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的去留与不堪的交易

内塔尼亚胡
内塔尼亚胡

2月13日,以色列警方结束了一项自2016年开始的调查,并建议以腐败、欺诈和背信罪名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提起诉讼。

现在,所有的焦点都对准了总检察长阿维哈伊·曼德尔卜利特,因为他将最终决定是否对内塔尼亚胡提出正式起诉,而后者几乎已经成了以色列现代政治的代名词。

如果现任政府的任期能够持续到2019年秋,那么内塔尼亚胡就将成为以色列总统。但是,现在尚不清楚这是否能够取得成功。

内塔尼亚胡自2009年3月开始,担任以色列总理一职,此前他还曾于1996年6月至1999年7月期间担任这一职务。在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下,以色列的经济空前发展,并取得了一系列的外交成就。

与此同时,以色列国内势力的分化也成为其鲜明特色,关于在叙利亚、黎巴嫩、加沙地区发生战争的传言也渐渐平息。内塔尼亚胡如何处理自己的敏感状况,这将对相关事件和后续情况产生决定作用。

以色列警方所开展的代号为”案件1000″和”案件2000″的调查,并不是内塔尼亚胡所面临的唯一的法律挑战,关于腐败案的其他调查仍在继续。

内塔尼亚胡深陷的丑闻–包括10年来接受总价值为30万美元的礼品–所产生的影响,可能造成以色列政治生态的紊乱,内塔尼亚胡在执政联盟的对手们将给他及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施加巨大的影响。

内阁成员并不倾向于对事先决定领导人的命运,但是他们密切关注这场政治风暴的动向。内塔尼亚胡的同事们对进行新的选举没有太大兴趣,但是也不愿意跟着这艘大船一起沉没。

以色列财政部长摩西·卡隆与教育部长纳夫特利·贝内特所面对的难题非常明显,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即使是重新组阁也无法消除这种影响。

因此造成的结果是,随着内塔尼亚胡危机的进一步深化,内阁成员将侧重于展现个人的成就来吸引选民。

随着这场政治悲剧的节奏逐渐加快,内塔尼亚胡将召集其支持者来保护他的个人名誉,并阻止任何急于让他下台的敌人。内塔尼亚胡在内阁中的伙伴也即被调离这个漩涡,以保证其所在集团长远的政治野心,特别是在要求内塔尼亚胡辞职的呼声高涨的情况下。

这种困局的危险之处在于,内塔尼亚胡可能会同意执政联盟中更具野心的派别所提出的要求,例如,这将促使鹰派人士,要求对伊朗在戈兰高地进行的侵略行为作出强硬的回应。那些要求扩大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建设的人也同样如此。

这些集团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引发叛乱,并迫使其在议会中的代表对政府进行监控。因此,为了应对这些压力,总理要保留原职可能会付出很沉重的代价。

此外,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系也让事情变得更为困难。

以色列政府认为,以色列在美国的地位是不可战胜的,因为它不仅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还得到了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除此之外,还有特朗普政府对2015年与伊朗签订的核协议的公开敌意。

但是,这种信心似乎出现了明显的下降。本月,白宫发言人批评了内塔尼亚胡,并否认了关于美国正与以色列讨论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的传言,很明显,以色列已经挑战了特朗普政府的红线。

如果白宫的这种批评真的反映了以色列与美国之间增大的分歧,那么任何收紧以色列行为的转变都将使二者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化。

内塔尼亚胡并非政坛新手,他对自己所面临的困境非常清楚。如果他违背原则并屈从于对手的要求,那么他将无法再胜任目前的职位。

如果内塔尼亚胡选择妥协的话,他的统治也将结束。当下的赌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严重,不仅是对内塔尼亚胡本人而言,还有这个仍处于他统治下的国家。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