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俄罗斯之间:拉近的机会与背离的恐惧并存

伊朗与俄罗斯之间:拉近的机会与背离的恐惧并存
伊朗与俄罗斯之间:拉近的机会与背离的恐惧并存

俄罗斯与伊朗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涉及到双方的发展,在当前形势下的地区和国际舞台上,部分国家与政治方面的专家认为,两国之间关系的维度与地缘政治影响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因此,关于这种关系的本质及其未来的走势便引起了关注者的思考。

沉重的历史

在过去的5个世纪中,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充满了战争与冲突。在此期间,俄罗斯先后经历了3个时代:沙皇俄国、俄罗斯帝国以及苏联,而也是在这段时间内,俄罗斯随心所欲地攫取伊朗领土,并最大程度地干涉伊朗内政。

伊朗卡扎尔王朝时期,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冲突及来自俄罗斯的干预达到了顶峰,导致双方于1813年签订《古利斯坦和约》,1828年签订《土库曼查伊条约》,1881年签订《阿哈尔条约》,其中,《土库曼查伊条约》与《阿哈尔条约》使伊朗失去了北部约2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此外,俄罗斯军队还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占领了伊朗。

这段充满痛苦的过去在伊朗人的集体无意识中形成了对俄罗斯的负面印象,因而在伊朗的历史记忆中,对俄罗斯的敌视超过了对西方的敌视。正因如此,巴列维才说道,”如果可以选择,我们绝不会选择俄罗斯作为邻国”。

同样,这种敌视的情绪还表现在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期间提出的口号上,”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对东方俄罗斯的恐惧正是促使伊朗在卡扎尔王朝时期和巴列维王朝时期走向西方的最主要的因素。

而在伊朗革命胜利之后,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则经历了3个阶段:苏联解体之前,叶利钦时代,普京上台之后。

苏联的解体对双方关系的改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伊朗成为其最主要的受益者之一,因为苏联解体在中亚、高加索及里海地区的地缘政治中给伊朗带来了有利的战略转变,俄罗斯从此远离了伊朗边境,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较为弱小的国家。这从根本上消除了”邻国俄罗斯”对伊朗领土所造成的威胁。

此外,上世纪九十年代伊朗与俄罗斯的内部发展也为双方的关系建设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一方面,伊朗在经历了革命时期以及两伊战争之后,进入了重建时期,从而促使时任伊朗总统的哈希米·拉夫桑贾尼在外交政策方面采取了务实的态度。

另一方面,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遭遇经济危机,因而采取了新的外交政策以改善其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在此基础上,1995年双方签订协议,在德国退出项目后,在伊朗建造布什尔核反应堆。尽管如此,整个90年代,两国之间拉近关系的机会仍然有限。

随着新千年的到来,两国之间的关系进入了一个不同与过去5个世纪的新阶段。2000年普京上台之后,两国之间的关系才开始逐渐克服历史的负面影响,但是,这种关系是在2012年普京第3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之后,才开始发生质的变化,出于多种考虑,伊朗开始逐渐在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中占据特殊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第一次将伊朗提为地区合作对象,并将这一点写进了2016年12月的外交政策原则文件中。

拉近关系的障碍与机会

在谈论拉近双方关系的因素之前,我们必段强调,这个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障碍,排在首位的就是德黑兰完全不相信俄罗斯的政策。伊朗在备忘录中称,俄罗斯会在最后关头抛下盟友,此外还有伊朗在无意识中对俄罗斯的不良印象。

第二,俄罗斯在中东关系方面秉持的是平衡政策,对于谋求成为地区大国的伊朗来说,这一政策并不利好,因为俄罗斯会与其他一些国家一起,遏制某一国家在地区形成巨大的影响力。

第三,近年来,在地区舞台上将两国联系在一起的利益背后有着不同的动机,而这却有可能在未来影响双方关系的拉近。例如,两国从共同利益出发,共同对盟友叙利亚政权提供支持,但是,双方背后的动机却相差甚远。

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俄罗斯为什么会在叙利亚的舞台上不时地与伊朗的死敌–以色列进行合作,进而,我们并不排除这些动机在某个时刻颠覆那些暂时的利益的可能性。

第四,双方在里海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俄罗斯也将伊朗从俄方与里海沿岸国家所签订的双边协议中排除出去。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因素可以加强双方之间的纽带和联系。

一、经济因素

这一因素的重要性并不是源于双方高达2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额,而是在于那些与经济密切相关的战略领域,其中包括:

1.交通领域:伊朗与俄罗斯(以及阿塞拜疆)旨在完成一项名为”南北走廊”的大型国际交通项目,包括陆地与海上的多条线路及铁路,该项目经伊朗将印度洋与海湾地区、里海相连,通向俄罗斯圣彼得堡,并由之通往北欧,每年的运输总量可达1000万吨。

该项目是连接亚洲与欧洲之间最便宜的运输通道之一,并由此可与苏伊士运河竞争,通过该项目进行运输的成本缩减为每15吨2500美元,此外,运输过程也仅需14天,而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则需要40天。

伊朗方面非常重视该项目的战略意义,除了其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之外,它还将让伊朗控制欧亚之间重要通道的一环。而俄罗斯也将通过这一走廊获得巨大的经济回收,并得到通向印度洋的战略通道。

2.能源领域:伊朗与俄罗斯都拥有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同属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与天然气出口国之列,二者致力于加强在核能方面的合作。

在过去几年来,鉴于美国与其他一些西方及中东的势力对世界能源市场的干预,德黑兰与莫斯科都需要通过更为密切的合作来协调价格,以维护其利益。尽管如此,两国在能源市场上仍存在竞争关系,但是目前的合作机会更为广泛。

二、地区和国际因素

伊朗和俄罗斯之间的地区合作并不像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局限于中东地区,而是延伸到了中亚、高加索、里海这些对于双方来说都更为重要的地区。

这些地区直接影响到了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俄罗斯希望从地理上在其周边建立一个安全地带,这就需要与伊朗密切进行合作,因为伊朗与几个俄罗斯的周边国家拥有共同的边境。

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等因素造成了这些地区不稳定的状态,这些都给俄罗斯造成了潜在的威胁,而对伊朗也同样如此,只是程度略有减轻。

西方挑战的核心

同样,这两个国家也面临着西方及美国的军事存在与势力在该区不断上升的挑战,这一上升旨在突破俄罗斯并对其形成围攻。今天,北约除了从东部围困俄罗斯以外,还寻求机会以在那些从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内立足,如哈萨克斯坦与阿塞拜疆,同时也可以使其势力更接近伊朗及里海地区。

中东地区,作为俄罗斯重返其全球战略位置的起点,成为了二者进行合作的至关重要的舞台。这一点,从两国在过去3年中帮助盟友叙利亚政权的合作中就可以看出,这是两国为捍卫共同利益而进行的实地合作,扩展了双方合作的机会与深度。

伊朗认为,俄罗斯是一股制衡美国的国际力量,同样,俄罗斯也认为,伊朗是一股势力深厚的地区力量,在新一轮冷战爆发的可能性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可以借助伊朗的力量来对抗华盛顿。

从国际上来看,伊朗与俄罗斯以及中国等势力,在结束世界的单极秩序并建立多极秩序方面息息相关。

另一个体现莫斯科与德黑兰之间关系发展的事实,就是在最近安理会召开的关于也门问题的会议上,俄罗斯使用一票否决权阻止了英国提出的谴责伊朗的决议。俄罗斯对西方国家表示,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它决不允许通过任何没有在事先达成一致的决议。

近来还有部分迹象证明,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不断拉近,其中最重要的包括:

第一,在伊朗近期出现的抗议浪潮中,俄罗斯强力支持伊朗政府,反对美国的干预,并阻止安理会通过华盛顿方面在2月6日的讨论中所提出的公议。有意思的是,部分人形容俄罗斯代表在该会议上支持伊朗的言论”比伊朗驻联合国代表的言论更为强硬”。

第二,俄罗斯历史上首次在安理会会议上为伊朗使用一票否决权,这提高了俄罗斯在伊朗决策者心中的地位,也代表着两国进入了双边关系的新阶段。

第三,伊朗革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2月18日关于伊朗对外关系优先事项的讲话中强调了倾向东方的重要性,他不强调,这种重要性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由近年来的事实所推动的。

总之,伊朗与俄罗斯的关系有着独特的战略性质,但是还没有达到结成战略同盟的程度,中东、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使二者相联,而非相离。形成这种关系的最主要的因素,是暂时的利益与共同的挑战,而排在首位的,正是来自西方与美国的挑战。

因此,这两个国家都经常感到忧虑,担心对方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而靠近西方。这种担心在伊朗人心中比在俄罗斯人心中更为强烈。而普京也意识到了这种忧虑,因此,他在与伊朗革命最高领袖的会晤中承诺,”我们绝不会背叛你们”。但是,问题仍然存在:俄罗斯是否会信守普京对伊朗的承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