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是什么让伊朗与阿拉伯“邻居们”团结一致?

是什么让伊朗与阿拉伯“邻居们”团结一致?
是什么让伊朗与阿拉伯“邻居们”团结一致?

在伊朗伊斯兰革命1979年胜利之前,伊朗是与以色列保持友好关系的少数几个伊斯兰国家之一,但是,遗憾的是,被推翻的伊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为埃及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签署的戴维营协议铺平了道路。

这对于那些将巴勒斯坦问题当作自己问题的大部分伊朗人来说并非容易之事,因此,当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之时,第一个举动就是将巴勒斯坦旗帜高挂在第一座巴勒斯坦大使馆前,因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及其领导者们一直将巴勒斯坦问题当作是自己的问题,因此,他们在革命胜利第一时刻做出了自己的最初决定,即使这个决定意味着遭遇压力、被封锁,甚至是因此而遭遇直接或间接战争。

对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来说,巴勒斯坦的痛苦–正如所有的阿拉伯兄弟国、友邻国的痛苦–就是伊朗的痛苦,巴勒斯坦的安全与自由同样也是伊朗的安全与自由。

但是,某些人致力于将该地区变成一个”清算之地”和”欲望之地”,与此正相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认为,整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就是伊朗的安全与稳定,我们阿拉伯”邻居们”的安全与繁荣正是所有人的优先考虑事宜。

与此同时,伊朗曾在多个场合不断进行呼吁,呼吁该地区各国团结一致,为各国间的安全与稳定奠定基础,并呼吁通过对话和共同原则来建立信任机制,以为各国走出当下的”黑暗隧道”做准备。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止一次地曾强调称,伊朗一直在向所有人伸出”友好之手”,以维持友好的邻里关系、确保”邻居们”的安全、维护”邻居们”的利益,伊朗希望所有人都能在各族人民面前、在历史面前、在未来一代人面前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

但是,外国势力不断对该地区战争进行影响,并试图”复制”这些战争,不给该地区实现和平的机会,这些外国势力支持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入侵伊朗和科威特,之后,又发动战争来推翻萨达姆政权,同时,这些外国势力还对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进行支持,之后,又发起”清扫”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运动,之后,外国势力又开始支持叙利亚的其他类似组织机构,然后又发动战争来摧毁这些机构,并以打击极端组织为借口来对叙利亚进行侵占。

这些外国势力在以色列与黎巴嫩的战争中也使用了同样的”伎俩”,除此之外,他们非法侵占巴勒斯坦,不断侵犯叙利亚领空,同时,在持续三年之久的也门战争中,这些外国势力使用西方武器进行大屠杀,我们这片地区从过去发生的一切及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中,能获得什么?这对整个世界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可以这样说,半个世纪或多半个世纪以来的政治状况,已将世界推送至一种可以称之为危机的状态了,当今的世界似乎面临”死路一条”,国际关系正变得违背其历史原则和最初的基本法则,同时,该地区正逐渐演变成一个缺乏最起码安全的地理区域,而且,各种种族冲突、民族冲突、宗派冲突、宗教冲突、氏族冲突及部落冲突斗争不断在该地区肆虐。

同样,安全已经成为该地区的一个”奢侈品”,该地区的各民族之间拥有很多相同之处,仅有很小的分歧,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库尔德人、波斯人–以及该地区之外的其他民族–拥有着相同的文化、拥有着相近的语言文字、拥有着几乎完全相同的传统与习俗。

事实一直如此,为什么我们要放弃这些共同之处,而让整个地区充满对抗,而这些对抗只能给各个民族带来”黑暗”、带来更多的仇恨,并带来更多新形式的内战。

如今,我们不想再重走历史,不想再重新经历历史上那些残酷的战争,我们应该注视彼此的眼睛,我们应该通过谈判来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而不应该是通过战争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是要忘记我们之间的差异与分歧,我们想要的是,不要加剧我们之间的分歧,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其关于构建新区域提案中表示–希望该地区的所有国家搁置彼此的差异与分歧,努力实现各方的共同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的新提案旨在遏制”大影响力势力集团”侵犯”小影响力势力集团”,因此,该地区的一些小国家也能参与地区事务当中,这些小国家也能维持本国的利益。

对于我们这些阿拉伯”邻居们”来说,我们拥有相同的海、陆边境,共同的安全是基于各方遵守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共同标准,例如,尊重他国主权、禁止使用武力威胁、和平解决危机、尊重他国的领土主权和边界不可侵犯性、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他国解决国内问题的权利等。

除此之外,各方还需采取必要的措施来建立彼此之间的信任,例如,通知军事演习活动、保持军事行动透明化、减少军备开支、增加军事互访等,我们可以首先从简单的举动开始做起,比如,鼓励各国进行旅游产业支持、鼓励各国共同投资、在核安全框架下建立合作项目、共同对抗环境污染、共同应对各种危机等。

伊朗再次向其”邻居们”伸出友好之手,伊朗作出这样的抉择是真诚的,而且这是伊朗的一个战略性抉择,因为伊朗确实相信,该地区所有国家团结一致要比各国四分五裂好得多,而正是忧虑和眼前的短暂利益导致了各国之间的分歧,在未来的几年里,和平可能无法成为优先事宜,但如果我们不重视和平,那么未来几代人绝不可能”注视彼此的眼睛”。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