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娜塔莉·波特曼的决定本身不是重点

等等
女演员娜塔莉•波特曼决定不参加以色列六月的颁奖仪式 [路透社/马里奥·安祖尼]

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不是反犹太复国主义者。长久以来,她一直支持以色列,并且经常被称作自由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我们不要忘记,她执导并主演了《爱与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表达了她对标志性犹太复国主义者,以色列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阿莫斯•奥兹(Amos Oz)的无比钦佩。

然而,波特曼决定不前往耶路撒冷(Jerusalem)接受奖项,这并不令人意外地引发了以色列政府和许多右翼政治家的暴力和尖刻反应。有人呼吁撤销她的公民身份,还有许多人称呼她:从”天真”到”伪君子”,接近反犹太主义。

另一方面,”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的支持者认为,波特曼赞同BDS,她拒绝参加颁奖仪式,或与以色列国家有关的政治和制度。毕竟,BDS本身不抵制个人或以色列人,而是抵制国家机构。

为了证明这些说法是错误的,波特曼解释她决定退出颁奖仪式的原因,她将宣布她计划捐赠的以色列的慈善机构。

这些可预见的反应吸引了大量的媒体报道,但这不应掩盖波特曼上述意外宣布所涉及的实际问题。虽然她因名声激起了公众争议,但这个故事更多在于是什么变化推动她作出这一决定,而不是她决定本身。地表的三项事态发展尤为重要。

真实情况

其中一个事态发展是加沙人民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非暴力活动。近几周来,人们为了提高抗议之声献出生命或遭受伤害。

他们坚持有权返回祖先的土地,并且更迫切地谴责,他们在这个最大露天监狱中的困境。尽管纽约时报和其他媒体努力将最近的加沙抗议活动称为”冲突”,但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在面对以色列狙击手的枪击时,一周一次勇敢地走向军事围栏,采取非暴力战略。

尽管以色列在对巴勒斯坦土地长达数十年的占领过程中,使用致命武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也许是以色列军队第一次瞄准数千人射击,好像游戏一样。迄今为止,已有39名抗议者遇难,而伤者人数超过4千。

因此,抗议者的非暴力战略的规模不仅是无与伦比的,而且还产生了激烈反响。波特曼毫无疑问地看到了加沙的图像,她必然被这些感动。

第二个发展是,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特别是千禧一代,其中许多人都是波特曼的粉丝。在巴以问题上的美国校园辩论比以往更加两极化,至少部分程度上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犹太人加入了评论以色列的行列。

此外,曾经,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犹太人游说团体,今天还有其他组织,如J-Street和犹太人和平之声(Jewish Voices for Peace)等,这些组织至少已设法对抗前者的一些宣传。因此,过去几年中,尤其是年轻的犹太裔美国人的公众舆论发生了显著变化。

最后,特朗普的当选和危机驱动的管理在美国内部营造了不同的政治氛围。事实上,成千上万的公民,其中包括许多美国犹太人,已经以我们过去从未见过的方式被政治化。

特朗普决定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并宣布以色列对该城市拥有主权,这进一步推动了甚至恶化了更加进步的犹太人的挫折感和紧迫感。

在#我也是(#MeToo)运动和加沙之间

因此,我们必须在更广泛的背景下理解波特曼的决定。 这个曾在许多年前帮助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制造亲以色列宣传的女人显然改变了态度,并且不仅是在巴以问题上。 她最近对#我也是(#MeToo)运动的支持是其政治转型的另一迹象。

然而,波特曼和其他名人对以色列殖民计划的影响,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就像#MeToo运动不是仅只是关于女性公众人物遭受性骚扰一样。

虽然波特曼的决定和媒体的关注,有可能改变巴以问题的公共话语,但最重要的是,以色列摧残巴勒斯坦人的手段–暴力和野蛮,即使在-或者也正是因为-后者使用非暴力的抗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