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西方媒体’和大众欺骗

2018年4月6日,巴勒斯坦人将31岁的巴勒斯坦记者亚瑟·穆尔塔贾的尸体抬出来,他于2018年4月6日在加沙地带被以色列枪手枪杀 [Ibraheem Abu Mustafa / 路透]
2018年4月6日,巴勒斯坦人将31岁的巴勒斯坦记者亚瑟·穆尔塔贾的尸体抬出来,他于2018年4月6日在加沙地带被以色列枪手枪杀 [Ibraheem Abu Mustafa / 路透]
“加沙与以色列边界:冲突导致1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这是当以色列士兵以精确冷静的方式屠杀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时,英国广播公司(BBC)会使用的典型新闻头条。然后他们会补充说,”巴勒斯坦官员表示,”,”以色列部队在加沙与以色列边境的抗议活动中造成至少16人丧生,还有数百人受伤……以色列军方表示,士兵在暴乱后才开始射击。”
 
此类不置可否的新闻究竟来自何处,这种含糊不清的语言,这种对被动语态的病态着迷,在报道中系统性地损害了真相–近交搪塞是什么意思,全球读者会怎么看待 “加沙 -以色列边界”?

在这个”边界”上实际发生的事情微乎其微。BBC和 “西方媒体”报道中所发生的事情才重要。但是真相呢?实际上发生了什么?谁拥有致命火力,谁裸露尸骨?为数不多的巴勒斯坦新闻工作者之一–亚瑟·穆尔塔贾(Yaser Murtaja)原本可以向世界报道真相,却被以色列枪手故意杀害了。所以,对于世界而言,事实是由BBC或纽约时报等媒体操纵的。

巴勒斯坦人如同无辜的瞪羚一样行走在一群恶毒的猎人面前,他们经历过的实际情况,和BBC,CNN或纽约时报报道的情况中间有多远的差距,多大的不同?

 
大众欺骗

在其开创性的《启蒙辩证法》(1944)一书中,批判理论奠基人物西奥多·阿多诺和马克斯·霍克海默(Theodore Adorno and Max Horkheimer)提出了迄今为止仍具传奇意义的一章–“文化产业:启蒙-大众欺骗”。

在本章中,他们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如何将社会主体塑造成大众文化的消费者–正如同他们是星巴克咖啡或麦当劳汉堡包的消费者–也就是说他们的主体性是文化产业创造的,谣言不仅仅能娱乐和吸引他们,并且事实上,将他们打造成意识形态统治的被动接受者,而这是超越他们的认可或批判的。这给了他们一种错误的选择自主感。

今天我们眼中的”西方媒体”正是能证明阿多诺和霍克海默洞察力的重要例子,”新闻”的产生就是商品拜物主义的完美例子。像BBC,CNN,纽约时报这样的新闻来源如同”西方媒体”品牌。他们可能认为自己是客观新闻媒体,偶尔会为航空公司或洗涤剂提供商业广告。但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品牌,就像他们宣传的其他品牌一样。

历史上, “西方媒体” 的最初定位与原先苏联集团,中国或者一般被称为”国家控制” “宣传”的”第三世界” 对立。后者因此被认为是虚假的,从而前者可以将自己定位为”独立”,”客观”,”公平”和”真实”的。

现在的政治品牌已经达到了可以自我指定真理的地步。这可能是自相矛盾的-也或许不是-像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样的顶级骗子,首先通过自己的”另类事实” 在防守上夸大 “西方媒体”。他的谎言和骗子主义是与”西方媒体”相对立的新闻品牌。

 “西方媒体”现在处于自我防御的冲击状态。它认为自己受到操纵性虚假信息的威胁,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丑闻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了解到私人公司从社交媒体上挖掘”矿山数据”,以便在全国选举中操纵关键受众。在剑桥分析公司的例子中, “西方媒体”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对手,一个全新的竞争对手。剑桥分析公司是在”西方媒体”面前的一面闪亮的大镜子,在实践和品牌建设方面超越了他们。


请允许我解释一下。

当时和现在的殖民主义

让我们以BBC为例,看看它如何将自己打造成事实和真相的衡量标准–同时系统地参与阿多诺和霍克海默所谓的”大众欺骗”。

让我们首先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英国人是否从他们漫长而恶毒的殖民主义历史中吸取了教训,在这段历史中,他们蹂躏了地球及其居民,以及损害了自然资源?他们是否对这段历史感到后悔–他们看到亚洲,非洲或拉丁美洲的人们,是否带着内疚,悔恨或道歉的态度?例如,杰出的印度国会议员沙希`塔罗尔(Shashi Tharoor)曾有说服力地争辩说,英国因掠夺印度珍贵的财产而需要对印度进行赔偿。在任何公正的世界里,这种赔偿既可以作为事实,证实英国曾经对印度的做法,也可以对其犯下的暴行报以部分的忏悔。

但是你可能会说过去的就过去了。已经造成的无法改变。让我们继续前进。这很公平。但是,BBC的”英国人”是否已经汲取了教训,对其暴行表示遗憾,还是在其他地方继续炫耀英国征服印度的种族主义殖民态度,实践和话语。看看BBC报道以色列征服巴勒斯坦的方式,再将其与他们自己征服印度的殖民语言进行比较。

有两个历史文件可供全世界参考,看看英国人对殖民主义的态度是如何保持一致:一个是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另一个-是散文和光学两种方式-BBC以此报道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殖民占领。二者完全相同。

扭曲真相

今天,BBC是以色列宣传机构的组成部分–有无数证据可供世界参考,以色列人屠杀巴勒斯坦人,就像他们自3月30日以来一直在做的那样,当时加沙人正在纪念其”国土日”。以色列军队开始针对并故意杀害巴勒斯坦人,因为BBC和其他”西方媒体”一直在软化这种恶毒的对手无寸铁之人展开大屠杀的冲击。BBC制定了反人类罪–定居者殖民地的所有高级政治家必须在法庭上被逮捕和审判–这可以解释,甚至是合理的。
在视觉和口头策略上,BBC对以色列的历史罪行和其今天持续的所作所为的处理方式非常简单。

看看他们的报道:首先,照片展示巴勒斯坦人举起拳头,张开嘴巴,他们愤怒的面孔和举起的旗帜–他们正在威胁着谁,不是吗?:暴力,危险和威胁。确保你相机的框架足够结实。千万不要打开框架,或向以色列枪手示威,这些枪手可以向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平民发射实弹。那会揭露谎言,破坏品牌。

然后是最有害的措辞–从”冲突”开始。什么”冲突?”哪两方之间发生冲突? “冲突”就是以明显对等的力量对抗–两剑冲突,两拳冲突,两军冲突–一个子弹不会与一个手无寸铁的身体”冲突”。子弹穿透伤口并致死(不与身体发生冲突)。通过选择”冲突”一词,BBC说了谎:它将两个元素伪装成或多或少相同的,两个军队,两个对立力量。没有这样的事情。一边是一支无情的军队,由奥巴马和他的前任和后继接班人武装;一边是手无寸铁的人。BBC用”冲突”这个词来掩盖事实。

然后是真正的噱头:使用恐慌的援引句子:用引号损害真相。在场的记者是聋哑人和盲人-他们没有看到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的枪手杀死和伤害-所以把他们的屠杀的”报道”-而非真相-归结为巴勒斯坦消息来源-这会损害报道的真实性。”他们”说很多人死亡或受伤–BBC可不承认这些可有可无的巴勒斯坦人被残害和谋杀的真相。

事实真相受损–“巴勒斯坦官员说,”有如此多的人受伤和死亡–这不是BBC说的–因为BBC只有在以色列人遇难或受伤时才会正式报道事实。
谈到对工党的反犹太主义指责,BBC可以是前线和中锋,大胆而勇敢,但是当谈到以色列杀死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时,BBC的相机和文字就躲到了以色列士兵的后面,从他们的角度来讲话。

简单的事实

BBC并不是 “西方媒体” 品牌的唯一产品。 “纽约时报”更糟糕,CNN比它们两个更糟糕,无尽的,令人生厌的。

“西方媒体”是一种品牌,噱头,为”西方”和全球各地的系统性大规模欺骗服务–而BBC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例子。

 “西方媒体”在历史上一直反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由国家控制的媒体,后者确实服务于统治国家的谎言。但是这种媒体的谬误如此公然庸俗,公众不会相信它。大多数人不相信伊朗,埃及或土耳其官方媒体所说的话。当他们阅读或观看这些新闻来源的消息时,他们会带有强烈的怀疑和不信任。 “西方媒体”在这一事实虚假地将自己定义为与上述情况相反的。铲除这种谬误并揭露其恶毒的谎言,或者阿多诺和霍克海默正确地称之为”大规模欺骗”,是非常容易的。

反对”西方媒体”的大规模欺骗,最好和最强大的力量就是真实地讲述。巴勒斯坦的困境根本不复杂。这实际上非常简单,它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解决方案。

以色列是欧洲殖民主义最后一个强大的残余。以令人惊讶的char ism说法,它为犹太人的剥夺和犹太人的痛苦提供了全部的历史,以便剥夺和给巴勒斯坦人带来痛苦,窃取他们的土地,建立一个驻军国,并将其置于欧美持续的殖民和帝国利益之手中帝国主义。

这是一个简单事实,每天阅读一次,您将不受”西方媒体”的大规模欺骗的影响。

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人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窃取他们的土地,破坏他们的家园,铲除他们的橄榄树,冷血屠杀他们–如果有人敢说他们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他们就开始大喊”反犹太主义”–而且因为反犹太主义是一种根植于欧洲历史的疾病,欧洲人在被称为反犹太主义时就会闭嘴。

但是整个世界对这种错误的指责并不在乎。我们将与反犹太主义作斗争,我们将与伊斯兰恐惧症作斗争,我们将与种族主义作斗争,最重要的是我们将与殖民主义及其最后的堡垒犹太复国主义作斗争。我们不会保持沉默。我们将见证巴勒斯坦事业的历史性正义。犹太复国主义者是凶残的小偷。他们在明亮的日光下对巴勒斯坦人行窃,他们正在世界眼前杀害巴勒斯坦人,这让人难以置信。

BBC及其同行大可以尽其所有的少年噱头来扭曲真相。但世界正在观望。世界是保持警惕的。巴勒斯坦的民族解放运动表现在全球抵制、撤资、制裁(BDS)运动中,在”回归大游行”中将继续前进,并终将胜利种族主义和腐败的犹太复国主义思想–而BBC只能在那个美丽的真理盛宴中成为旁观者。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