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伊拉克战争爆发15年后:我们应该从中汲取怎样的教训?

伊拉克战争爆发15年后:我们应该从中汲取怎样的教训?
伊拉克战争爆发15年后:我们应该从中汲取怎样的教训?

21世纪最大灾难之一的伊拉克战争的开始,距今已有15年。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法国《世界报》曾刊登一篇以《我们都是美国人》为题的文章,并预测俄罗斯将成为美国的主要盟友。然而,随着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于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现在,我们知道,这场在中东内部制造了分裂的战争,代表着美国在冷战之后的霸权地位开始终结。我们还知道,虽然入侵伊拉克是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的,但实际上这场入侵的基础却早在911事件发生之前就已奠定。

1998年1月初,美国新保守派的”美国新世纪计划”(PNAC)呼吁美国总统克林顿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小布什在赢得2000年总统选举之后,便宣布将伊拉克问题视为最重要的安全问题之一。

在成立上述计划的文件上,来自小布什政府内的签名就占到了25个签名总数中的10个,其中包括副总统迪克·切尼,以及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很快,所谓的”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便引起了小布什政府的忧虑,虽然这一说法缺乏确凿的证据。2002年9月,拉姆斯菲尔德收到的关于这一问题的报告上称,关于伊拉克”制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一事,”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不知道的事情”,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当时的局势。

如果美国能像联合国监测、核查和视察委员会主席汉斯·布利克斯所建议的那样,在行为上更加谨慎与克制的话,那么,也许中东当下经历的很多苦难都可以避免。

2003年5月,小布什在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上发表演讲,并宣布”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但是,如果这一任务的目的在于清除伊拉克的恐怖主义、重建伊拉克并加强安全的话,那么很明显,这一任务失败了。

绝大多数人认为,伊拉克战争造成了很多的灾难和痛苦,包括那些曾经支持过2003年入侵决定的美国政治家们也意识到了,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但是,无论从形式还是从内容上来讲,2003年的入侵决定都具有更强的误导性。伊拉克和中东其他地区盛行的混乱,实际上应该归因于美国决策者在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所犯下的其他错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根除复兴党政策”,小布什政府通过这一政策来清除萨达姆复兴党政权的残余势力。

虽然伊拉克是一个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但是萨达姆政权却是以逊尼派为主,事实上,他们在90年代拥有更为深厚的宗教支持。在将这部分人排除在重建进程以外之后,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转化为了极端派别。

同样,根除复兴党还导致了伊拉克军队的分裂。数以千计的士兵与军官被剥夺了职位及收入来源,从而导致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在伊拉克的基地组织(ISIS的前身)的领导下,走向逊尼派的萨拉菲主义运动。这些运动者不仅反对美国的占领,还反对那些从美国占领中受益的人,即占大多数的什叶派。

对于部分在美国的关押中心受到普遍虐待的前复兴党成员而言,此事已经终结。而对于那些被关押在类似伊拉克东南部”布卡”中心的人员而言,则出现了前复兴党成员与萨拉菲分子的混合,从而形成了复兴党军事经验与萨拉菲极端意识形态的融合。

当2014年ISIS宣布建立”哈里发国”时,其25位主要首领中的17位,包括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在内,都曾于2004至2011年之间,在美国的关押中心内呆过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在由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中,宗派主义也引发了混乱。2010年,伊拉克现任总理努里·马利基再次当选,虽然其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获得的席位少于”伊拉克全国运动”,而后者在伊亚德·阿拉维的领导下,显得更为温和。

奥巴马政府本来可以帮助组建阿拉维政府,但是它并没有这样做。此举也使得马利基得以保留统治权,而他又是伊朗的更优选择。马利基的政策依赖于裙带关系,从而加强了圣战萨拉菲的影响。

奥巴马政府拒绝支持阿拉维,是为其2011年底从伊拉克撤军所作的铺垫。这两项决定为圣战萨拉菲的运动奠定了基础,而这一运动确实也冲着邻近的叙利亚而去。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美国被迫重返伊拉克,随后又介入叙利亚局势。

现在,经过漫长而艰苦的战斗,ISIS已经失去了其曾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占领的大部分的土地,但是过去15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我们不能满足于现状。夺走ISIS的土地并不能破坏其意识形态,而事实上,这会让它变得更为极端。

我们希望通过5月份进行的伊拉克大选,来建立一个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国家治理、维护国家稳定、保护国家机构的政府。此外,新政府还应该考虑到具有独立意识的伊拉克库尔德人,并寻求令人满意的方式,让他们融入政治进程。

特别是对美国而言,从过去的15年中应该汲取的最重要的教训之一,就是意识到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军事干预往往会导致灾难的发生,特别是在缺乏合理的计划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局面的情况下。伊拉克战争告诉我们,单方面放弃外交途径所造成的代价可能非常巨大。

因此,我们希望特朗普政府,特别是即将担任国务卿的迈克·庞培,能够汲取这些教训,特别是在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日趋紧张的情况下。伊朗在地区的势力提升主要是因为美国在伊拉克犯下的错误,而这种错误就始于美国放弃了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如果美国对伊朗采取类似的政策,就将导致中东地区出现新一轮的动乱。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