我是否做过模特,是否曾经考虑过做模特,是否想做模特。

我非常困惑,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但我记得,那时我并没有真的很感兴趣。


沙希拉表示,她将继续利用自己的平台推广她遭遇的相关问题 [Ronan Mckenzie]

我当时只有17岁,出于某种原因,经常有星探对我感兴趣。直到今天,我仍然也会遇到这个问题,所以我没有想太多,我拿到了卡片,但直到很晚才抓住机会,在2017年,我20岁的时候。

我记得我和姐姐一起去了Storm公司,起初感觉一切都很不真实,但是工作人员让我立即感到受欢迎,而且我基本上当天就做了模特。

应该抵制还是欢迎标签…

我想这取决于给我的标签,当然,如果它是穆斯林,例如’头巾’和黑人,我不能怨恨它,它使我成为我自己,我为我感到自豪。那么,为什么我要怨恨它呢?

但是,我知道,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不同意将自己归入标签之下,但这些标签有时就是身份的组成部分。

关于这个世界的担忧…

 
老实说,问题应该是我不担心什么。尽管这令人伤心,但我们关心的事情比不关心的事情多很多。

如果我们真正审视当今世界的状况,会觉得一切都是徒劳吗?

格伦费尔塔(Grenfell Tower),利比亚等地黑人被非法奴役,叙利亚古塔的爆炸事件,罗辛亚穆斯林遭遇的虐待,我的祖国索马里,这些悲剧,等等。

 
关于英国种族主义……

我不能将整个国家定义为种族主义者,但是,没人能否认,西方是建立在帝国主义,殖民化和奴隶制之上的。

 
我认为使用社交媒体提高对种族主义等社会问题的认识是很重要的。它是存在的,我永远无法视而不见,因为我强烈反对。

模型是否应该成为榜样……

我个人的立场是,模特不会选择去做’榜样’。也没人会选择去做榜样。这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在创意领域。

至于仰望榜样的年轻孩子,我相信父母也许应该和孩子对话。

没有人是完美的,当谈到为好人和坏人塑造榜样时,孩子明白’榜样’也是人,并且能够区分道德上的好行为和坏行为–这才是重要的。

 
对于未来…
 
我想在这个诺大而又充满机遇的世界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当然,看到我的模特生涯进一步发展,我很高兴,也许在未来登上一些封面,并且继续做一个模特,我也期待着多做一些旅行,以及慈善或组织工作。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