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和他的战斗

在美国,田纳西州,人们聚集在MLK大道进行年度游行,以缅怀马丁·路德·金 [路透社]
在美国,田纳西州,人们聚集在MLK大道进行年度游行,以缅怀马丁·路德·金 [路透社]
今年的4月4日,是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博士遇刺五十周年的纪念日。尽管这位美国维权领导人在1968年殉难,并已经有五十年之久了,但他的话在今天同样重要,尤其是在特朗普时代。马丁对美国问题的评估是预言性的–他谴责种族主义,军国主义和经济剥削的三重弊端–以及他已在推动的变革,包括”激进地重新分配经济和政治权力”,以实现种族和经济正义。

今天,美国还没有克服这些三重罪恶,并且,这些压迫形式相互关联,造成恶性循环。

特朗普的当选代表了愤怒白人的种族反应,他们对社会上发生的变化感到不满。美国第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一些人来说,是一场噩梦,因为他代表了这个为白人建造的国家的黑人势力,他占领了白宫,一个一度为白人所有的空间。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有色人种将成为全国人口中的大多数,而棕色和黑色的婴儿已经成为当今美国出生儿童中的大多数。

特朗普承诺,他将带领愤怒的白人回到民权时代,当时白人在免费的土地上占据上风。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的壮举,但如果特朗普要做到这一点,他只能通过暴力政策来实现–无论是通过压制选民,警察暴力和大规模监禁黑人,镇压执法或大规模驱逐拉丁裔等移民,旅行禁令以及排斥穆斯林。

马丁说,”这是一种需要,即有些人必须感觉优越。这是一种需要,即有些人必须觉得他们是第一位的,并且觉得他们的白色皮肤注定使他们成为第一位的。”

当特朗普制定措施维护白人至上时,他授权新纳粹分子,白人民族主义者和其他”非常优秀的人”,让他们犯下暴力行为。白人至上主义者造成了美国境内最严重的国内袭击,在过去十年中,这占国内极端主义相关杀戮事件的71%。

就在1967年4月4日,正值他被暗杀的整前一年,他在纽约河滨教堂就越南战争打破了沉默。在那次演讲中,他称美国政府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暴力者”。他此番言论通过了时间的考验。

2018年,美国的军费开支占据联邦自由支配预算的54%,高达7000亿美元。美国的人口不到世界人口的5%,但却占据世界民用枪支供应量的一半,人均枪支排名第一,枪支相关凶杀案的多发国家。

但是,美国也向外输出暴力。例如,美国政府向以色列提供数十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帮助后者用以维持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占领,这是一场人权灾难。最近,以色列国防军在3万名巴勒斯坦人举行和平抗议活动时,进行实弹攻击,狙击手射击手无寸铁的人,造成18人死亡,1700人受伤。

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和经济体,但它也遭受发达国家不平等和贫穷的困扰–有4000万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与不平等中,这几乎可与大萧条时期之前的水平相提并论。现在, 1%的顶端人群拥有的财富比90%的其余人口拥有的财富更多。 “我们又一次欺骗自己,认为资本主义在艰苦的工作和牺牲的新教伦理中发展壮大,”马丁说。 “事实是,资本主义建立在对黑人奴隶的剥削和其苦难之上,并继续在剥削穷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无论黑人还是白人–中前行。”

华盛顿共和党控制的政府进一步收紧了螺丝钉,为最富有的美国人和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减税,为他们打造一个腐化的政治体系,奖励说客和政客,但却无法满足人民的需求。这是由于共和党控制的西弗吉尼亚州,肯塔基州和俄克拉何马州(West Virginia, Kentucky and Oklahoma)的数千名教师发动了大规模的罢工。这种”红色起义”对教育低开支和教师低工资的抗议都只是更大程度的活动的一部分–从”黑人的生命也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到”我也是(#MeToo)”运动。反对特朗普政策的抗议以达到这种水平–这个国家的活动人士自马丁领导民权运动时期以来就没有看到过–令人放心。

马丁·路德·金说,美国将不得不”进行一场激进的价值观革命”,这将导致该国质疑其过去和现在的政策是否公平和正义,其明显的经济不平等,以及在军事上更多的花费没有真正用于社会提升方案。”

“我们必须迅速开始从以事物为导向的社会向以人为本的社会转变。当机器和电脑,利润动机和财产权被认为比人们重要时,种族主义,极端唯物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巨大三元组不能被征服。”

在马丁·路德·金遇刺五十年后,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