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有证据清晰地显示,唐纳德·特朗普任职总统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最近在134个国家进行的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只有30%的受访者对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持积极态度。

这个数据相较巴拉克·奥巴马任职总统期间下降了20个百分点。皮尤研究中心指出,中国–获得30%的支持–几乎与美国相当。在英国发布的”软实力30强”报告中,美国从2016年的第一位下降到了去年的第三位。

特朗普的支持者说,软实力并不重要。白宫预算管理办公室主任马尔瓦尼宣布了”硬实力预算”,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削减了30%的资金。对于那些奉行”美国第一”口号的人,则认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想法都是次要的;他们是对的吗?

软实力靠的是吸引,而不是强迫(大棒)和收买(胡萝卜);它是对人们包容而不是强迫。从个人层面讲,聪明的父母都知道,如果他们以正确的道德价值观引导孩子,而不是仅仅依靠殴打或威胁,他们的威信会更高,持续得也更久。

在很久以前,政治领导人就明白建立在制定工作议程和讨论框架能力之上的权力的益处。如果你能够吸引别人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你就不必强迫他们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

如果美国想要别人遵循他的价值观,那么它可以在大棒和胡萝卜手段中有所节制。除了硬实力,”吸引”也可以成为加倍的力量。

任何国家的软实力都来自三个方面: “它的文化”(是否对其他国家有吸引力),它的政治价值(在国内外是否有影响力),以及它的外交政策(是否有道德合法性与权威又带点谦逊,是否能够意识到他国的利益)。

政府在国内的行事方式(例如维护新闻自由),在国际机构的行事方式(与他人磋商和多元化),以及外交政策(促进发展和维护人权)都会影响其他国家。在所有这些领域,特朗普都与美国政策的吸引力相悖。

幸运的是,美国不仅仅只是特朗普及其政府。与硬实力的根本(如军事力量)不同,许多软”能源”都是与政府相分离的,只有部分呼应政府制定的目标。在自由社会中,政府无法控制文化。
事实上,缺乏正式的文化政策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来源。像《华盛顿邮报》这样揭示女性独立和新闻自由的好莱坞电影就能够吸引其他人。美国各机构的慈善工作,以及美国大学研究自由的益处等也是如此。

公司、大学、机构、教堂和其他非政府组织都可以创造自己的软实力,可以支持或抵制官方的外交政策目标。

所有这些软实力的独特来源在全球信息时代很可能越来越重要。因此各国政府有更多的理由确保他们的举措和决定旨在建立和加强其软实力,而不是徒劳地削弱它或是浪费它。

虚伪,自大,漠视他人意见,或是以狭隘的国家利益观念为基础的国内外政策,都会削弱软实力。例如,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后进行的民意测验中,吸引力急剧下降,这是对布什政府及其政策、而不是对整个美国的反应结果。

伊拉克战争并不是第一个降低美国民意支持的政策措施。在70年代,全世界许多人抗议美国在越南发动的战争,美国当时在世界上的立场并不受民意支持。

随着这一政策的改变和战争记忆的消退,美国恢复了以前失去的很大部分软实力。同样,在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也恢复了软实力,尽管在中东地区恢复的程度较小。

尽管如此,怀疑论者认为,美国软实力的兴衰并不重要,因为各国总是为了自身利益而相互合作。但是这个论证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合作存在级别问题,而这个级别取决于吸引和拒绝的程度。

此外,该国软实力的影响还延伸至非政府行为,如鼓励或者阻止恐怖组织招募。在信息时代,成功不仅取决于哪支军队获胜,而且在于谁的故事更胜一筹。

美国最大的软实力之一在于其民主进程的开放性。即使美国的错误政策降低了它的吸引力,但它自我批评和改正错误的能力也能使其对他国具有更深层次的吸引力。

在海外抗议者举行游行反对越南战争时,他们常常唱着歌曲”我们一定要胜利”,这是歌颂美国民权运动的一支歌曲。毫无疑问,美国将会克服这种情况。鉴于以往的经验,美国在特朗普时代结束后恢复软实力还是有希望的。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