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和全民失望

2018年1月28日,加沙地带南部,汗尤尼斯,联合国办事处外,一名巴勒斯坦儿童手举面包抗议援助削减 [路透社/ Ibraheem Abu Mustafa]
2018年1月28日,加沙地带南部,汗尤尼斯,联合国办事处外,一名巴勒斯坦儿童手举面包抗议援助削减 [路透社/ Ibraheem Abu Mustafa]

联合国总部坐落在纽约第一大道上,俯瞰着东河。它是在潮水般的掌声和各方高度期待之中开放的。对于这个充满血腥气息且伴有习惯性哀悼的世界,这里似乎曾是终结其疯狂的希望。

这是我们的全民希望。这是一个沉重的誓言,通过它,世界可以共同寻找,寻找方法扼杀那些长久以来不受约束的国家在那些较弱国家上强施的贪婪和傲慢。它没有奏效。

联合国于1945年10月24日在旧金山成立,开启了无限希望。正如在其高远的序言中所宣布的那样,最初的51个成员国承诺拯救”后代于战祸…… (重申) ……人享有尊严和价值,基本人权的信念, ……国家的平等权利……建立条件,国际法得以维持……以确保……武装力量(将)不能使用,共同利益。”

73年后,这些充满激情的人性话语再一次被证明只不过是闲聊,在这种闲谈中,强有力的人可以制造辩论的基调。

在痛苦和惩罚的政治艺术形式中,少数国家反复使用否决权来确保安理会–联合国授权最多的机构,可以长期进行抱怨发泄,而无需付出行动。

首先,俄罗斯使用否决权112次–比联合国安理会的其他任何常任理事国都多。最近,在2018年4月10日,俄罗斯阻止了一项决议,即确定对叙利亚杜马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负责方。迄今为止,自2011年冲突开始以来,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已经使用了12次否决权。此前,它曾否决安理会2014年对其吞并克里米亚的谴责。

排在第二位的是美国。迄今为止,它已行使约80次的否决权。自1982年以来,以色列的保护国已经否决了批评该国的36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这超过了所有其他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否决总数。

最近,它否决了科威特提出的一项决议,即谴责以色列在三月大回归大游行期间袭击数千名巴勒斯坦人,该决议要求对发生的大规模屠杀和伤害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2017年12月18日,它否决了安全理事会15个成员国中14个批准的决议草案,即敦促各国不要在耶路撒冷设立使馆。

从其本意出发,否决权确保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阻止任何集体的联合国行动,无论是对国际危机的外交或武装反应,因此,为了自己狭隘的地缘政治计划,牺牲掉国际社会的意愿。

联合国的无为,或受到制裁的暴力,长期以来背叛了其作为世界中立仲裁者的使命,即确保平等和公正地实施国际法,追求世界和平。

没有其他任何国家能如此粗暴地触犯联合国的核心原则,以色列–建立在它抢夺和偷盗来的巴勒斯坦土地。

数十年的巴勒斯坦种族清洗

从第一天起,当联合国向全世界宣布,巴勒斯坦已经退居次要地位,以色列作为欧洲在中东延伸的时候,这个国家在推行种族清洗方面已经动摇了国际法。

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制宪者利用肆无忌惮的恐怖来实现目标时眼睛都不眨。 1946年,由英国派遣的恐怖组织伊尔贡(Irgun)轰炸了国王大卫酒店,夺取了91条生命,其中大部分是平民。

这次大屠杀以及联合国调停人福尔克•贝纳多特(Folke Bernadotte)被暗杀,在1948年在耶路撒冷一时吸引了世界的眼球,但巴勒斯坦人和英国人在犹太复国主义民兵手中经历的恐怖十年鲜为人知。

在此期间,巴勒斯坦人和英国警察和军事人员遭遇爆炸物,狙击手或私刑的暗杀。犹太恐怖分子大规模袭击基础设施,抢劫银行并轰炸军事和警察设施,政府办公室和船只。他们利用饵雷陷阱,伏击和车辆爆炸破坏铁路,桥梁和石油设施,采取冷酷的独立行动,世界在上个月再次看到历史重演–以色列军队。

数万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示威者在过去几周遭遇袭击,没有必要彻底重铸这个噩梦,造成45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到目前为止,这场大屠杀已被记录在案。

毫不奇怪,大多数遇难者和伤者都在头部或背部后方中枪。

平民屠杀当然是以色列历史重要组成部分。沿着它的记忆线走下去,可以看到它在真实或想象中给最脆弱的敌人实施了不间断的屠杀模式。

2008-2009年加沙战争

在2008-2009年冬季,以色列对加沙发起了大规模袭击。在头9个小时内,它已经向地表投下了100多吨炸药。

在未来的日子里,数万平民遭到向拥挤居民区发射的白磷弹袭击,这是违反国际法的主要战争武器。

这些炮弹袭击了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的主要大楼,大约有700名平民需要避难,无数人死伤。

在敌对行动结束的前一天,三枚磷弹落在另一个有明显标志的联合国设施中,其中一个在教室引起大火。

白磷会产生可怕的灼伤。它粘在受害者的皮肤上,穿透他们的身体,导致肝脏,心脏和肾脏受损,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导致多器官衰竭。除非缺氧或直到完全耗尽,白磷会继续燃烧。

在整个袭击过程中,以色列使用7000个多用途改进的”常规”炮弹发射,旨在避免国际上禁止使用传统集束炸弹。

作为一种反装甲和杀伤性武器,每个炮弹在100米范围内爆炸,产生数百个小碎片,进行无差别伤害。一个例子是1月6日在Jabaliya近东救济工程处学校附近发生的一起袭击事件,造成4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那一次,以色列承认使用炮弹。

联合国加沙冲突实况调查团裁定,这些袭击构成违反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并涉嫌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以色列袭击造成约14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包括数百名儿童。

南非法学家理查德•戈德斯通(Richard Goldstone)是前国际战争罪检察官和发表该报告的联合国小组成员,他称以色列的行为是”蓄意袭击,旨在惩罚、侮辱和恐吓平民,从根本上削弱了当地的经济能力,并迫使其日益增长的依赖感和脆弱感。”

在奥巴马政府带头捍卫以色列的同时,联合国没有采取任何步骤追究以色列屠杀期间屡次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2014年加沙战争

五年之后,以色列再次发起攻击,它以大规模武力对加沙发动了另一场战争。

根据联合国报告,”毁灭规模空前严重”,即 6千多次空袭,1.45万枚坦克炮弹和3.5万发炮弹。

这些爆炸装置大多被用于人口稠密的地区,并被设计为具有”广泛”影响,以确保接触区域内的任何人或任何东西都可能因爆炸力和不精确性而被杀害或损坏。

一个非政府组织报告说,与上一次加沙袭击相比,本次高爆炸性炮弹的使用率增加了533%。

正如联合国指出的那样,在人口稠密的居民区街区随意发动空袭,使用具有广泛影响的爆炸物并摧毁加沙,可能违反了禁令,即禁止对平民进行任意攻击,因此, 构成战争罪。

当以色列的报复渴望最终得到满足时,有2256名巴勒斯坦人罹难,大多数是平民,其中包括538名儿童和308名妇女。超过1.1万人受伤,其中三分之一是儿童, 1千多人永久残疾。

在包括联合国学校在内的各种庇护所寻求庇护时,许多遇害或残废的人成为攻击目标。 20名平民在Jabaliya小学袭击中丧生,数十人受伤,当时3千多名流离失所的平民在这里避难。

犯罪不仅仅是为了掠夺生命,以色列的集中攻击旨在对社区造成持久破坏。

以色列军队损坏或摧毁了235所学校。数万所住宅,数百家工厂和农场被完全夷为平地。加沙的唯一电站和一条主要污水管被摧毁。

在以色列发动攻击约六周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加沙的血洗灾难举行紧急会议。

该组织用最强烈的措辞,通过了一项决议,其中相关部分谴责”以色列对被占加沙地带进行的最近一次军事袭击所造成广泛,系统性以及严重侵犯国际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行为,其中包括过度和无差别攻击,对平民地区进行空袭,违反国际法,和包括针对医疗和人道主义人员在内的其他行动,构成国际罪。”

虽然该决议要求立即停火,但可以预见的是,以色列忽视了这一决议。只有一个国家投票反对该决议–美国。

尽管国际刑事法院目前正在对2014年大屠杀进行调查,但迄今为止,联合国本身并未采取肯定性措施,也未对以色列实施任何制裁。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