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耶路撒冷:一个占领者有权向被占领者索取忠诚的地方

2015年,一名巴勒斯坦示威者试图在以色列隔离墙上凿出一个洞,该墙体将约旦河西岸城镇阿布迪斯与耶路撒冷隔开,另有其他人挥舞着巴勒斯坦旗帜 [Ammar Awad / 路透]
2015年,一名巴勒斯坦示威者试图在以色列隔离墙上凿出一个洞,该墙体将约旦河西岸城镇阿布迪斯与耶路撒冷隔开,另有其他人挥舞着巴勒斯坦旗帜 [Ammar Awad / 路透]

上周三,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再次遭受嘲讽。以色列议会批准了一项法案,允许内政部长撤销对以色列构成威胁的巴勒斯坦人的居住权,更具体地说,是涉嫌”违反对以色列忠诚”的任何个人。

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没有以色列国籍或巴勒斯坦护照。他们处于无处归依的动荡状态,只能持有永久居留卡和用于旅行目的的临时约旦护照。在1967年至2016年间,以色列已取消了超过1.45万巴勒斯坦耶路撒冷人的身份,尽管他们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就曾世代居住在那里。

在特朗普承认该市为以色列不可分裂的首都之后,以色列此番大胆接管耶路撒冷可以说是特朗普决定的一个明显后果,新法案不仅是对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的袭击,也是暗中进一步攻击巴勒斯坦人的身份。


将耶路撒冷”灾难日”(Nakba) 合法化

巴勒斯坦人口的流离失所并没有为以色列正在进行的殖民化进程画上句点。以色列的殖民化旨在彻底抹去这片土地上的巴勒斯坦特征,并以全新的特质来取代。

身为西岸身份证持有者,当以色列罕见地允许我访问耶路撒冷(Jerusalem)以及海法、雅法(Haifa, Jaffa)等其他巴勒斯坦城市时,我对这一点变得更加敏感。当我回到拉马拉(Ramallah)时,我总觉得紧张。作为外来入侵者站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这种压倒性的感受使我更难看到以色列框架内的和平。

在1948年的袭击中,犹太复国主义民兵暴力地将巴勒斯坦人从其家园中赶走。以色列此次的新法又以类似方式让我们目睹了另一次袭击,而这次的方法不那么血腥,也更隐晦:法律。该法案将通过法律框架进一步加速剥夺巴勒斯坦人在该市的权利,再次强行转移巴勒斯坦人口。事实上,这是由官僚主义进行的种族清洗。

你可以意识到,对于以色列来说,”和平”只意味着我们不能作为巴勒斯坦人自由地生活,而是要成为以色列人的背景噪音。在雅法,这一点尤为突出,这是我祖父生在长在并于1948年被迫逃离的城市。残忍地在这些城市清除巴勒斯坦主义显着因素看起来刻不容缓。因此,阿拉伯语受到了侮辱,巴勒斯坦美食现在被当作以色列文化,甚至不使用巴勒斯坦标签,而使用”以色列式阿拉伯”(”Israeli Arab”)。剩下的老房子碎片和一代人的短暂编年史慢慢消逝,与此同行的还有从河中到大海的巴勒斯坦人。

尽管如此,关于巴勒斯坦以及巴勒斯坦人的讨论却遗漏了以色列是占领国的事实。任何思想正确的人都不会自愿默认犯罪者,他们也不应该默认。考虑到这一点,巴勒斯坦人不遵守以色列统治或对以色列针对他们的措施加以谴责的行为都会被视作违背对以色列的”忠诚”。在某些时候,以色列甚至认为携带巴勒斯坦国旗都是非法的。

最新的法案不是以色列的防御性措施,而是以色列用以压制巴勒斯坦人反抗城市殖民化的另一策略。

被占领者无法忠于他们的占领者,这一点以色列政府心知肚明,不仅如此,他们还正在操纵这一事实,并把这作为进一步接管和殖民化耶路撒冷以及巴勒斯坦人的理由。


屠杀巴勒斯坦人

该法案的隐藏效果更令人震惊。撤回巴勒斯坦人权利的实际后果之余,我们还可以看到,通过剥夺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居住权,可以让巴勒斯坦人的身份缓慢消失。

这项法案以及以色列最近的其他努力都能让人想起怀着雄心壮志的美国上尉理查德·普拉特(Richard H Pratt)曾就美国土著人指出:”把他内心里的印第安人杀死,但把他这个人留下。”

耶路撒冷是西岸和加沙之外,还可以抓住巴勒斯坦身份的不多的地方之一。古老的城市充斥着老人们试图用阿拉伯语兜售货物的声音; 我们仍为自己的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身份感到自豪。不像海法、加利利(Galilee)等其他城市受到如此严苛的接管,甚至说出巴勒斯坦这个词现在都是某种革命行为。这是以色列对具有以色列公民身份的巴勒斯坦人执行的50多项歧视性法律的副产品。这是以色列政策的渎职,它将我们在自己家园的身份推向了角落,并希望这种身份在日后只能变成纯粹可信的朋友之间的耳语。

再一次,最新的法案基本上是一种幻想,一种让巴勒斯坦人不得不做出选择的幻想。要么冒着失去居住地位和他们可能拥有的小权利来蔑视这些压迫性的措施,要么放弃他们的巴勒斯坦主义来服从以色列的统治,但都只能让他们作为外国游客有机会继续生活在自己处于边缘地位的国家。这两种选择都不适合巴勒斯坦人,它可能是一种不受尊重的、被迫被同化的生活,也可能是一种羞辱、剥夺和侵犯人权的循环。

我们的解放不在于我们获得”平等权利”,而在于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自由漫游,挺胸抬头,气宇轩昂,不需要因为我们是巴勒斯坦人而觉得抱歉,更不需要对我们的占领者表现出任何”忠诚”。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