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韩国与美国信誉的丧失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美韩同盟是战后最富戏剧性的地缘政治成功事例之一。但现在看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决心结束由此长远关系所产生的经济与战略利益。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饱受朝鲜战争蹂躏的韩国人均收入位居亚洲倒数第三,通货膨胀率亚洲最高,而增长率最低。

然而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韩国当局实行了深远的改革。在之后三十年中,韩国已成为活跃的工业力量,他们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这使其具备了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或富国俱乐部的资格。这一成功的大部分要归因于从依赖外援到以出口为基础发展的转型。

在二十一世纪前十年中,美韩开始探索更加紧密的贸易联系。2012年3月,双方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就大部分的标准来说,该协定是成功的。然而,特朗普在上任后却谴责该协定,认为它是”可怕的交易”,并坚持要重新谈判。

近期,特朗普宣布对进口钢材征收25%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关税。他还指出,会基于每种情况,给予美国贸易伙伴免税。如果我们先搁置特朗普为针对中国的贸易措施做出的补充声明,则豁免钢铝的关税会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或许,实施这些措施会减少美国在钢铝行业的岗位,但在使用这两种矿产作为收益的工业,更多的岗位将会流失,并去雇用相当于十倍的工人。

特朗普声明遵循保护政策的目的在于减少美国贸易的逆差。但是账目赤字(除服务余额外,还有贸易逆差)反映了储蓄与投资的差异。因此,它的缩减需要宏观经济政策来减少国内消费,增加国内储蓄。而保护措施对于实现这一目标没有任何帮助。

经过几周对豁免的披露,特朗普宣布重新就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为了换取关税豁免,韩国同意将对美的钢材出口削减至2015年-2017年水平的70%,同意美国对韩小型卡车25%关税的取消延长20年(自2021年开始),且同意将每年进口美国制造的汽车从2.5万增加到5万辆。

第二和第三项并不是十分重要,于是,韩国不再向美国出口小型卡车。事实上,进口汽车只占韩国国内汽车销售的15%,美国进口仅占1%。这主要是因为韩国人并不只是选择美国汽车。

然而,很明显,韩国人是被迫接受这些变化,尽管他们真诚地就自贸协定与美国谈判,并遵守其条款。特朗普的”重新谈判”没有给韩国任何选择,韩国只能限制其每年对美国的钢材出口,或者对其全部的钢材出口征收25%的罚款。

从美国的角度看,与韩国自贸协定的修正意味着,钢铁制品的外国出口商将比当地的生产者更具竞争优势,他们将不得不为他们的钢铁产品支付更多。

因此,一些美国生产商将迁往国外,有的厂商将会提高价格,这会损失其在市场的份额,有的厂商将会退出该行业。这些都是美国的损失。

此外,两国都将在对各自钢材贸易的管理方面,面临额外的官员负担。于是,韩国政府要指定在那里的钢铁生产商的份额,而美国海关官员,则要被迫检查所有从韩国进口的钢材,以确保它们在70%的界限以内,且没有更换运载方式。

美国海关官员还不得不检查来自其它国家的所有其它货物,以确认哪些货物有资格免税,哪些须遵守25%的关税。

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特朗普政府预计要花费2.4万小时去处理4500份豁免申请。这甚至不包括审核确认每批货物原产地所需的文书,以及表达未来无限期豁免立场的文书。确切地说,这是美国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竭尽全力要取消的一种有针对性和歧视性的贸易安排。

但是特朗普不仅打击了开放的多边贸易,更糟糕的是,他摧毁了美国在谈判中的信誉。因此,如果美国总统可以如此容易地对稳定的协议,进
行单方面的修改,那么,有什么能让任何国家忍受与美国谈判之苦?

韩国领导人花费了大量的国内政治资本,与美国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他们愿意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相信美国的好意。如今,他们发现自己同意了对方强迫他们的合同,根据该合同,他们要被迫接受从未在谈判中提出的条件。

从美国盟国的角度来看,出口钢材的国家,例如韩国和日本,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为其做法辩解的事实是自取其辱。最近,特朗普政府宣布朝鲜对美国构成最大的战略威胁,但是现在,特朗普却和韩国政府安排5月与朝鲜领导人召开峰会。

如果特朗普真正关心国家安全或美国竞争力,那么他的行为是完全无法被理解的。这将给美国经济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带来高昂的代价,并将导致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去信誉。



更多作者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