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冷战

第二次冷战
第二次冷战

冷战持续了四十年,其开始在柏林,结束也在柏林,有关冷战的好消息是其仍然保持”冷战”状态,因为超级大国在先前的竞争中并未使用核武器。

除此之外,美国及其欧洲和亚洲盟友国的胜利,是由于苏联最终无法在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进行持续性努力。

冷战结束四分之一世纪后,我们正面临着第二次冷战,这场战争既熟悉又与先前冷战有所不同,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而只是一个人口约为1.45亿的国家,其经济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并且,俄罗斯没有政治意识形态。

尽管如此,俄罗斯仍然是世界两个主要大国之一,其拥有核武器,并且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准备利用其军事、能源、互联网能力来对盟友国进行支持,并以此来削弱邻国和敌对国势力。

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据预计,第二次冷战将迎来俄罗斯与美国及欧洲友好关系的新时代,很多人认为,后共产主义的俄罗斯将重点关注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当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之时,美国与俄罗斯进行合作——而不是与伊拉克保持相同立场——成为两国关系的一个良好开端。

但这种合作关系并没有维持很久,这将是历史学家在未来几十年内将要探讨的一个问题,某些观察家指责美国历任总统,指责美国在俄罗斯遭遇数起危机之时,未能对其进行经济支持,除此之外,还有观察家们指责北约的扩张,并称,北约很可能会仿效美国,把俄罗斯作为其潜在的竞争对手。

确实,俄罗斯在20世纪90年代向市场经济痛苦转型时期,美国可以——甚至是应该——表现得更加慷慨,与此同时,北约的扩张是否优于欧洲的其他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安全战略布局,目前尚不清楚。

然而,第二次冷战出现的最大责任方是俄罗斯,特别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正如此前历任俄罗斯总统一样,普京认为这个由美国支配的全球体系,对其政权构成了威胁,并且对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地位构成了威胁。

近年来,俄罗斯利用武力吞并了克里米亚,这是一个违反国际法基本原则的举动,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是绝不可能被武力改变的。

普京继续利用军事手段秘密地对乌克兰东部、格鲁吉亚及巴尔干部分地区的稳定进行着破坏,俄罗斯疯狂地使用武力,特别是在叙利亚境内对恐怖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进行支持。

除此之外,根据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说法称,”普京采取欺诈和欺骗的手段干预美国的政治和选举过程,其中包括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情报部门负责人表示称,从现在开始,直到11月美国中期选举为止,他们将加倍付出努力,俄罗斯已成为一个修正主义国家,尽管利用一切办法来扭转现状毋庸置疑,但支持欧洲防务及对乌克兰进行武器支持,也是一个合乎逻辑的反应。

但是,要求科技公司采取措施以防止外国政府试图对美国政策进行干预之外,美国还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美国人必须意识到防御是不够的,国会有权要求对俄罗斯实施进一步的制裁,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拒绝执行国会已批准制裁的举动是错误的。

美国政府还应该表达自己的意见,应该对俄罗斯政权任意逮捕反对者及屠杀记者的行为进行批评,如果特朗普——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继续纵容俄罗斯,那么,国会、媒体、组织机构、学者们应该揭示普京政权的腐败行为。

或许这些信息的传播可能会对普京内部反对者形成支持,支持其说法普京停止对美国和欧洲政治的进一步干预,随着时间的流逝,俄罗斯将会支持更具责任感的势力集团。

与此同时,美国的目标不应该是结束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两国之间的关系确实比第一次冷战时期的状况更加糟糕,美国的目标应该是为了美国的利用,尽可能地寻求两国间的外交合作。

如果能够确定俄罗斯乌克兰人不会进行报复行为,那么俄罗斯可能会愿意停止对乌克兰东部进行干涉,以换取减轻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制裁,同样,如果增加俄罗斯干预叙利亚战事的”干预成本”,那么克里姆林宫可能对叙利亚战事的升级不再感兴趣。

与此同时,美国需要俄罗斯的支持来加强对朝鲜的制裁,而且,避免新的核武器竞争关乎两国利益。

除此之外,美国有必要定期与俄罗斯举行外交会议,并进行文化、学术交流,并且国会代表团有必要对俄罗斯进行访问,这并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作为一种方式,来证明许多美国人希望与俄罗斯建立友好关系。

俄罗斯在普京当政期间”遵守纪律”将对美国及其盟友国有利,对于俄罗斯而言,在普京离去之后,俄罗斯将会拥有一些”普京学说”之外的其他理念。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