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可能会在美国之前退出核协议

等等
托尔泰写道,特朗普破坏了伊朗核问题协议,铸成大错 [路透社]

自2015年,伊朗与六个世界大国 –美国、英国、俄罗斯、法国,中国和德国–签署了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以来,伊朗首次重新考虑其战略,并可能计划退出。

2月22日,伊朗提出最后通牒,即如果经济上它不能从中受益,或者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负面声明,主要银行、公司和商业实体继续拒绝与伊朗做生意,那么它将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

伊朗副外长阿巴斯•阿拉格奇(Abbas Araghchi)向 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表示说:”我们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的交易中。”

阿拉格奇是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身边的红人,也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主要谈判代表之一,他指责特朗普总统制造”破坏性气氛”,这违反了”协议的内容和精神”。

数月以来,美国方面一直威胁说,如果伊朗核问题协议的”灾难性缺陷”得不到修复,那么美国就会彻底放弃该协议。 1月份,特朗普向他的欧洲盟友发出最后通谍:要么修复协议,要么美国就在5月12日放弃这一协议,届时美国下一个制裁豁免将被批准。

特朗普提出了该协议中存在的三个问题:它未能解决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国际视察员有权访问伊朗可疑核场址的条款;以及”日落条款”– 核计划的部分限制措施将于协议签订10年后自动失效。

协议其他的签订方拒绝”修补”这些要求时,他们声称上述条款并不在协议范畴,特朗普提出了一份紧急补充协议,旨在解决伊朗研制或测试远程导弹的问题,确保国际原子能机构强的有力监督检查,以及修复 “日落条款”的缺陷。

阿拉格奇在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发表演讲时,间接解释了为什么这些问题是”虚无缥缈的”。他表示,该协议只关乎不扩散,并且,经过九次”强硬”检查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承认伊朗遵守了该协议。他表示,反对 “日落条款”的说法实属可笑,协议中并没有这样的条款。 “伊朗远离核武器的承诺将永久有效,”他说。

沙特

据报道,特朗普总统正紧锣密鼓地准备与沙特阿拉伯签署利润不菲的新原子能协议,这可能解释了他为何如此坚决地限制伊朗协议。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沙特拒绝在高达十亿美元的协议中列入任何限制其铀浓缩能力的条款,除非伊朗核协议得到进一步限制。

伊朗必然是从其欧洲和俄罗斯合作伙伴那里得到这一新举措的相关信息。所有迹象表明,美国可能永远不会取消剩余的制裁措施,并可能在未来寻求方法以制定更多。

阿拉格奇,说这种充满变数的气氛 “扼杀了该协议”。”这对于希望与伊朗合作的商界来说,就像是毒药,” 他对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说。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一系列因素让伊朗深陷忧虑。经济停滞不前导致国内怨声载道,另有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这也导致抗议活动全面爆发。

美国官员和以色列的单方面行动威胁无疑让伊朗的处境雪上加霜。

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表示,如果美国在不解除制裁的情况下,选择退出协议,伊朗将失去原有的耐心:

“我可以保证,如果伊朗的利益得不到保证,那么伊朗会作出回应,做出严正回应,”他说。 “我相信,这种回应会让人们会对他们采取的错误行动感到抱歉,” 扎里夫强调说。

直到5月12日,伊朗可能还会继续履行其承诺,同时为进一步的谈判留出余地,前提是该协议得到全面执行,并且届时制裁已被解除。

同时,伊朗将加强军事化建设,以防范潜在袭击和入侵。它认为协议范畴外的弹道导弹的试验也将继续。伊朗领导人呼吁加强”防御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温和政府别无选择。如果要避免进一步的动荡,它必须快速改善经济。全国几个城市的劳工抗议活动仍在继续。钢铁工人已经示威了一周,要求支付逾期三个月的工资。

如果制裁的不确定性继续阻碍伊朗改善其商业和国际投资环境,那么它将被迫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和新的交易机会,比如俄罗斯或者中国。

这种可能的危险之处在于伊朗将退回到强硬政策,首先就是离开该协议,并重返其全面核计划以及更加独裁的孤立主义政治结构。

如果这就是特朗普总统想要的,那么他正在铸成大错。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